肉书屋 > 都市小说 > 古穿今之万福金安 > 72|jin jiang du fa
    这一夜,裴敏睡得昏昏沉沉,记不清梦到底是什么,隐约感觉又回到了自己带着织月离开侯府去西北的那一年盛夏夜晚。

    那夜雨下得特别大,闪电在漆黑的夜里发出刺目的白光,主仆二人在一群山匪的围堵下逃上山崖,带头人手里拿着刀子,已经逼近二人・・・

    “不要!”裴敏猛地惊坐而起,苍白的脸上还带着几滴汗珠。她定了定神,长吁一口气。只是梦而已,都过去了。

    现在的自己已经是皇太后,成了这后宫里权利最大的女人。之所以梦到年轻时候的事情,估计是自己老的缘故吧。宫里的老嬷嬷常说,梦往事就是临死不远的节奏。其实死到没什么可怕的。这一路上走来,生生死死的事情见得多了。

    想想如果当初主仆二人没有勇气转头跳山崖,只怕现在早就是一缕连墓碑都没有的孤魂。正是因为跳了下去才有了以后的生路和辉煌,才成就了今天的圣母皇太后裴敏。

    裴敏收回自己的思绪,咳咳嗓子:“织月,水。”这一出声,却把自己吓了一跳。声线年轻却带着久觉后的沙哑,这不是她。这一qiē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裴敏闭上了眼睛,潜意识以为这是梦中梦,但是脑海里突然出现的那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告sù她这一qiē都是现实,非梦也非幻境。裴敏双手握成拳,缓慢地转头打量起周遭的事物。

    还没等她看一遍,门就被推开了。裴敏下意识绷紧了身体,直直地坐着。进门的是一个打扮怪异的年青男子,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

    男子看见她先是笑了一下:“呦~~醒了,这次没急着问我顾明正去哪了?倒是长本事了!”裴敏定定看着他,却是终于把人物跟脑海里出现的那段记忆相对应起来。

    她现在的情况估计就是宫中道长所说的鬼魂附身。这个情况倒让自己想起了许多年前在去京都听到的评书。

    说的是京都郊外的唐姓女子一觉醒来之后,性情大变,连日要往下九流之地跑,不认父母,不事女工。居然自荐入青楼,非要当个烟花女子,寻命定之人,气得两老吊死在村头,称无颜面见列祖列宗。

    而女子连父母的头七居然都未去,朝廷听闻此事,就让她从妓的批文还了回去。后来倒真有一个人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愿意纳她为妾,她也就同意了。

    到了那户人家,又做出了扒灰这样的丑事,后来被沉塘的时候,却又大声吆喝着我明明是女主,书上都说会有大把的王爷皇上喜欢我,你们谁敢杀我之类大不敬的话。

    自己当时听起来只觉得好笑,全当是说书人为招徕生意胡诌瞎编的故事,现在看来,倒是真有其事。

    正所谓见微知著,唐姓女子落得如此下场,虽跟自身蠢笨有很大关系,但是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没认清现实,没有看清自己的现状。

    看着男子转身去关门的背影,裴敏想了想,抬眼看向他:“顾明正怎么样,我也没心情问。但是你,我的经・・・纪人,刘子兆。还想让我在这个地方呆几天?”

    刘子兆摸摸鼻子,“这不是权宜之计吗?谁让你炒作的时候连后路都不给自己留,没做好准备就直接往顾明正身上扑,你说你啊,什么时候思想能跟你这张脸配起来,那咱们可就不只是现在这个程dù了!”裴敏抿了抿嘴没说话。

    刘子兆看状笑了笑:“咋的,你还真觉得自己车祸受伤,完全没了记忆不成。我可跟你说,团队在网上发这个通稿的时候被众人嘲讽的不要不要的。这个诊治你的专家也是搞笑,说是间歇性失忆。失忆就失忆,还间歇性。照他那个意思,你一会能想起我,一会就忘jì我是谁了!”

    说了一半又打量了一下裴敏,“啧啧~可真别说,裴敏啊!你这幅样子装的还挺像一回事。我要是把你现在这样拍下来发微博,你脑残粉肯定相信你。”

    裴敏抬起了头,叹了口气,对着刘子兆说道:“我想回家调理。”

    刘子兆搓搓手:“回啊,今天不就是接你出院的吗?我可跟你说好了,外面一大堆记者等着你呢,咱还是按原来说的那样,不说话,保持你今天看见我推门时那种样子。具体说就是出院的时候表面看起来精神恍惚,防卫心重,看见照相机就跑。知道不?”

    裴敏“嗯”了一声,起身下床,和刘子兆一起收拾起东西,离开病房,朝医院大厅走去。

    裴敏低眉顺眼地跟着刘子兆,顺lì地离开了医院,坐在车上。车外飞快后退的景物说明车行驶顺lì。但那些・・记者的提问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裴敏小姐,医生所说的间歇性失忆是事实吗?”

    “裴敏小姐,你怎么看待顾明正先生说你的那句美无灵魂呢?”

    “裴敏小姐,你真的是因为车祸受伤而导zhì失忆的吗?不是有意转移大众视线吗?”

    “裴敏小姐,你觉得大众说你编谎话都缺脑子算是抹黑吗?是否会再次发出律师函状告网友?”

    她不是那个权倾后宫的皇太后裴敏了,她现在是那个裴敏,是那个出道一年就被群嘲花瓶零演技的新人,是那个被评论为脑子跟长相成反比的谈话黑洞,是那个一心扑向商界新贵顾明正的草包,更是那个炒糊恋情之后通稿说自己压力过大车祸失忆的三线女明星。

    等到裴敏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了。不得不说,刘子兆虽然嘴毒了点但是人还是不错的。有能力会说话,在公司把一qiē事情安排地妥妥当当地,自己只要在那里不说话坐着就可以了。

    老实说,裴敏对自己这个新身份接受无能,倒不是因为从事下九流的戏子行业。

    毕竟时代在变,行业地位也在变。当初自己还是侯府小姐的时候,商贸被世家贵族斥之为见不得人的下贱勾当。等到先祖起兵,一举夺得皇位,立助国有大功的谢老爷子为一等公时。商贸又成了人人称道的好买卖,好行当。现在的戏子也不同往日,还有了明星的说法。

    虽然自己还没搞懂演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从记忆中也就是在特定的场合下把别人的生活当成自己的来过。

    说穿了,就是伪装。这对她裴敏来说倒是简单地要命。不会伪装,她一个父母双亡,被叔侄侵占家产的孤女又怎么能一步一步地走到皇太后这个位置?

    女子到底是最关注自己的容貌。虽说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自己长得还不错,以及记忆里很多人夸赞过自己的脸。但是终究还是要自己看看。裴敏一到家后,送走刘子兆,立马就凭借记忆去了洗手间,仔细看起来这张脸。

    镜子里这张脸说不上陌生,可以说是有七分熟悉。鹅蛋脸,桃花眼,眉翠含朱。那是当年十八岁的裴敏,是比那时候还要美很多的裴敏。

    裴敏洗了把脸,拍拍自己的脸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道:“你呀你,以前没活好,一手好牌打砸,这次我替你活得漂漂亮亮!叶子牌我都给你打出个花来!”

    裴敏洗完澡后坐上床上,闭着眼慢慢地把原主的记忆梳理了一遍。

    裴敏,现年二十岁。父不详,母亲出国另嫁富商,两个人联系基本上就是生活费转账。美人一个,草包一个,高中毕业之后就被星探挖掘,进了娱乐圈。培训了两年,水平还是有点的,不然公司也不会决定让她正式出道。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货情商为负啊。如果说情商不好也行,咱可以混演艺圈,凭着实力吃饭。但是她那个水平配上那张脸真是有点不够用了。一起出道的那个王茜,脸跟她比起来差远了,演技两人也差不多。

    可是没办法,王茜现在被评价为演技派,微博热搜都是王茜,演技。娱乐八卦那个“裴敏在《唐朝风月》的演技得被同公司同时间出道的王茜花样吊打吧?”的帖子现在还在头条推荐里没下去呢!

    别说原主了,就连现在躯壳里这个都为她看不下去。明明都一样,你们群众光注意我的脸还怪我喽?但仔细想想这也怪不得任何人。

    群众都是不宽容的,好的人他们会要求你更好,相貌平平的反倒能给你挑出一大堆优点。比如说勤奋刻苦,劳模。其实裴敏是有办法跳出当前的局面的,那就是大幅度提高自己演技。让这张脸跟演技般配起来。

    通稿中说的是因为车祸受伤而失忆。哎,仔细追究起来其实也挺准确的。缘由是王茜在酒店走廊里趁着没人的时候对原主好一顿讥讽,原主冲动之下戏也不拍直接在王茜住的酒店套房门口等着她回来找她理论。

http://www.jxenbo.cn/8_8704/38695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