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都市小说 > 古穿今之万福金安 > 27.第 27 章
    大家录制了一天,都已经累了,晚上的活动就临时改为篝火晚会,让成员和嘉宾坐在那里,击鼓传花,输的人就表演节目。大家都表示赞同,这击鼓传花,裴敏总不可能还一直赢,没一次输吧!

    不少人心里期待裴敏会表演什么节目?从裴敏出道以来到现在,她还没有在综艺节目上表演过才艺,也没有在微博上秀过自己会什么。

    想想能在这个地方,表演的节目不是唱歌就是跳舞。裴敏在《大唐风月》里那个舞姿,真是要让人笑死了,一看就不是专业的。虽然腰肢柔软,身体协调能力挺好,但是做出来的动作总看起来不伦不类的。唱歌?说实在话,声音好听,五音不全的人可着实不少,裴敏也许就是那其中的一个。

    在众人的猜测下,游戏开始了。裴敏这次坐得随意了许多,一轮游戏下来,就摸清了套路。

    第一次输的是严翰,严翰站起来唱了一首情歌,情歌缠绵,晚风也缠绵。中途的时候还看看郑冰,郑冰回以一笑,这情景要是放出来,多少迷着他们恋爱CP的粉丝都要高喊发糖了。

    第二次输的就是张易,张易拿出来快板,自己打了起来,随即说了段单口。大家乐的不行。裴敏心中不解却仍报以掌声。毕竟在她那个时代,快板是乞丐们当街乞讨使用的方式手段,看现在的情景,已然成为了一种艺术的表演形式。

    早年的时候,自己和织月,长景为了躲避刺客,扮做乞丐,跟着乞丐队伍去了柯城。路上那些乞丐个个快板打的熟练,自己看得新奇,也觉得有意思。

    虽然她学的琴棋书画是大雅,是阳春白雪,但那些世人认为的下里巴人听起来也别有一番趣味。大雅是美好到极致,高尚到极致,大俗是大众化到极致,普通到极致。在她看来雅与俗之间一定是有共通之处的。

    真正的大雅应当是与大俗溶为一体,是极善的俗,是那种不刻意的高雅,是那种不回避的世俗。就如同那位身穿破烂,混在乞丐群中,醉酒之后却能吟出“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用树枝和破碗敲出一曲《千声佛》的韩老子。率性而为却不放纵,心法自然而无人为。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才是真正的雅俗共备。

    游戏还在继续,裴敏多玩几次之后,就已经能做到身在玩游戏,思绪却乱飘了。看着周围人嬉笑玩乐,好一副乐融融的样子。月亮挂在天上,偶尔有温柔的晚风吹过来,火焰随风跳跃,映在大家的眼里。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欢乐自在,这样的社会真安定,他们何其有幸。

    以前迫不得已宿在山洞和破庙的时候,也会点起这样的篝火,防着那些野兽。有一次,刮起了大风,火苗被吹灭,山洞显得暗漆漆地,远处天色还没有亮,外面传来一阵狼嚎,自己和织月吓得一个机灵,抱紧对方,生怕有狼进来,吃了自己。

    过了一会儿,当真有一头孤狼进来。那头狼看起来瘦弱,只剩下了骨头,一双眼睛却绿油油地。多可怕啊,两个刚从侯府里逃出来的小丫头,什么都不懂,跳下悬崖还活下来,纯属是命大。现在两个人腹内饥饿不说,身上还带着伤,一动就钻心地疼,现在又有狼想把二人当作腹中之餐。

    那头狼一直在离自己五步远的地方呆着不动,眼神凶狠而又耐心,就那么直直地盯着自己和织月,织月当时深吸了一口气,也不敢大声说话,生怕狼听见声音就扑了上来。只是下意识地把自己护在身后。

    织月年纪不大,还比自己小几个月,看起来也瘦小,明明是十三四岁的姑娘,却看起来只有九十岁大小。平素孩子气十足,见到老鼠和蟑螂都吓的尖叫。但就是这样的织月,在危险来临的时候还是把自己护着。

    裴敏记得很清楚,她在织月背后,看着织月后背上湿了一片,那是紧张害怕出的汗水。织月手脚是颤抖地,声音也颤巍巍,话语却坚定的要命,“小姐,我在你前面,别怕,有我!”

    这样的织月,在自己走后,还好吗?自己的儿子是不会亏待他的织月姑姑的,但是织月自己呢?会不会自请殉葬了・・・裴敏心里一想到这个可能,眼里就慢慢泛出泪光。别人怎么样,她不在乎,也不想在乎。但是织月不同于别人,她会怎么样呢?

    郑冰一直瞧着裴敏,看见裴敏一副想哭的样子,下意识地想着如同往日一样,把自己的肩膀给她靠,递出纸巾让她擦一擦眼泪。却发现自己的位置临她还隔着几个人,根本做不到。

    “停!”

    “小冰冰,你怎么犯傻了?手里拿着花都不撒手了。”窦明调侃郑冰。

    郑冰闻言低下了头,看看手中的花,咬咬嘴唇,又看了一眼裴敏,她脸上也跟众人一样带着期待的神情。心里下定决心,站了起来,走到场地上,做出了一个舞蹈的架势。

    严翰见此说道:“冰冰,你第一次的舞蹈居然不是为我而跳,我好伤心啊!”他知道郑冰跳舞不错,大家一起做练习生的时候,郑冰的舞姿总是收到老师的夸奖。这次跳舞,也是意料之中。

    郑冰回了一个抱歉的笑容,让音乐组放出了一个年代久远的流行歌曲,跳了起来。听到那个歌曲响起来的时候,不要说严翰被惊了一下,众人也都是一副惊呆的表情。这歌曲也太・・上不得台面了点吧。

    严翰知道现在放的那首歌,是自己中学的时候mp3里面常听的网络歌曲,现在再听起来只觉得自己当时只是猪油蒙了心,居然会听那样的歌曲,简直就是黑历史啊!

    郑冰现在居然不仅用这首歌做跳舞的背景音乐,还配了一个极其幼稚的舞蹈。幸好她看起来温柔可爱,笑起来也让人喜欢,动作虽然幼稚了点,形态还是好看的,当成搞笑的看也行。严翰看着认真跳舞的郑冰,脑子里都是黑线。这什么情况!她难道抽风了吗?

    马琦看着郑冰这个表演,只觉得自己居然看错人了。原以为郑冰是那种没有多少心机的,不会抢镜头的。结果现在看来,这一招玩的挺好的。这节目一播出,肯定会引发讨论的吧!不仅勾起多少人的少年回忆,还顺带搞笑效果。

    郑冰边跳舞边注意裴敏的表情,看她还是那个微笑的模样。火焰的光映在她白皙的脸上,看起来多了几分烟火气息,是很美。但是为为什么表情都没有变化呢?难道她忘jì了自己吗?就算忘jì了自己,也应该不会忘jì这个舞蹈啊?这个可是她编的!

    一曲结束,大家都笑着鼓掌,直道郑冰跳的好,有趣之极。郑冰虽然笑着回应了几句,心情却低落了下来。从自己跳舞开始到现在结束,裴敏的表情就没有变过,虽是一副微笑的模样,但是郑冰知道她没有在看自己,也没有注意这个舞蹈。这一qiē・・・不该是这样的啊・・・

    游戏已经到了尾声,除了裴敏还没有输过,其他的人都已经表演过节目了,裴敏见到这个情况,心思转了几下,就决定在最后一轮输一回,全赢就没什么意思看点了。别看篝火晚会进行了快两个小时了,等到电视上播出的时候,能有二十分钟的片段就已经很不错了。自己如果不输一把,那多没意思。

    “哈哈!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裴敏,你输了!”林川高兴地说,一双鹿眼睁的大大地,眼睛中的光比火焰还亮。

    “对,战无不胜的裴敏终于输了,唉~我居然能看到这一幕,真是不容易啊!”马琦附和道。

    裴敏笑了笑:“嗯,我输了。”她顿了顿,说道:“听彻洞箫清不寐,月明正照古松枝。今天月色好,听洞箫最妙。这里可有洞箫?”

    洞箫这种乐器,算不得冷门,也算不得热门。大家听说裴敏要吹洞箫,只觉得是故意在逃避惩罚。虽然说之前还引用了句大家没听说过的古诗,但是这地方哪里去给你寻这种乐器来?快板还是张易自己带来呢!

    “小敏啊,可不能这样。出来录节目哪里有洞箫,这要是在电视台还好,各种乐器应有尽有。”张易说道。众人也随应和,梅晟还提yì要不裴敏唱个歌就行。

    “我这里有!”是摄制组的工作人员发声。“裴敏姐,我包里有。”

    裴敏循声看去,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应当是新来的实习生。她看着自己,脸红红的,慌忙卸下背包,从包里拿出洞箫递给裴敏。

    裴敏接过,却不说话。众人心里想到,裴敏这下玩脱了吧!想装一把,却没想到真有人带着这个乐器。那位小姑娘看见裴敏接过去没有立即开始表演,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新买的,还没有吹过。”

    裴敏抬起头,对那个紧张无措的小姑娘温柔地笑了一下,说道:“我只是诧异,现在还有人随身带着洞箫而已。”那个小姑娘对上裴敏的笑,脸却更加红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退到摄制组里。

    她的洞箫是跟着苏子张学的。苏子张就是那个从狼口中救下自己和织月的侠士。他虽是武林中人,却没有半点匪气。看起来温润如玉,像是饱读诗书的公子哥。

    单管直吹,正面五孔,背面一孔者为洞箫。发音清幽凄婉,惹人多思。按说是不适合今天这个热闹的场合。但是裴敏今夜一想到织月,心里就不免凄凄然,想找个乐器来发泄一下自己的情xù。用洞箫就很好,织月喜欢。

    织月喜欢洞箫,也喜欢会洞箫的那个人。那个人后来走了,自己就吹洞箫给织月听。织月头靠在膝盖上,跟自己一起坐在台阶下。夏夜的凉风吹过,有花瓣落了下来,纷纷扬扬,很漂亮也很伤感。再配上洞箫的声音,更是心头有不可明说的忧愁。两人常常一曲洞箫下来要默不吭声,在外面坐好久好久,看星星在天上闪,看月亮被云层蒙上眼。

    裴敏把洞箫凑到嘴边,闭上眼睛,吹奏起来。这个洞箫的音色不错,虽然做不到高音似笛,低音似钟的状态,但整体还算过关。

    林川听着裴敏这架势,心里再也不觉得输给裴敏是多么丢人的事情了。毕竟当你高端到一定程dù的时候,没有人会想着去超越你,只会觉得你是神一样的存zài。比较往往是在相同等级的产生的,大家会拿王茜的演技跟裴敏比,却不拿王茜的脸跟裴敏比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完全没有可比性。

http://www.jxenbo.cn/8_8704/38693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