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都市小说 > 古穿今之万福金安 > 16.第 16 章
    刘子兆订的包间很小,坐下他们四个人正好。刘美跟六六聊得火热,刘子兆看看默不吭声吃菜的裴敏,问道:“怎么?你心情不好?”

    “从何问起?”

    “直觉。是在想那个综艺节目吗?其实那个节目的流程挺简单的,就是一起做几个游戏。下午就要陪你去看乐器了,你想挑个什么的?”

    “那个还不足以让我开始思考。我要挑箜篌。”

    刘子兆好奇地问:“箜篌?是《孔雀东南飞》里面提的那个吗?”看见裴敏低眉垂目,也不说话,不由在心里给自己一巴掌。

    裴敏现在是爱看书了,但是也不能因此就忘jì她学习不好啊。演员通常文化基础都不怎么好,尤其是高中那段时间学习的知识,基本上大家都记得不怎么样。裴敏又是高中一毕业就被星探挖到公司的,想想也知道文化不怎么样。

    这段时间裴敏的改变,刘子兆都看在眼里,她书架上的书刘子兆也粗扫过几遍。书籍种类很多,但涉及基础教学的没有。这次裴敏不吭声,肯定是因为根本不知道《孔雀东南飞》里面提过箜篌。

    刘子兆急忙转开话题:“那你先买个多少钱的?咱们等会吃完饭去好好挑一下,好的箜篌都不便宜。”

    裴敏看着刘子兆这副样子,心里暗想,估计又是误会了自己的表情,然后自行脑补出了别的东西。

    《孔雀东南飞》自己在来到这个社会之后倒是看过,不得不说,写的的确不错,但是在自己看来刘兰芝落得那个下场,完全就是认人不清。

    焦仲卿那个男人优柔寡断,没有抗争的勇气,行事不够稳妥,什么事情又不敢直言,这种男人你日后要是喜欢上,还嫁给他,那算是所托非人。你的喜欢和爱在以后和他相处的日子里非但不能成为他的骄傲,他的动力,反而会让他觉得你是个包袱,是个拖累。这样的两个人落得双死的下场,也是命中注定。

    如果自己是刘兰芝,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焦仲卿。选择了焦仲卿,也会想办法随着焦仲卿一起去外地任职。就算必须要跟焦母在同一屋檐下,也要把焦母收拾得有苦说不得,看她还有闲情折腾自己。

    刘子兆说好的箜篌都不便宜,想想自己近期的收入,估计一架箜篌下来,自己的钱包又要空了,得赶快想法子赚钱。

    Z市文化街。

    刘美一路上走来,不由感叹:“没想到这条街上这么多书画店。”

    六六接话:“因为这条街是文化街,而且开在影视基地,肯定卖这种东西的不少。”

    刘子兆卸下口罩,对裴敏说道:“你说要买个凤首箜篌,但是一条街都快逛完了,也没看见你形容的那样的啊。前面就是凤箫吟了,这个可是这条街上最大的乐器店,要是这里面还没有的话,就不用逛下去了,想来别的地方更不会有。”

    刘美咬了咬嘴唇,试探地对刘子兆说道:“子兆哥,我跟六六想去别处逛逛,一会来店里找你们好吗?”

    裴敏看着六六红透的耳根子,再看看刘美那副羞涩的模样,点头说道:“可以,我跟刘子兆先去看看,你们可以多逛一会,今天正好有空闲。”

    刘子兆看看朝远处走去的两人,好奇问道:“他们什么时候好上的啊?”

    裴敏笑而不答,转身走进了身后的店pù。

    凤箫吟装修的古色古香,颇有古韵。裴敏打量着四周,刘子兆上前一步去问店内的工作人员。

    “这里有凤首箜篌吗?”

    店员的年纪不大,身上还有大学生刚工作时所特有的青涩气,听到凤首箜篌这个词,就呆了一下。再看刘子兆的脸,显然吃了一惊。

    从她来这里工作以来,在乐器店见到的通常都是上了年纪来附庸风雅中年人,或者就是来借乐器的剧组,很少有长成刘子兆这样的男人来问乐器。

    她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又飞快摇摇头说道:“我是新来的,我也不知道。这样吧,你先在这里看看,我去问问我们经理。”

    刘子兆忽然听见一阵琴音,不由侧头看去,是裴敏在随手拨弄古琴。从刘子兆的角度看去,冬天的太阳光斜斜地从窗户那里照过来,裴敏垂着一头乌发,带着口罩,只露出上半张脸,目光看向古琴,睫毛被阳光在脸上打出阴影,眉心微蹙,美人如画。

    经理已经来了,对刘子兆笑吟吟道:“二位要买什么乐器?”

    裴敏收回手,说道:“卧箜篌。”

    经理顿了一下,方要回话。就听见背后有声音传来。“卧箜篌,似瑟而小,七弦,用拨弹之,如琵琶也。不过···宋代后就失传了,小姐是故意来我这凤箫吟寻开心的吗?”

    只见从木门里走出一个男子。个子极高,眉眼锐利。眼睛细长,嘴唇极薄,虽语调温和,但看起来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

    “失传?”

    “叶公好龙之人,我倒是因为你的琴音高看你。”男子来到柜台前,手里把玩着两个棕红色的文玩核桃。似笑非笑地对裴敏说道:“看来只不过是附庸风雅。”

    “附庸风雅?安知是我戏风雅?”裴敏摘下口罩,朝柜台走来,到刘子兆旁边站定,看向那位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看见裴敏的脸,愣了一下,这才失笑一声,“我戏风雅,话说的太大。本人姓季,是这凤箫吟的掌柜。裴敏小姐,初次见面。不知想买什么样的琴?”

    原来他认得自己,但记忆里根本就没有整个人的存zài。这位季赟,虽然说起话来慢条斯理,但其中的嘲讽之意并没因为语气而减少。看来自己在他心中的印象不是很好。

    “可有凤首箜篌?”

    季赟嘴角上挑,好似听见了什么大笑话低声说道:“我算知道,他为什么如此说你。”继而走到裴敏身边,低头看着裴敏,调笑味浓浓“你难道不知道那有项如轸的凤首箜篌明代就失传了吗?”

    刘子兆拉着裴敏退后一步,说道:“我从来不知道开店卖东西的对客人的态度就是这个样子。这箜篌我们不买也罢!”

    “那怎么行?这条街上数我这里箜篌最全,只不过没有裴敏小姐口中所说的那两样而已。”

    裴敏听到卧箜篌和凤首箜篌相继失传的话,心中怅然,开口说道:“那你这里有什么?”

    “箜篌价格不低,你要是只想着买来积灰,我劝你还是别买。”

    “龙身凤形,连翻窈窕,缨以金彩,络以翠藻。”裴敏走到店里列的古琴旁边,对季赟一笑道:“为君奏一曲,且看我水平如何。”

    季赟看裴敏那个架势,眯了眯眼睛,停下了转动自己手中的文玩核桃,“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裴敏方才已经试了音色,凤箫吟店内的古琴音色听起来下沉感满满,声音松透不散而韵味悠长,是好琴。那位季赟说的没错,凤箫吟的乐器在这条街上的确是上乘的。

    心下思量,便信手弹奏起来。她琴艺师从苏夫人,苏夫人常说,琴要随心,不能太过思量,不能伪造情感。可她常常做不到,还告sù苏夫人,琴为技,我为掌者,自然要跟着我的步调走才对。

    也难怪裴敏这样想,因为她学琴的目地本就不单纯。长公主好听古琴,斥重金邀古琴师为她奏乐。自己想接近长公主,无人引荐,无钱指路,只能从这方面入手。

    苏夫人直到去世都不知道自己出手救她也是局中的一个棋子而已。但自己真正跟着心随手弹奏却是在苏夫人死的那天晚上。那天是清明,小雨如牛毛,夜凉月明。

    苏夫人躺在床上,轻声说道:“我教你弹琴,你教我为人处事。我们常有相驳之处。但在我这个临死之人看来,你是对的。不过如果有来生,我希望你活得简单点,不用背负那么多。我大限将至,你能不能为我弹奏一曲,算是为我送别?”

    自己那夜信手弹了好久,直到苏夫人咽气归西。蜡烛燃了一夜,自己也弹了一夜,第二天就发了低烧,躺在床上,日程不得不往后拖去。

    但裴敏从来没有后悔过那夜的举动,直到她进了后宫,成了太后。心里却仍然记着那夜的月光,那夜的心情。今日又随心信手而弹,倒不是因为季老板的那几句话,只是看到古琴后不由想起了故人与自己。

    古琴三音,散音、泛音、按音。散音松沉而旷远,泛音清冷似天籁,按音丰富,细微悠长,如人语,如心绪,缥缈多变。季赟听着裴敏对三音转换的娴熟运用,心中不由诧异。原以为她果如顾明正所说美无灵魂,只是个花瓶草包,现在听来这琴声颇有古风,大家之像十足。

    自己开乐器店,本身又主修音乐。听过的古琴曲更是多的都记不清,在她这个年纪有这样水准的,自己至今为止只见过她一人。裴敏左手按弦取音,右手弹弦出音之间,自己已经感受到了她所传达的情xù思想。

    刚开始的时候是一往无前的孤勇,继而听下去,又是满腹的无可奈何和不得已,接着是杀气禀然的激荡和主宰风云的霸气。到了最后,曲子缠绵起来,却带着不可明说的怅惘和追忆。

    刘子兆听着裴敏的琴声,一句话也说不出,神色从一开始的吃惊转化到了迷茫,显然陷入了往事回忆之中,就连刘美和六六推门进来都没有看见。

    刘美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六六捂住了嘴,眼神示意她保持沉默。刘美脸一下子红起来,急忙推开六六的手,看着弹琴的裴敏,眼睛发亮,拿出手机录起视频来。

    一曲终了,裴敏坐在矮凳上,手指放在古琴上,心里五味杂陈。众人都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季赟拍了拍手,由衷说道:“好琴声,是我误会了。这次,我诚心地问,你要买什么?”

    裴敏站起身来,走到店门口回眸看了他一眼:“你诚心问了,可我却不想买了。”说完就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口罩带上,推开门,走了出去。

    刘子兆看裴敏离开,冲季赟挑了挑眉说道:“我家敏敏不想买了,你们店里的乐器配不上敏敏的琴声。”随即带着刘美和六六离开了凤箫吟。

    季赟哑然失笑,把文玩核桃放在柜台上,抱着胳膊看着一行人走出去的身影,自言自语道:“这性子,有趣之极。”

http://www.jxenbo.cn/8_8704/38693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