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都市小说 > 查无此人 > 68 番外
    好学的程灵西这辈子听过很多讲座,但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开讲的一天。

    今年北京的年度游戏展向夫妇俩都发了邀请函,由于工作室有个儿童游戏要问世了,故而他们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应该多参加些圈内活动,便一起飞离了厦门。

    但比起在众人面前演讲的压力,忽然离开孩子们更叫灵西感觉不适应,飞机还没落地,她就毫无预兆地直起身子说:“我忘记给小念买牛奶了,还有他的维生素片也快没……”

    “放心吧。”萧云深打断她,捏捏她的脸说:“保姆连这点事都做不好还雇他们干吗,再说我爸妈不是过去帮忙了吗?”

    “他们那么大年纪,我怕把他们累着。”灵西自己都很难应付过于好动的儿子和根本无法自理的女儿。

    “他们可愿意着呢,老人就喜欢孩子。”萧云深微笑:“不准再这样,你答应我这些天要专心陪我的,等参加完活动我们就去旅行。”

    “好。”灵西平静下来,抱住他的胳膊:“时间过得真快啊。”

    一转眼,他们就在一起那么多年了。

    一转眼,孩子也渐渐长大了。

    似乎再一转眼,这辈子也可以如此安宁而幸福的度过了。

    ——

    追名逐利是永远都没有尽头的事情,厦门工作室的经营状况时好时坏,虽然赚不了太多的钱,但能和萧云深一起做想做的游戏,对于灵西而言就已经是最好的人生,她更沉浸于对技术的研究,生儿育女这几年,还是申请到了很多的专利,北京的分享讲座的确是实至名归。

    大约因为萧云深的关系,当日除了各个公司的程序员外,还有些明显是看热闹的人挤到了会场,特别是叽叽喳喳的小萝莉们,叫周围那些宅男大叔很雀跃。

    灵西觉得好笑,随之放松了紧张的心情,一边播放着早就准备好的ppt和录像,一边慢条斯理地介绍了些工作室在技术方面的突出成果,顺势为新产品打了广告。

    待到讲完后又跟一名杂志的记者聊了聊,才算是圆满完成任务。

    “你在哪里呢呀,我忙完啦。”她刚从后门走出去,迫不及待地给萧老师发;   日日相伴的日子过得习惯了,现在稍微分开的久一点,就忍不住想去粘着他。

    谁知正在这个时候,背后忽然响起了又熟悉又陌生的呼唤:“程灵西!”

    她诧异回首,瞧见个有些珠光宝气的大美女,半晌过后才反应过来竟是宁森。

    多年前的情敌此刻相见,心里已无任何感觉。

    灵西微笑:“是你呀,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宁森也已经长发及腰,烫着大波浪,看起来夺目而强势,显然过得不错,她从手包里拿出张名片递过去:“你倒是没怎么变。”

    灵西接到手里面,发现上面已多了很多头衔,但哪个都和游戏没什么关系,不由问道:“怎么到游戏展来了?”

    “在网上看到广告,就想瞧瞧你过得怎么样。”宁森抱着手说。

    “挺好的,你呢?”灵西无意炫耀自己的幸福,依然温和如故。

    “就那样儿呗。”宁森回答。

    已经结婚那么多年,儿子都上了小学,程灵西也不剩什么争风吃醋的心情,主动询问:“萧老师也在呢,你要不要去见见他?”

    “不用了。”宁森摇头,毫无预兆地说道:“从前的事情,对不起。”

    程灵西没想过这么自傲的女孩子会跟自己道歉,却毫无意外的原谅了她:“不用放在心上了,谁都会在小时候做些蠢事的,更何况是因为感情。”

    “以前我跟你说过,我永远不会放弃萧云深。”宁森的表情很复杂:“其实这些年,我联系过他,也在国外遇见过他,也许他没跟你讲吧?”

    灵西微怔。

    “我想说的是,我放下了。”宁森苦笑:“我要订婚了。”

    “啊,恭喜。”程灵西赶忙祝福。

    宁森慢慢地抬手,竟然摸过她的长发,什么都没再说便转身离开。

    灵西呆望着宁森的远去的背影,发现她虽然踩着每个姑娘都会羡慕的高跟鞋,却并没有显得多么快乐,而后又回忆起自己在十几岁时求而不得的那双鞋子,觉得感慨万千。

    原来会把人带到好的地方去的,并不是一双好鞋,而是一颗真挚的心。

    ——

    搬到厦门去便安顿下来的灵西没有像萧老师似的满世界东奔西跑,就连北京的旧地也没有再来过,从前喜欢的商店和餐厅,当夜多半没找见了。

    “变化真快。”她在家新火锅店边吃边感叹。

    萧云深淡笑:“你还记得这里吗?”

    灵西在店里四下东张西望了番,茫然说:“没来过呀,不是新店吗?”

    “忘了是在哪儿买的包子?”萧云深反问。

    “对哦,之前是宠物店的。”灵西恍然大悟,想起家里那个依然活蹦乱跳的小柯基,满眼温柔,现在萌萌对小狗的好感比对哥哥强的多,常叫小念在家里郁闷,整天带着对儿假狗耳在妹妹面前晃荡。

    大概是想什么来什么,正吃着的时候,手边的电话忽然响起的请求,灵西赶快接通,瞬间就看到宝贝儿子的脸:“娘亲!我想你啦!”

    “妈妈也想你,在家有没有听爷爷奶奶的话?”灵西瞬间超级开心。

    “听啦!”

    “牛奶有没有喝?”

    “嗯……喝了一半儿。”萧念飘开眼神。

    “现在九点,怎么还不去睡觉?”灵西又问,已然和全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变得对孩子关怀过度。

    “嘻嘻,讲完电话就睡,你看萌萌睡的多香呀。”萧念把手机对准摇篮里的小公主。

    灵西只要瞧见他们,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萧念转而追问:“爸爸呢?你们在吃什么?他是不是又在喝酒?”

    “没错,你快批评他!”灵西立刻把手机调转方向。

    “爸!你不许喝酒!喝醉了就没人保护妈妈了!!!”萧念又开始夸张的叫嚷。

    灵西笑着看着对父子没完没了的闹腾,不由浮出酒窝。

    火锅店外的夜色仍深,天上群星闪烁。

    ——

    结婚以后的生活每天都在变化,太多繁忙的事情叫两个人也没太多时间四处玩乐,但萧云深总觉得连蜜月都没有实在是很亏待灵西,硬是逼着她跟自己订了去欧洲一月游的行程,想带这位太过辛苦的小妈妈散散心。

    但灵西何曾如此长时间的离开孩子们,到了伦敦又开始担忧:“就算萧念能听老人家的话,萌萌那么小,要是有什么事怎么办?”

    正在酒店整理箱子的萧云深说:“你答应我什么来着?”

    灵西无奈而笑:“好好好,我不说。”

    “爸妈会把她们照顾好的,你要给自己一些空间。”萧云深站起身,忽然翻出个阿玛尼唇彩的小盒子:“送给你,在机场等你时选的。”

    他总是喜欢买各种各样的小礼物,自从老婆稍微学着画了点淡妆之后,就迷上了挑选口红。

    灵西接过来瞧了瞧,又摸出包里另外一只唇彩:“这有什么区别?”

    “是两种颜色啊,可以配不同的衣服。”萧云深理直气壮。

    灵西困惑地瞧了瞧相差无几的粉红,只得暗自承认自己永远做不成精致女人的事实。

    “走吧。”萧云深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又背起单反相机。

    这位大神最近迷上了摄影,买的器械在家里堆了一柜子,大有要穷三代的气势。

    “在外面不许老是拍我哦。”灵西拉起他的手。

    “你的意思是在屋里我就可以给你拍私房的那种吗?”萧云深无耻的问。

    “不行!不行!”灵西立刻去抢他的相机。

    可惜萧云深已经笑着举了起来。

    羞涩的灵西立刻挡住脸先一步出了屋子,只在他的镜头里留下了温柔而清瘦的背影,定格在了时间永恒的角落。

    ——

    为人父母最大的不易,就是难免要为孩子而奉献自己全部的生活。

    忽然离开家庭责任的程灵西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但在欧洲各国跟着萧云深东游西逛的久了,却也渐渐敞开心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们的兴趣相对一致,看过很多博物馆和古迹后,又兜兜转转的回到了希腊的圣托里尼。

    那里蓝白相间的房子和碧波涌动的大海仍是记忆中的样子,就连头顶阳光的温度,也和当初恋爱时没有什么不同。

    海风吹动着酒店房间轻盈的窗帘,偶尔投进的明亮,映出大床上交叠的两个身影,忽明忽灭。

    萧云深在释放过*后仍旧搂着灵西的腰,用另外一只手温柔地整理着她汗湿的碎发。

    爱一个人总有很多理由,却又不讲什么道理。

    斑斓广阔的世界中,他就是觉得她最可爱,一颦一笑都能触到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灵西从高/潮中缓过神儿来,面颊仍旧粉粉的,眼神在羞赧中透着爱意。

    萧云深忽然问:“第一次在希腊,把自己交给我的时候,你害不害怕?”

    灵西想起那时疯狂心跳、全身颤抖的自己,飞快地点了下头。

    萧云深微笑:“我也害怕。”

    想起他每天都停不下来的流氓行径,灵西相信才怪,忍不住说道:“你怕什么,骗人。”

    “我怕我保护不好你,不能让你幸福一辈子。”萧云深回答。

    灵西怔住,而后红着脸认真道:“我不要保护,你陪在我身边,我就很幸福了。”

    萧云深抚摸着她的脸没有再讲话。

    灵西支起身体,趴到他结实的胸前说:“而且我们有小念,萌萌,还有包子,我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

    “傻丫头。”萧云深知道她为了这个家和公司到底有多幸苦,满心的爱情当中,又掺杂了些无名的感激。

    灵西老实地缩在他怀里躺了会儿,因为体力耗尽而昏昏欲睡,感觉到那双不老实的大手又开始抚摸自己,不由困困地说道:“不要了……我想睡觉……”

    萧云深很无耻:“你睡你的。”

    灵西气的睁开眼睛:“这样我怎么睡得着啊!”

    “哪样?”萧云深明知顾问。

    灵西咬住嘴唇,显然是要反抗的前兆。

    萧云深觉得很有趣,翻身将她压到自己身下:“答应我要补上蜜月的,蜜月该做什么你知道吗?”

    尽管自己力气单薄,灵西还是试图挣扎。

    可惜萧老师的手段还是比她高明太多,很快她便神魂颠倒投降了。

    或许这是世上真的有人能把灵与肉分开,但程灵西完全做不到。

    每次萧云深进入到她的身体时,她便有种甜蜜的错觉,仿佛两个人的灵魂也缠绵在了一起。

    “小时候看童话书,看到结局写,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我就在想,后来他们发生了什么。”萧云深忽然喘息着在她耳边说道。

    “就是、就是幸福快乐的日子啊。”灵西懵懵的。

    萧云深笑:“我当时觉得,他们后半生一定是像我们现在这样,荒淫无度。”

    灵西崩溃了:“你、你小时候就是流氓!”

    ——

    从来都守护在身边的老爸老妈忽然离开了二十多天,最难熬的就是两个小孩子了。

    萧念每天都眼巴巴的盼着,等到他们到厦门那日,很早就拽着爷爷奶奶到机场等待。

    航班到达后,这小家伙竟然不顾阻拦,钻到了栏杆里面,瞧见他们的身影便欢天喜地地跑过去:“爸爸!妈妈!”

    灵西赶快弯腰把儿子抱起来,亲了又亲:“小念,这个月有没有听话?”

    “有。”萧念闻到母亲身上熟悉的香气,大眼睛里飞速地积满了泪水:“有……我好想你们,不要再去旅行了,我讨厌旅行……呜呜呜呜……”

    “哎呦喂,男子汉又掉眼泪?”萧云深在旁边摸着他的脑袋笑:“不想看看给你带什么礼物了吗?”

    萧念抹着泪水说:“想。”

    “那我要先看看你把爷爷奶奶和萌萌照顾得怎么样。”萧云深哼到。

    萧念赶快指引着他们往外走:“可好呢!”

    李秀云正和老伴站在人群中,搂着宝贝孙女满脸慈祥,根本不见往日的重男轻女。

    萌萌的性格比哥哥软萌很多,看到爸妈便露着酒窝傻傻地笑,超级招人疼。

    灵西跟在后面,看到他们快乐的身影,就像看着自己温暖的家。

    她忽然想起那日萧老师的玩笑话。

    故事尽头、从此以后的幸福,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http://www.jxenbo.cn/8_8155/36779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