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都市小说 > 劫予桃花 > 第八十一章:谁敢动你
“师傅,我听穆清师兄说云司师姐因为想去看念兮,就和清和师兄两个人一天多之前的晚上去了禁妖塔看念兮,结果因为师姐在进塔的时候和莫师兄发生了争执,师姐还和清和师兄把莫师兄打伤了。掌门知道了这件事很生气,今天一大早就带着穆师兄还有莫师兄还有其他的师兄,在塔口等着准备进去,可是师姐出来了。”贺凡说着说着就坐到自己的师傅跟前有些激动的说,“他们现在人在哪?”舒敬轩强制性的冷静的看着自己的徒弟,他原本有些虚弱苍白的脸因为激动变得微微薄红,他的眼里满是着急的看着贺凡。 “师傅你别急,我听说今天早上穆师兄已经带着清和师兄和师姐去了禁室,现在只是被关了,没有受到其他的惩罚!”贺凡见自己师傅着急了忙安慰着说,舒敬轩听着他的话,才稍稍放心了点……

    “小凡,我想休息了,你先去找穆清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舒敬轩低头眼神有些飘忽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天多前就进去了么?那不就是……那天晚上他和自己之后???”舒敬轩的眸子黯了黯,眼里还是有些不解:他为什么会那么对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性情大变?为什么会说自己骗他?为什么对自己做了那种事之后又和云司进塔?

    “陆清和,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吗?这一切真的就是你自己……想要的吗?”舒敬轩头疼的捂着头,昏昏欲胀的感觉让他几近发狂,可是心里有一个念头一直无比清晰的存在着:他一定要去弄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他爱阿清,他不想将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感情就这样结束在不清不楚之中!!!

    三天后……

    月光透过禁室的天窗微微的斜射照了进来,照在陆清和的脸上,原本白皙俊美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陆清和就抬头看着月亮,就那么看着,仿佛想透过这小小的窗户看清那挂在遥远天际的圆月,想看清那同样在圆月下看着这有些凄清惨白的月光的人,想知道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看着这有些泛着暖黄色的月亮。如果他也在看的话,真好,真想就着月亮,就着他和自己满心平静的看着月亮,一直到老,也算是一起白头了。清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起地老天荒这一类的话来,想着两人到了暮年,两人一头银发,花白着胡须,或许没有胡须,敬轩不喜欢,自己也不喜欢。清和就这么想着突然就笑了,他竟然想到了那么久远的事情,他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关注留意他的喜好,现在想来只是自己把平日里他的喜好,下意识的当成了自己的喜好,才会以为不了解他,原来是太了解了,了解的已经把自己的喜好联系在了一起。如果他没有伤敬轩,那该有多好!可是……

    清和低着头,竟然不敢去看那伦暖暖的圆月,它就像是温润儒雅的舒敬轩,那么的温暖着自己,可是自己还是辜负了他。想到这,他的眼神还是黯淡了下去……

    另一边,歌书云司就抱着膝盖,头枕着膝盖细细的观察着手里的香囊。经过了二十年,当年米白色的香囊上沾上的血迹已经变成了黑色,可是香囊还是保存的很好,可见他是有多么的用心的保存这个香囊,多么的珍重。香囊上依稀可以看出上面娟秀着一大朵忍冬花,小小的袋子,两根细小的线把袋子系紧,然后有两颗玉珠把线系住,玉珠的颜色已经变成了墨绿。袋子里面放了一枚笑面的玉佛,袋子的背面绣着很小的几竖行字。云司小声的读着:“吾儿,愿你如这冬日忍冬,熬过雪……虐风……饕的冬日,平安喜乐!娘???”云司的脑海中突然有什么画面如同天上的流星飞快的闪过,非常的恍惚。只有一抹红色异常的鲜艳,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念兮,你和宛歌,你们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呢?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事情呢,我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一段故事,让我们这一世还能重逢,下次你告诉我好不好?”云司呢喃自语着,握着香囊渐渐的睡去了……

    最近的繇山,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云司清和的被关,孙茂行的背叛,囚禁魔龙。这一切来的那么的快,所有的人都变得小心翼翼,唯恐下一秒自己也会牵扯进去,唯恐自己的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哪位师尊或是掌门。似乎只有到了子夜,这个讲究修仙静心却浮沉起来的天都府,才真正的回到了宁静。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云崖,我怎么觉得歌书云司有些察觉了呢?她去了塔里,见了东方弘钦,肯定知道了些什么!”红罗双手环胸倚在莫云崖的书桌上,一脸警惕的问。“我知道,我会让她和陆清和闭嘴的,只是她和陆清和由我来处理,你不得插手。”莫云崖严肃的看着红罗说,“你是在防备我吗?”红罗不悦的看着他,“不是 ,公主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不宜使用控心术控制人心。”莫云崖看着红罗解释说,“最好是这样,云崖,你最好不要瞒着我什么事情,我可以不管你和歌书云司的事情,但是若是碍着了我,我是不会心软的。” “属下明白!”

    ……

    清和黯然的转身,下一秒就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的人(禁室就是类似于牢房,只是好一些看得到外面的人。),他一身灰色长袍素衫,脸色有些苍白,眼里有些疑惑不解还有些不忍和心疼,更多的还是那种淡淡的悲伤之感。他们,只是五天没见,却觉得过来了五年的时间内那么长。清和有些恍惚,他突然觉得心里从没有那么渴望的想要看见他,也没有那一刻是像现在这样怕见到他。两个人,只是几天不见,却双双瘦了一圈,憔悴得厉害。

    “你……”清和舔了舔嘴唇,喉结动了动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我来要一个答案!”敬轩看着他,语气有些飘忽不定的,听不出喜乐哀怒。“你……好些了吗?”清和有些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他,这一天还是来了,他得到了答案,知道了自己误会了他,就该离开了吧!清和失落的想着,“嗯”舒敬轩模糊的应了一句,有些不太好意思。“你……还愿意听我的解释吗?”清和有些不太确定的看着他,“我若是不愿,又怎会来这。阿清,我们冷静了这么多天,现在你能给我一个理由了吗?你告诉我你怎么了,为什么那天你会……如此反常?还有那些话……”敬轩伸手用钥匙把门打开,缓缓地走近他,真挚的问。“你……怎么会?”清和看着他手里的钥匙,有些诧异。“我身为芳猷师尊,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岂不是白活了!”敬轩无所在意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钥匙……

    “你……恨我吗?”清和的声音有些胆怯的看着他问,“你做的时候有想过今天的局面吗?你当时有想过我会不会恨你吗?阿清,当时的你,不是看起来已经做好不顾一切的准备了吗?你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不管了一般,你……”敬轩有些激动的说着,语气里有些颤抖,他现在想起那日的情景还是有些惊颤。

    “对不起……敬轩,我随着师傅他们进了塔以后,他们走在我的前面,我看见了我的大哥。我看见了自己的大哥,他说是你还有师傅他们,你们四人把他囚禁在禁妖塔里。还说扶光师伯他担心自己的徒弟超过他,为了自己的荣誉才设计陷害了大哥。我当时太过于震惊,才会相信了他的话,才会那么生气。”清和瘫坐在地上,缓缓地说。“怎么会?千面银狐又是你!!!”敬轩咬牙切齿的说着,“前几天,我本来打算伤了你以后就去把大哥救出来,然后永远的离开这里。可是后来我在塔门口遇见了云司,她偷了你的令牌想进去,我便和她一起进去了。后来我告诉了她我大哥还活着的事情,她告诉了我银狐的事情,所以… …我误会了你们!”清和垂着头失落的说着,连照在他身上的月光都变得冷清了不少。

    清和说完以后,敬轩就看着他垂头丧脑的模样也沉默了,“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我就这么相信了他的话,就这么容易的失去了理智伤了你?”清和自嘲的笑笑,“你说什么呢?你那么在乎淑离,自然会失了分寸,这是人之常情。”敬轩轻喝着反驳他说,清和一愣缓缓地说:“我杀了它!”“嗯!”敬轩轻轻的应了一声,看着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好久,清和感觉自己的心快要煎熬到不能忍受的时候,舒敬轩终于开口了:“这么说我之前遭受的那些就是无妄之灾咯?”

    “……是”清和忐忑的看着他

    “你……嚯……”敬轩有些火大的叉着腰,虽然生气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舒坦,原来他误会自己了,他现在这么沮丧失落应该是知道自己犯错后的担忧吧!

    “敬轩,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是我太莽撞了,可是我想你听我说完这最后的一段话,到时你走,你恨我,都好,我都不会再去打扰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清和起身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

    “你说……”舒敬轩莫名的想起那日自己对他说的那段挽留他的话,心里莫名的一紧,他会说什么呢?

    “我这几天一直都在想,我对你到底是何种感情。到底是对大哥的那种依赖转移到你的身上呢,还是仅仅是因为想要回报你的好而答应你。可是我觉得我错了。我在知道你骗了我以后,我从没有那么愤怒悲痛过,我一想到我这辈子最亲密的人背叛了我对我大哥做了那种事。我的心里真的有种天塌了的感觉你知道吗?我以前一直觉得我们在一起怎样就好,无论什么样的身份。可是那时我才意识到我对你的定义,原来是一起白首的人,我的心里下意识的就把你任定成以夫妻之礼相伴一生的人。我知道了我误会了你以后,那种悔恨的感觉差点让我想要把自己毁掉,还有那种失去你的感觉折磨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我一想到失去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一个人面对白头。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竟然如此的重要,我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的害怕失去你。我这几天一直在想着,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我和你,我们就这样白头,我们就这样一直陪伴着对方会不会就这样走到地老天荒。我也在想,如果用我的余生,换你一句原谅,我会不会等到你那句话。敬轩,你能不能……”清和哽咽了,他红着眼看着舒敬轩,慌乱得不知道自己还应该说些什么能够挽回他的话……

    “阿清……”舒敬轩震惊的看着眼前失控的陆清和,他从未见过他流泪,就算是陆淑离离开的消息传来时,他也只是强忍着红了眼眶,也从未流过泪,至少在有人的地方,他倔强的不肯流一滴泪,不肯展现他软弱无助的一面,而现在他竟然因为要失去知觉而……

    “轰”的一声,舒敬轩抱住了他,紧紧地抱住了他,肩膀还忍不住微微的颤抖……

    “以后,你绝不许再像这样,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得告诉我。”舒敬轩闷闷的说

    “好!”清和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肩头,贪婪的吮吸着他的味道

    “你不要什么事都闷在心里,你要告诉我,不要瞒着我!”

    “好!”

    “不能违反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

    “好!”清和难得温顺的点头

    “不得反抗我!”敬轩笑了,难得的清和这么听话,多说点。

    “好!”

    “陪我白头!!!”舒敬轩推开他看着他的眼睛,眉眼间恢复了些神气说

    “好……”清和随即愣住了,他刚刚是不是漏听或者是听错了什么,“敬轩你……”

    “你没听错,这事追根究底错不在你,说明白了便好了。我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毁了我好不容易盼到的幸福,阿清,你知道的,我就算恨你也恨不起来,我生气的是你莫名其妙的对我……”敬轩有些别扭尴尬的别过头

    “对不起……”清和愧疚的说

    “你别老是道歉还有只说好,说点其他的吧!”敬轩有些尴尬的瞪了一眼他说

    清和看着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突然脸色薄红的看着敬轩,吞吞吐吐的说:“我爱你,舒敬轩!”

    敬轩看着他,好半响才回味过来这句话,不由得老脸一红再次将清和带入怀中……

    “你呢?”清和有些不好意思的闷声闷气的说

    “亦愿以夫妻之礼待之”敬轩低低的笑着回答说

    “我不会再那样做了!”清和犯了错异常的乖巧的说,全然没了平日里的高冷

    “那样?”敬轩没有反应过来问道

    “……压你”清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呃……”

    “师傅他们又决定怎么处置我吗?”清和问道

    “没事,明天我就让他们放你出去!”敬轩看着他安慰说

    “可是我犯了这么大的错,私闯禁区,师傅肯定很生气。”清和想到安永闵说

    “没事,他是你师傅,顶多责备你几句。况且你是我的!”敬轩恢复往日的笑嘻嘻的模样说

    “我是你的跟受罚有什么关系?”清和忍俊不禁的笑了,眉眼舒展开来,一脸笑意。

    “谁敢动你!!!”

http://www.jxenbo.cn/6_6937/32033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