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夜探黑市
    入夜。

    西城寒柳巷灯火通明,黑市开始了运作。

    小贩们卖力地张罗着,行人三三两两地逛着,每人都戴着一张面具,这是黑市的规矩,凡入黑市者,皆需面具遮面,不能暴露面容。

    一个暗色的角落里,一个颀长的身影缓缓走出,来人脸戴面具,与旁人无异,唯一显眼之处,是他背着一柄巨大的剑。

    他往四周望了一眼,喃喃道:“这黑市竟如此繁荣,不逊色于白天的街市。”

    此人正是孟靖,他特意换了身装扮混进黑市,孤身一人,但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到目前为止,晚上与人交手,他还未输过。

    黑市中鱼龙混杂,人影憧憧。

    孟靖静立在人群中,闭目不动,暗中催动灵力,耳听八方,从众多嘈杂的声音中仔细搜索。

    静立了一阵,他忽然睁开双目,一道紫色幽芒闪过。

    他扭头望向另一侧,嘴角微扬,随后快速地走过去。

    只见,一群人紧紧围着一座高达一丈的擂台,议论纷纷。

    孟靖小心挤入人群,透过缝隙,瞧见擂台上站着一个高大的汉子,他并未戴面具,露出古铜色的皮肤,以及与中原人不同的五官。

    这是一个东夷人,自古以来,中原人一直将中原大陆东侧的众多岛屿称为东夷。

    这个东夷汉子气息缓慢,不动如山。

    孟靖一眼就看出他是个修行之人,用神识简单地探查后,孟靖略显惊讶,此人竟是个修士。

    修士大多行踪隐晦,不为世人所知。

    此刻一个实力不明的修士明晃晃地站在那里,必有蹊跷。

    又过了几息时间,那东夷汉子往台下扫视一遍,随后走到擂台中央。

    “前几日,我家主人发出悬赏,十万两悬赏信王的人头,由于来接悬赏的能士太多,今日特在此地设擂台,各位能士上台与在下切磋,若能赢了在下,便可接下这单悬赏。”

    东夷汉子嗓音洪亮,大如惊雷。

    声音一止,台下瞬间沸腾了,人人眼中皆闪动着狂热,想到那炙手可得的十万两白银,又有几人能坦然相对呢?

    注意到台下众人的贪婪丑态,东夷汉子眉头微微一皱,神色中透出一丝轻蔑。

    但看到孟靖那静若止水的目光时,东夷汉子神情明显顿了一下,多打量了孟靖几眼。

    他走到擂台后的一处竹帘旁,隔着帘子,低语道:

    “这种货色,一见到金银恐怕连路都走不动,根本成不了事,主人何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东夷汉子语气中明显透着不满。

    一道轻柔的女声从竹帘后传出,带着淡淡的芷兰香气。

    “不用担心,我明白这些人不过是泛泛之辈,我只是在等一个人。”

    “您在等谁?”

    东夷汉子试探着问道。

    “剑魔狂九,据可靠消息,他就在平州,设擂台只是为了激他出手,若有剑魔狂九参与刺杀,信王必死无疑。”

    “主人高明。”

    孟靖注意到了东夷汉子的举动,瞧那汉子举止恭敬,帘子后面定是他口中提到的那位主人。

    孟靖夜探黑市除了筹集银子,还有一个目的,搞明白是何方势力要置他于死地。

    随后,东夷汉子又回到了擂台中央,宣布:

    “比武开始,哪位能士先上来。”

    闻言,台下众人连忙互相争抢,拉扯着往台上来。

    不一会儿,一人最先从人群中挣脱出来,一看,竟是个体态微胖的僧人。

    僧人拍了拍在争抢中弄乱的袈裟,随后郑重地双手合十,朝东夷汉子行了一礼。

    东夷汉子见其方才在人群中丑态毕露,此时有装出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心中愈发鄙夷。

    “胖和尚,你们出家人素来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今日为何反其道而行之,为了十万两,抢那杀人的差事?”

    僧人不怒反笑:“阿弥陀福,施主此言差矣,贫僧此举只是为了防止那十万两落入恶人之手,绝非是贪图钱财。”

    一本正经地讲着无耻之言,脸皮如此之厚,东夷汉子见状,神色更是不屑了。

    也不过多言语,直接一掌拍出。

    僧人泰然自若,他自恃有武者巅峰的修为,并未过多在意东夷汉子,认为他只是个莽夫,不足为惧。

    僧人出掌迎上,另一只手准备从另一侧袭击东夷汉子的小腹。

    不料,僧人第一掌就没接住,直接被击飞,瘫倒在远处,七窍流血,一蹶不振。

    台下众人皆惊,一阵唏嘘,他们都很清楚僧人的修为,武者巅峰放在这群人中已经是数一数二了,居然一掌都没能接住。

    谁也没想到那个看上去只有些蛮力的东夷汉子,竟是个深藏不露的修行者,如此修为,场中恐怕无人能与之一战。

    与旁人的震惊不同,孟靖却显得轻松了些,方才东夷汉子一出手,孟靖就探出了他的大致修为,二漩境界,比宁单和会乾道长差些。

    孟靖想打赢他,并不是难事。

    众人冷静了一阵,其中一些人最终还是抵挡不了那十万两的诱惑依旧想尝试。

    一个青袍道士跃上擂台,一息间便被打出擂台,口吐几两鲜血。

    一个持刀虬髯汉子上了擂台,还未说话,便被东夷汉子一脚踢飞。

    ……

    不到半个时辰,场中人瘫倒一片,态势极惨。

    剩下的人战战兢兢,神色惊恐,再无人敢上台尝试。

    “还有人要上来试试吗?”

    东夷汉子昂着头,扫视台下一眼,见众人的畏缩之状,心中万分轻蔑,神色愈发得意。

    “早听闻中原英杰辈出,人才济济,今日才知不过是吹嘘罢了,一群软脚虾也配称英杰?”

    东夷汉子声音愈发不善,言语间皆是侮辱之词。

    “中原,不过如此,有什么资格号令四方?今时不同往日,我东夷诸国已有崛起之势,当为四方之尊。”

    众人皆怒目相对,却是敢怒不敢言,生怕祸及自身,只能唉声叹气。

    一年轻儒士气不过,大声反驳:

    “尔等东夷,不过弹丸之地,连跟我浩浩中原比较的资格都没有,全是痴人说梦之语……”

    言未毕,年轻儒士已被东夷汉子一掌弹出十几丈远,瞬间没了气息。

    众人皆惊,低头不语,连看着东夷汉子的勇气都没了。

    “哈哈哈,一帮鼠辈,”东夷汉子笑得十分猖狂,“可还有人敢上来一战?先前不是抢着要那十万两吗,现在怎么哑巴了?”

    台下一片默然,无人敢应声。

    “我来试试。”

    一道坚毅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