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龙门立榜
    第二天,府衙里人来人往,送上来折子基本都是平州军暴乱的事。

    昨日,军中暴动只是暂时平息,今早又起事端,甚至出现士兵扰民之事。

    郭东台及一众属官忙得焦头烂额,军队扰民可不是小事,士兵人数众多,而且手上都拿着兵器。

    府衙只有几百差役,根本不是军队的对手,若强行抓扰民士兵治罪,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

    再任由事情发展下去,军队一定会哗变,到时候围攻王府,就糟了。

    郭东台能猜出军队暴动的背后,肯定是世家在捣鬼,但他无可奈何,额头上挂满了汗珠。

    他想到了孟靖,出了这么大的事,却没见孟靖露面,莫非是故意躲起来了?

    连郭东台也开始怀疑孟靖是否真的有对策了,毕竟孟靖才刚刚十八岁,论经验谋略哪里比得上世家那帮人精呢?

    郭东台带着疑虑一路来到孟靖的寝殿,事态紧急,他有些失态,直接大步跑了进去。

    却见,孟靖和侍女小竹挤在桌案边,悠闲地握着毛笔,孟靖在教小竹写字,两人有说有笑。

    “王爷,你这写的是什么呀,密密麻麻的,好多字,看的我都发晕了。”

    小竹瞪着那双水灵的大眼睛,指着桌案小声嘟囔。

    孟靖还在专心地写着,偶尔提点一下小竹。

    “别打岔,专心看我写,等会把我教的那几个字自己写一遍。”

    “哦,可是,这毛笔太重了,握在手里不听我使唤。”

    “多练练就会习惯了。”

    见此,郭东台心中不悦,他辛苦忙了一上午,而孟靖却在这里跟侍女玩乐,任谁都会有怨气的。

    碍于情面,他克制住不满,恭敬道:

    “王爷,昨日大营兵变,今日军营的情况更严重了。”

    “本王知道。”

    孟靖淡淡地答了一句,依旧在陪小竹写字。

    郭东台真的急了,但又不敢再孟靖面前动怒,只好朝地上狠狠跺了两下脚。

    他走上前,想看看孟靖究竟在写什么,都火烧眉毛了,还有闲心写字。

    唉,如此本末倒置,难成大器。

    郭东台看向桌案,只见上面铺着一张朱色大纸,最上面写着“告示”两个大字。

    郭东台捋了捋胡子,饶有兴致地看了下去,神情先是震惊,接着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还不禁点了点头。

    一炷香的时辰过后,孟靖终于写完了,他将朱色大纸敞开,大致浏览一遍,确认无误后,递给了郭东台。

    “这就是本王的对策,郭主簿觉得如何?”

    郭东台激动得拍手称赞:

    “高,真高,王爷此记甚妙!”

    午时,城中龙门桥边围满了人,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着。

    原来是桥边的空墙上贴了一张红色的告示,告示上写满了字,为当地世家缴纳欠税立了一个规矩。

    大意是,第一个来信王府交税的世家只需缴纳一千两,第二个来的需要交两千两,第三个交三千两,依次类推,每往后一位就加一千两。未在五日内缴纳欠税的世家将依罪处刑。

    在告示的旁边,还守着两个官差,他们身后有一张榜单,榜单由上到下,第一列依次写着:一千两、二千两、三千两……

    这张榜单是用来记录已经缴纳欠税的世家数目,但不会记录世家的名号,是匿名的。

    围观的百姓没看懂其中的门道,还当是信王府在故弄玄机。

    “王爷这么几天就整出这么个看不懂的告示和榜单,看来也没什么靠谱的应对之策。”

    “当年老王爷用军队威胁都没能让世家屈服,小王爷却想凭这几张破纸让世家把银子吐出来,真是异想天开。”

    “与其在这上面浪费功夫,还不去管管军队的暴动。”

    “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屁孩,跟那帮世家老爷玩手段,他还差得远呢。”

    ……

    当晚,各大世家的家主和陆掌柜又急匆匆在醉仙楼会面了,他们对孟靖龙门立榜之举有些忧虑。

    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琼浆佳酿,可是席间之人皆眉头紧锁,没有胃口。

    他们都是久经风雨的老江湖,孟靖这种简单的离间计,早就被他们看透了,只要没人妥协去交税,所有世家同进退,那么孟靖绝对没办法同时对抗整个平州世家,更何况他们背后还有富可敌国的陆家。

    各家主都明白这些道理,但是,人心是最难测的,他们没法得知其他人内心真实所想。

    万一有几个人害怕了,偷偷去交了税,那么那些坚持抗税的就要吃大亏了,越往后要交的税就越多,多达几万两,而第一个交税的只要交一千两,交完后还不用胆战心惊地担忧信王府的处刑。

    只要服个软,就能获得一时的安逸,这份诱惑可不小。

    为了打破这种压抑的氛围,魏元庆率先说道:

    “立榜这事,明摆着是孟靖那黄口小儿的离间计,意图分裂吾与诸公的联盟,他也太小看我们平州世家之间的情谊了,平州世家素来同气连枝。

    我魏元庆用人格起誓,我魏家绝不会为了这区区几千两银子,就背弃世家间几百年相濡以沫的深厚感情,诸位放心。”

    宁家缺席后,魏家自然成了平州世家的主心骨。

    现在魏元庆的主动表态,给其他家主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很快就有好几个家主起身应和。

    “魏家主如此气魄,我吕家定与你同进退。”

    “有魏家主这句话,我宋家绝不向信王府妥协。”

    “我许家一定抗税到底,让那孟靖小儿见识一下我平州世家的威风。”

    跟着表态的人越来越多,士气大增。

    陆掌柜看着这一幕,神色愈发得意,想起那天在孟靖面前的窘态,他心中就燃起一股怒火。

    肯定是因为准备不足,乱了阵脚,才会出洋相。

    绝对不是真的害怕孟靖和那个中郎将小白脸,对,就是这样的。

    陆掌柜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理由来解释那天的丑事,费了不少脑子,勉强说服自己。

    现在,他只想好好出一口恶气,要让孟靖哭着求饶。

    有了平州世家以及陆家的干涉,对付孟靖这个愣头青,还不是易如反掌。

    等五日之约一过,孟靖还不上银子,到时候,主动权就掌握在陆掌柜手里了。

    等待孟靖的,只有身败名裂、大权旁落的结局。

    陆掌柜想想就解气。

    已经是第三天了,龙门的榜上空空如也,没有一家主动来交税。

    郭东台坐不住了,他已经把宝压在孟靖身上了,他虽出身市井,但一直渴望出人头地,风光乡里。

    他相中了孟靖的才能,认为跟着孟靖定能有一番作为,为此,他主动成为孟靖的心腹,供其驱使。

    他可不愿刚要大干一场时,孟靖就倒台。

    郭东台再次赶到孟靖的寝殿,却瞧见孟靖还在交小竹写字。

    “王爷,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闲心写字,五日之期已经过了一半,却没有世家还交欠税。”

    孟靖微微抬头,看见郭东台那张焦急的脸,他依旧静如止水,目前的局势尚在他的预料之中。

    “再等等。”

    之所以无人来王府交税,是因为还差一味猛药。

    世家们目前因为共同的危机而团结在一起,这样的联盟,表面上无懈可击,实际上一触即溃,只要策反一两家,就能将其彻底瓦解。

    孟靖已经暗中补齐了这一味猛药,他在等待着。

    郭东台并不知道孟靖的计划,他是真的急红眼了,却又不敢朝孟靖发火,只能憋得老脸泛红。

    这时,一名侍卫匆匆跑进寝殿,给孟靖送上来两块牌子。

    一般人也许不认识那牌子,但郭东台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用来挂在榜单上记录交税世家的牌子,由于榜单是郭东台操办的,所以他轻易便认出那牌子。

    郭东台神情一怔,他明白这两块牌子代表什么,有两个世家来缴纳了欠税,虽然只有几千两,但是这将是一个开端。

    由于是匿名的,这两张牌子一旦挂到龙门桥榜单上,一定会令剩余的世家互相猜忌,他们的联盟将遭受致命的打击。

    郭东台脸上渐渐显露喜色,对孟靖恭维道:

    “王爷真乃神人也,竟能劝服两大世家,如此一来,这税款定能收全。”

    孟靖将牌子交给了郭东台,淡淡道:

    “把牌子挂到榜上去吧。”

    郭东台激动地接住牌子,宛若珍宝般捧在怀里。

    临走前,他还是有些疑惑,孟靖来平州时间不长,他与平州世家并无深交,他是怎么策反那些老谋深算的世家家主的?

    况且,今天他一直守在王府,根本没看见有生人进王府,他们是何时来交税的呢?

    “王爷,下官斗胆问一句,来交税的是哪两个世家?”

    孟靖笑了笑,摇了摇头。

    “根本就没人来交税。”

    这两张牌子是他故意弄出来的,反正是匿名,没人知道是谁。

    俗话说杀人诛心,这招就是为了分化世家。

    这种简单的离间计若放在平时,早就被那帮老狐狸识破了,但是在此刻这种紧要关头,世家之间本就互相提防,猜忌往往会使人丧失理智,他们往往会选择相信最坏的情况:有人背弃了世家的联盟。

    接着,他们就会不断猜测叛徒是谁,然后顾忌自身的处境,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对策,在家族利益面前,所谓的盟约不值一提。

    郭东台闻言面露震惊之色,他微微俯身,离去。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2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