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由人界、神界、九幽界组成的大世界,三界纷争不断,三界的强者都用世间灵气修行,以此来变得更强。

    人界是三界中最大、人口最多的,人界中有一片最肥沃、灵气最盛的土地,名曰中原。

    此时的中原在大一统王朝——汉朝衰弱后,一分为三,合称三汉,南方被李氏一族所占,国号大唐;北方被竹岩氏一族所占,国号大魔;西部帝州由前汉皇室刘氏掌控,保留国号大汉。

    帝州汉室是三方势力中最弱的,但是汉帝称天子,拥有几十藩国,名义上是三汉共主,压唐帝、魔帝一头。

    此时,在大魔国平州城外一百里的官道上,一队人马正急匆匆地赶路。

    这是一队骑兵,身着暗色黑甲,手执锐利长枪,腰悬花纹佩剑,背挂圆状盾牌,坐骑是棕色乌骓马,可日行千里。

    这一看就是精锐骑兵。

    一辆华丽的马车被骑兵们紧紧护在队伍中间。

    马车里,一个身着白衣的俊秀青年静静地饮着美酒,他叫竹岩靖,是大魔国信王的私生子。

    竹岩是大魔国的皇姓,由中原古姓——姬衍生而来。而信王是魔帝的亲弟弟,备受信任,被封在平州。

    竹岩靖一口饮尽杯中酒,眉头微皱,他已经这样赶了两天路了,身心具乏。

    在别人眼里,他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他从没在王府生活过。

    八岁时,他被送去蜀山派修行,成了蜀山弟子,由于年幼瘦弱,受了很多欺凌。

    在一次次的磨砺中他渐渐学会了隐忍,学会了沉思,褪去了无脑的冲动,他开始与欺凌自己的人巧妙周旋,受到的欺辱明显少了。

    在一切开始好转后,竹岩靖遇到了一个彻底改变他的人——他的恩师。

    恩师是个名扬三界的修士,他把耐心地把蜀山功法传授给竹岩靖。

    原本一切都很美好,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将这些彻底打碎了。

    恩师死了,竹岩晋也在变故中修为尽废,并被蜀山通缉。

    竹岩靖狼狈地找了个偏僻村子避难。

    三天前,一队信王府的骑兵来到村子,他们找到竹岩靖,奉命保护竹岩靖回信王府。

    竹岩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早在一年前,老信王就病逝了,众人为继承人的人选吵得不可开交。

    因为,老信王没有合法的继承人,老信王膝下有一个亲生女儿、两个养子,他们都不具备继承王位的资格。

    这时,有人想到了竹岩靖这个私生子,虽然在大魔国的律法中,私生子基本被排除在继承人选外,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竹岩靖拥有那两位养子无法企及的东西,他有竹岩氏的血统。

    关于继承人的问题,平州各方势力角逐了一年,终于达成了一致的决议——由竹岩靖来承袭爵位。

    平州是大魔国东北三州之一,位于北海之滨,东邻凶悍的龙族,常年战乱。

    竹岩靖深知此次去平州的凶险,他在平州只是个毫无根基的私生子,即便继承了王位,也是个傀儡,很可能沦为任人宰割的牛羊。

    但是,他还是果断前往平州,在经历了那场变故后,他一无所有,修为尽失,成了一个废人。

    在这样的乱世,废人只有死路一条。

    这次去平州,对他来说是一次机遇,他会紧紧抓住,他从来就不是个甘于平庸的人。

    这些年,在蜀山的磨砺中,他学到了太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年纪轻轻,却有了与年龄不匹配的沉稳。

    马车里还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小姑娘,她是信王府安排来侍奉竹岩靖的丫鬟,名叫小竹。

    小竹坐在竹岩靖的边上,小心地端着酒壶,见到杯中空了,就立即倒酒满上。

    竹岩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又饮了一杯。

    这时,他坏坏地看向了小竹,手指扭动着向小竹伸去。

    小竹大惊失色,脸蛋红扑扑的,她下意识地往后躲,奈何马车上空间小,她挪了两下就无路可退了。

    竹岩靖得意地笑了两声,在小竹肉嘟嘟的小脸上轻轻捏了两下,好软。

    每天最有趣的事就是逗逗小竹了。

    他有时像个稳重的阴谋家,有时又像个调皮的孩子。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没人知道。

    “小竹,你这两天肯定没好好吃饭,都瘦了,捏起来不如前几天有手感。”

    小竹一脸羞红,低头看着鞋尖,呢喃道:“殿下又拿奴婢开玩笑了。”

    刚来侍奉竹岩靖时,小竹很拘谨,生怕做错事,惹竹岩靖生气。

    可经过几天的相处,小竹对这位新主子有了新的认识,她觉得竹岩靖与其他主子不同,他对待下人和侍卫很平和,甚至主动关心他们,跟他们说笑,有种亲切感,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渐渐的,小竹也没那么拘束了,她主动跟竹岩靖聊天,经常被竹岩靖逗笑。

    竹岩晋松开捏脸的手,满足地斜躺着。

    终于要到平州城了,不出意外,今天黄昏前就能进城,这一路很顺利,可以松口气了。

    “嗖”。

    一支羽箭穿过马车的窗户,从竹岩靖的眼前划过,深深地扎在了马车板上。

    遇袭了!

    竹岩靖神色冷清,立马拉住小竹,两人趴在马车里,躲避利箭。

    “嗖嗖嗖……”密集的箭雨飞向马车。

    马车外的骑兵迅速取下盾牌,将马车紧紧护住,他们加快了行军速度,马如疾电。

    成百上千支箭划 过天际,射向队伍,不断有骑兵中箭落马,但骑兵们依旧保持着阵型,若有人阵亡,就有人迅速顶替他的位置,整个队伍纹丝不乱。

    马蹄声、羽箭破空声、骑兵落马声交织在一起,气氛紧张。

    领队冷静地指挥着,骑兵们互相配合,只要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对方的意思。

    靠着这股默契,骑兵们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马,终于跑出了伏击圈,袭来的箭渐渐少了,最后完全没了踪迹。

    骑兵们松了口气,领队靠到马车旁,恭敬地问道:“殿下,是否安好?”

    “无碍。”

    竹岩靖扶起小竹,答道。

    领队闻言放心了,催促骑兵,加速赶路。

    竹岩靖用力拔下扎在马车板上的那支箭,仔细看了一阵,夸赞道:“好箭,做工不错。”

    他回头看到正在整理衣衫的小竹,打趣道:“别急着理衣裳,一会还会弄乱的。”

    “为什么?”

    小竹眨着那双水灵的大眼睛,不解地问道。

    “刚刚那轮箭只是消耗一下我方的实力,真正的好戏应该还在后头呢。”

    从那波箭雨来看,山上肯定埋伏了好几百人,而且很专业,他们只放箭,不追击。

    那么,对方一定有足够的把握,在前方截杀自己。

    竹岩靖揉了揉额头,平州之行果然凶险重重,对方出动这么大的阵仗,势在必得。

    竹岩靖神色变得凝重,看来今天想要脱身,必须要用上它了。

    很快,前方就出现了异常,山间落石堵住了官道,挡住了去路。

    领队神色凝重,意识到了危险,立即下达命令,后撤绕道。

    然而为时已晚,空中又飞来密集的箭雨,很多骑兵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射杀,剩下的人急忙掩护着马车撤退。

    这时,箭停了,一群黑衣人从两侧的林子里跃出,展开追击。。

    骑兵们刚走没多远,前方也闪出一群黑衣人,他们手持清一色的弯刀,拦住了骑兵们的去路。

    骑兵们面色冷峻,紧握长枪,在领队的指挥下,保持阵型,杀气凛然。

    双方一照面就厮杀在一起,寒枪白刃,刀光剑影。

    黑衣人仗着人数众多,围攻骑兵,不少骑兵被乱刀砍死,血肉模糊。

    但是,骑兵毕竟训练有素,久经沙场,他们依旧镇定地护卫着马车,依靠骑兵的优势,在混战中有序地冲杀,给黑衣人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随着僵持时间的变长,黑衣人在与骑兵的追逐中体力渐渐不支,两条腿果然耗不过四条腿的。

    骑兵们开始占了上风,战友的阵亡给他们带来悲痛的同时,还带来了愤怒,他们越战越勇。

    眼看黑衣人将败,一道青色身影从林中闪出,留下一道道残影,一个青袍道士出现在黑衣人中。

    马车里的竹岩靖神色大变,他感受到一股灵力加入了战斗。

    对方有修行者,外面的骑兵肯定不是修行者的对手。

    果然,一连传来好几声痛苦地嘶喊声,紧接着是坠马声,这意味着短短一瞬,就有好几名骑兵被杀了。

    小竹颤抖地蜷缩在角落里,吓得抽泣,她从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厮杀场面,这次真的被吓坏了。

    竹岩靖抱住如同惊弓之鸟的小竹,小声地安慰道:“不要怕,有我在呢。”

    说着,他拿开座位上的垫子,掀开几块木板,费了不少力气,才从里面拖出一柄巨大的剑。

    剑立在那和竹岩靖差不多高,宽度是普通剑的好几倍,重若磐石。

    竹岩靖变成废人后,全身没有一丝灵力,根本举不起这柄巨剑。

    他凝视着巨剑,喃喃道:“还是要仰仗你啊。”

    马车外,黑衣人有了青袍道士的加入,迅速扭转了战局,由双方厮杀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2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