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五日之约
    第二天清晨,一阵刺耳的叫喊声吵醒了竹岩晋。

    他揉着眼睛推开房门,看见院中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虬髯汉子,而小竹搀扶着张老翁站在汉子的对面,神色紧张不安。

    “叔,侄儿我家里揭不开锅了,来找您老借几天口粮。”

    汉子虽然说话很客气,但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姿态跋扈,丝毫没有恭敬之意。

    而张老翁眼中透着些许畏惧,他很清楚眼前这个汉子的为人,这可是个敢杀人放火的主啊。

    汉子名叫张七,是村长的亲侄子,从小就不学无术,好吃懒做,后来仗着体格强壮,讹诈邻里为生,是北域几村出了名的恶霸,据说还跟马匪有点关系。

    张老翁当然不会相信张七口中的“借”,况且家中粮食确实所剩不多,根本没办法给张七。

    可是,想到张七的品行,张老翁又不敢拒绝,只能想办法搪塞,拖延时间。

    “小七啊,叔这些天也吃紧啊,手上真的没多的口粮了,要不你先等等,邻村的老朱欠我半袋白面,可能过几天就会还,等他还了,叔亲自给你送上门。”

    张老翁只想打发走张七,过几天说不定张七都把这事给忘了,就算他没忘找上门,张老翁也能找其他理由解释。

    张七毕竟是个混了多年的无赖,早就看穿了张老翁的把戏,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双方又僵持了一阵,张七渐渐失去了耐心,脸色愈发难看。

    “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看在邻里的份上,老子早揍你了。”

    说着,张七一把扯住张老翁的衣领,用力勒得张老翁脸色通红,他狠狠道:

    “今天,你要是不交出些口粮,爷是不会走的。”

    说完,手上又加了点力,张老翁只能张大嘴努力喘气,表情痛苦,但他依然没有屈服。

    “家里,真,真的,没有多余的粮了……”

    张老翁清楚地知道要是把家里的这点粮给张七,自己和孙女都熬不过这个冬天,这粮绝对不能交。

    小竹急得眼眶泛红,眼泪直流,她拼命垫着脚,勉强够到张七的手腕,使出吃奶的力气,对着张七的手腕又是抓,又是扯,但是人小力薄,无济于事。

    小竹只能带着哭腔喊着:“你放开爷爷,你放开……”

    邻居们闻声赶来,想要进来劝阻,却看到张七向他们恶毒地瞪了一眼,众人吓得只能聚在门口,不敢迈进院子半步,大家都清楚张七的为人,生怕他发起怒来殃及自己。

    孤立无援,小竹哭得更凶了,声音渐渐嘶哑,过了一阵就只剩下无力的嘶嚎。

    看到哭得双眼发肿的小竹,张七两眼在小竹身上瞄来瞄去,露出了放荡的笑容,小竹哭得越凶,他就笑得越得意。

    “老东西,你要是真拿不出粮食,我就换点别的,只要你让小竹跟我回家聊聊天,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张七贼笑了几声,还趁机在小竹身上揩油。

    小竹吓得肩膀直哆嗦,娇小的身子不断往边上躲,眼泪像下倾盆大雨般往下掉。

    看着这一幕,竹岩晋思索万千,要是换作一个月前的自己,一定会立即出手教训张七。

    但现在,他犹豫了,这一个月,他经历了太多事,从名扬天下的天才变成了一个废人,还遭人追杀,他深刻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曾经的热忱、豪情都消融得所剩无几了。

    现在只能倚仗信王私生子的身份,等信王府的人来接应自己,他不想多生事端。

    只是萍水相逢,没必要为了他们冒风险,更何况自己现在只是个举剑都吃力的废人。

    对,没必要。

    村民们都远远躲着张七,内心的畏惧战胜了同情,他们刻意避开张老翁和小竹求助的眼神,只能在心里谴责张七,以此来减轻愧疚感。

    这时,他们中有人想起了屋里的竹岩晋,议论了起来。

    “老翁前几天不是收留了一个贵公子吗,那位主怎么不出来替他们主持公道啊。”

    “我猜呀,能流落到咱们这偏僻村子的,多半是个家道中落的落魄户,也没啥能耐,能指望他吗?”

    “唉,老翁都这样了,那位公子还一声不吭,真是个白眼狼,连说句公道话都不敢。”

    “人家肯定怕惹事,不敢得罪张七,这人啊,就是没良心。”

    在挑动下,围观的村民都慷慨激昂地斥责竹岩晋,这些斥责仅仅是为了遮掩他们的怯弱无能。

    ……

    小竹也听到了村民的对话,她不相信这些,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明白,公子虽然不是说书人口中的大侠,但绝对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个薄情的人,像她这样十几岁的小姑娘,最相信直觉了。

    她不断朝竹岩晋屋子的方向看去,每次都满怀希望,然而一直没能看见那个身影。

    难道是我想错了?

    看着张七狰狞的面孔和爷爷虚弱的身躯,小竹快绝望了,她最后一次看向那间屋子,还是没见到那道身影。

    她无力地低下头,彻底崩溃了。

    “住手!”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那个期待的方向传出,小竹呆滞的眼神中瞬间燃起了一把火。

    她抬起头,只见,竹岩晋握着那柄巨剑指着张七,一袭长衣,神色冷峻,气势如虹。

    周围的村民被惊住了,他们没想到这个落魄公子会有勇气招惹张七这种恶霸,更没想到这个面色虚弱的公子哥竟有如此气势,众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张七闻声,神色不屑,嘴里喃喃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扰了爷的兴致?”

    他转头与竹岩晋四目相对,看到竹岩晋那深邃阴冷的眼神,忽然心里一凉。

    张七也是见过很多大阵仗的,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充满杀气的眼神,即便是那些杀人如麻马匪,也全然不及。

    透过这眼神,张七便明白眼前这个人杀过人,而且是杀过很多人,恐怕只有地狱才能造就这样的眼神,他究竟经历过什么?

    张七虽然心里打了退堂鼓,但还是稳住气势,挥着拳头,凶狠道:

    “呦,还真有不怕死的,别以为拿着把剑,老子就怕你……”

    张七一边挑衅,一边盯着竹岩晋,却没看出对方神情有任何波动,依旧气势凌厉,宛若杀神。

    张七心里开始慌了,喊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根本没有起初挑衅的强势,反倒像是在求饶。

    但碍于面子,即便心里再慌,他也不愿主动松口,只好与竹岩晋对峙着。

    此时的竹岩晋一点不轻松,表面威风凛凛,实则很是吃力,单手握起巨剑,费力很大的力,再拖下去就撑不住了。

    真是不长记性,一冲动,又多管闲事了,我真是个蠢货!

    他握剑的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不能再拖了,竹岩晋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另一只手从怀里取出一锭银子。

    “这位大哥,我这里有些银两,用它抵老翁的粮,如何?”

    张七一听,连忙点头,顺着这个台阶下去,接过银两,保全了颜面。

    “好,告辞。”

    送走了张七,竹岩晋松了口气,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小竹飞快地扑了过来,靠在竹岩晋的怀里,眼泪还没干,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突然,她抬头注视着竹岩晋的脸,看了一阵,眨着大眼睛一本正经道:

    “公子刚刚真霸气。”

    竹岩晋只觉一具柔软的躯体靠在自己的怀里,嗅到了少女特有的芳香,可他却没空体会这些,由于刚刚硬撑着握剑对峙,现在自己的手已经脱力了,一动就是剧烈的酸痛。

    “公子你手怎么了?”

    “你别乱动,疼,疼疼……”

    “你是被张七的内力震伤了吗?”

    小姑娘又开始发挥自己非凡的想象力。

    “剑太重,手举着有些累。”

    “……”

    从这天以后,竹岩晋举剑吓退张七的事就在几个村子传开了,成了人们饭后的谈资。

    村民们十分仰慕竹岩晋,孩子们更是把他当做了惩奸除恶的大英雄。

    每天都有人登门拜访,给竹岩晋送来各种吃食,就差把他当神供起来了。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