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十九章 寒酸的州库
    次日清晨,孟靖早早来到了府衙,这是他正式掌权的第一日。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把火烧得他心里直痒痒。

    由于时辰尚早,属官们还未到,府衙十分冷清。

    孟靖昨晚才从杨氏那里拿到州库的钥匙,今天他特地来州库看看。

    州库设在府衙中,是各州用来存放财政税银的地方,平时州府的开销也取自州库。

    因此,州库一直是各州的命脉,与各州军队、百姓息息相关。

    孟靖端着小竹画的地图,一路比对,终于找到了州库。

    老远看到一个身穿青色官服的人站在州库门口,孟靖走进些,认出了此人,是郭东台。

    心里嘀咕:现在离府衙开门还有大半个个时辰的时间,郭东台怎么来这么早?

    郭东台一看孟靖来了,立马笑脸相迎,小跑了上来。

    “下官在此恭候王爷多时了。”

    孟靖眉头微皱:“郭主簿 ,你是怎么猜到本王今晨回来州库?”

    “下官昨夜算了一卦,卦象说,王爷今日必定回来查看州库,下官为协助王爷查验州库,特地早早在州库门口等待王爷大驾。”

    郭东台讪讪答道。

    这种神神叨叨的江湖骗术,孟靖自然不信,他想起了一件事,昨天听小竹说过,杨氏处罚王管事时,郭东台也在场。

    一个混迹官场的人精,往往对权力更替有着敏锐的嗅觉。

    郭东台一定是从昨天杨氏的举动中品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这么一想,他能猜出孟靖接管大权,也不是什么难事。

    “郭主簿,你不去继续摆摊算命,真是我们晋国一大损失啊。”

    孟靖没兴趣跟郭东台深究这个问题,他只想快点进州库,探探州府还有多少家底。

    郭东台听出了孟靖话中的戏谑之气,明白他这套说辞骗不了孟靖。

    他向来善于捕捉契机,无论是在街头算卦,还是在官场做官,他都能审时度势,预判出对他最有利的局面,提前准备。

    从昨天的事中,郭东台已经看出了端倪,太妃要将大权交给孟靖,这两天应该就会有变故。

    现在孟靖手下无人可用,急需一班可靠的亲信,若他此时主动贴上去,将是雪中送炭,必定能得到孟靖的重用。

    升官发财,还不是信手拈来?

    “王爷请。”

    郭东台满脸堆笑,躬身作了个请的手势。

    孟靖看着郭东台那张笑起来满脸褶子挤到一起的脸,心里一抖,这笑容也太磕碜人了。

    他连忙撇过头,不敢再看第二眼,手中取出一串钥匙,挑出来州库的那把,然后插入门锁中,打开了州库的大门。

    瞬间一大片灰尘扑面而来,紧接着就闻到一股陈年发霉的气味,呛得孟靖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孟靖捂着鼻子走进州库,这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库房,屋顶很高,撑着几根石柱。

    孟靖被眼前的一切给惊住了,偌大的库房里,竟然除了灰尘和空箱子外,空空如也,一文钱都没有。

    孟靖松开捂鼻子的手,深吸了几口气,也不顾空中的灰尘和刺鼻的气味。

    郭东台站在一旁,看见孟靖脸上的震惊之色,道:

    “王爷,据下官所知,州库在两月前就已经空了,太妃为了维持王府的周转,连自己的金银首饰都当了很多。”

    “那本王的金库呢?”

    金库是用来存放亲王、郡王私人银两的库房,金库的银子来源于亲王、郡王封地的税收。

    “王爷的金库也一样,没银子了。”

    孟靖有些头疼,他早就知道信王府财政紧张,但没料到已经到了如此捉襟见肘的地步。

    他深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个道理,若没有银两,纵然他有满腹经纶,也只能是白日做梦。

    他反倒有些佩服杨氏了,在财权、军权都被架空的情况下,还能维系信王府的体面。

    孟靖已经把筹集银两列为当前最紧急的事,毕竟发军饷、练兵这些事都得花费大把的银子。

    “王爷,下官有一事要禀报。”

    “说。”

    “前日平定屠家,我们损失了八百多名士卒,需要立即发放抚恤,下官粗略的算了一下,大概要一万两千两。”

    孟靖沉默了一阵,还没开始筹钱,就要开始花钱了。

    先把这一万两千两摆平再说。

    他想到查封屠家时,抄没的财产中,除了府邸、店铺这些暂时不能转手的外,剩下的一些珠宝藏品价值十余万两,可以典当成现银。

    “抚恤金的事不用担心,本王会让杨郡守变卖屠家的财产,到时候会把银子送来。”

    “王爷,其实……”

    郭东台语气中有些迟疑,他有话想说,特意抬头看了孟靖一眼。

    孟靖微微颔首,示意郭东台说下去。

    “王爷,其实这一万两千两只能算是小数目,王府这几个月来,找陆氏钱庄陆续借了八十五万银子,至今还没还。”

    “八十五万两?怎么这么多?这笔钱用来做什么了?”

    孟靖心中猛地一颤,今天他受的刺激已经够多了,没想到又来了个“惊喜”。

    “这段时间,平州水匪猖獗,频繁劫掠商船,有时甚至上岸抢掠城镇,魔都下了好几道圣旨催我们出兵剿匪,可是下面各郡又不听王府调遣。

    几个郡守要王府出银子,他们才肯出兵剿匪,为此太妃只能找陆氏钱庄借钱,用这些银子充作军费,督促几个郡守出兵。

    但是却没达到预期的效果,银子花了不少,水匪却越剿越多,各地深受其害。”

    孟靖听完心中一阵不忿,花了冤枉钱,啥都没做成。

    这八十五万两的亏空该怎么填上呢?

    光靠抄家得来的的那点东西还远远不够,只能先寄希望于陆氏钱庄多宽限些时日,好让他有足够时间去筹集银子。

    这时一个府衙的差役急匆匆地跑来,朝着孟靖行礼道:

    “王爷,陆氏钱庄的陆掌柜来了,要王府还钱,他在府衙议事厅等着见您呢。”

    孟靖一听,啧了啧嘴,嘟囔了句“看来本王不太走运”,随即跟着这名差役去议事厅。

    他想去会会这个陆掌柜,料想以官府的面子通融几天,应该不是难事。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2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