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十七章 魔都来旨
    下午,平州城城门口。

    一队背挂天蓝色披风的骑兵疾驰而过,他们穿过喧嚣的街道,一路直奔到信王府。

    骑兵们服饰统一,头戴无翅乌纱帽,身着墨绿轻甲,脚踏金色云头靴,腰悬三尺剑,剑柄镶着一块洁白的方形玉石。

    领头的是个年轻俊朗的校尉,他轻轻一挥手,只闻“嗒”的一声,整队人都随他一同下马,动作极其整齐。

    王府门口侍卫都神色惊惶,仿佛见到了瘟神,这是一种郁积在骨血中对蓝披风的恐惧。

    这群蓝披风骑兵身份不凡,他们是晋国皇帝的内卫,被称为中郎将,只听从晋帝的命令,拥有极高的权力,对王公大臣甚至都能先斩后奏。

    中郎将是晋帝的耳目,是巩固晋帝权力的机器,在中原各州都设有联络点,既能侦查情报,也能监督地方官民,手段凌厉阴狠,断案铁血无情,每个中郎将的手上都沾满鲜血。

    在晋国,上至达官显贵,下至黎明百姓,都对这些挂着蓝披风的中郎将又恨又怕。

    孟靖在寝殿中仔细翻看着杨桂送来的账册,忽闻殿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朝门口瞧了一眼,只见一人捧着个紫色锦盒走了进来,正是那名年轻校尉。

    “中郎将校尉薛见笑,拜见王爷。”

    一股浓浓的桂花香扑鼻而来,孟靖注意到薛见笑腰间别着一个精致的紫色香囊。

    他眉头微皱,一个大男人带个味道这么浓的香囊,令他有些反感。

    一见面,薛见笑就给孟靖行了礼,随后打开锦盒,取出一道黄布卷轴,道:

    “这是陛下给王爷的密旨,请王爷过目。”

    孟靖接过圣旨,直接放在了一旁的桌案上:

    “圣旨不用看了,本王随便都能猜出个八九分,无非是斥责屠申甲犯上作乱、表彰本王平叛的功劳,然后再赏赐一些送不出去的珠宝绸缎。”

    他回想起一个月前,一队中郎将找到他,将他带到晋国都城--魔都。

    那是孟靖第一次见到那个站在晋国权力最顶端的男人,孟靖与他畅谈了一夜,说古今,论天地。

    孟靖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夜他与晋帝最后交谈的几句话。

    晋帝:“在当今大晋,世家是最大的毒瘤,他们祸乱朝纲,徇私枉法,朕欲推动变法,除去这颗毒瘤,奈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世家在晋国经营百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朕想找一个突破口。”

    孟靖:“平州就是那个突破口吧,平州是世家最肆无忌惮的地方,也是朝廷力量最薄弱的地方,若是平州能率先整治世家,成功推行新法,这对晋国世家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晋帝:“朕苦思多年想出的计划,没想到,你轻易就看穿了,朕果然没看错人,那么,你愿意替朕去平州推行变法吗?”

    孟靖:“风险很大,可是,若是成功了,我就是一方封疆大吏,去,我肯定去,反正我现在情况已经够差了,也不怕再差点。”

    晋帝:“哈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朕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胆量绝不比你小。”

    那晚过后,孟靖就领旨去了平州,继承王位,踏入平州乱局。

    “王爷猜的很对,唯独赏赐之物猜错了,这次可不是珠宝绸缎,而是一颗换血丹。”

    薛见笑从身上取下一个锦盒,轻轻打开,露出一颗深色的药丸,呈递给孟靖。

    孟靖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他立即接过锦盒。

    换血丹是修行大派铸剑门炼制的一种丹药,拥有神奇的功效,无法修行的人若是服用了换血丹,能换血重铸脉络,获得修行的能力。

    但是,炼制换血丹的药材十分罕见,铸剑门每十年炼制一次换血丹,每次仅炼制三颗。

    为了与晋国交好,铸剑门每十年都会赠与晋国朝廷一颗换血丹。

    中原各地的黑市上,一颗换血丹的价格一度飙升至千万两银子,即便如此,依然是有价无货,由此可见,换血丹的价值已经不是金银所能衡量的了。

    对孟靖来说,这颗换血丹更是救命的稻草,此刻他的心中如滔滔江水般涌动不止。

    孟靖在接触巨剑后修为尽废,白天无法修行,他为此苦闷了很久。

    有了这颗换血丹,他就能重塑脉络,白天也能修行,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到白天就变成虚弱得病秧子。

    孟靖阖上锦盒,一阵思索,晋帝拿出如此珍贵的换血丹,除了犒赏孟靖外,还在向孟靖表明他重视平州变法的态度,稳住孟靖,为君者,最擅长的就是拿捏臣子的心理。

    孟靖随口道:“陛下这次是下了血本啊。”

    薛见笑笑道:“陛下对王爷很有信心,经常夸赞王爷的胆识与才能,说王爷治理平州只是牛刀小试,平州当前的大好形势也都在陛下的预料中。”

    孟靖对薛见笑这些恭维之词素来无感,冷笑了几声,反驳道:

    “薛大人这话说得就有点违心了,对付屠家,连本王自己都没十足的把握,更何况是远在魔都的陛下呢?

    从魔都到平州最快也要五日,本王昨晚才解决了屠家,今天下午,薛大人就带着圣旨到了,你们离开魔都的时候,屠申甲还活的好好的,想必做了两手准备,带了两卷不同的圣旨。

    若本王赢了,皆大欢喜,若本王输了,你们就拿出另一份圣旨,圣旨中会斥责本王荒淫无道,赞颂屠申甲拨乱反正的功绩,最后安抚屠申甲,册封他为平州太守。”

    薛见笑闻言一怔,神情僵住了,尬笑两声:“下官终于明白陛下选王爷来平州的缘由了,当真是鬼才啊,另外,陛下此举实属无奈,望王爷理解。”

    见氛围略显尴尬,孟靖打趣道:“不过是个玩笑话,不必当真,倒是你,比我仅年长几岁,说话全是一股老板的官味,没意思。”

    “我自幼在宫中长大,那华丽的宫廷,却是世间最肮脏黑暗的地方,王爷没在宫中住过,自然不会理解那种整日如履薄冰的日子。”

    薛见笑神情带着些许黯淡,话语中将一直自称用的“下官”换成了“我”。

    他朝孟靖深深作了一揖,淡淡道:

    “自今日起,下官将留在平州,协助王爷变法,下官告退。”

    随即转身离开。

    孟靖从薛见笑方才的眼神中,品出了一些味道,嘴角微微上扬,自言自语:

    “是个有意思的人。”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2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