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十三章 奴大欺主
    初阳缓缓升起,一点点照亮昏暗的平州城。

    古朴的街道被清扫得干干净净,昨夜的腥风血雨也似这被扫去的积雪,消失得不留痕迹。

    人们推开院门,摘下熄灭的红灯笼,与街坊谈笑风生。

    接着,平州城响起了第一声爆竹声。

    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

    全城都淹没在密集的爆竹声中,空气中充满着过年的喜庆。

    人们照常闲谈着,说的还是往常那些柴米油盐的琐事。

    偶尔有几人路过气派的屠府,看到朱色大门前的官兵和门上贴着的封条。

    他们隐约猜出城中出了些变故,但他们并不关心这些。

    对于街头小民来说,名门望族的权欲争斗也就只能被当做酒后的谈资,他们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小日子。

    信王府位于平州城中心,占地近百亩,楼阁林立,檐牙高啄。

    府中有一阁楼,名曰望月楼。

    望月楼远远高出四周的房舍,如鹤立鸡群般,直指苍穹。

    此刻,孟靖身着褐色蟒袍,站在王府寝殿的屋檐下。

    他抬头凝视着远处的望月楼,若有所思。

    他花了一个月精心布局,暗中召集平州下辖的天泗郡军队,趁着屠、宁两家火拼,一举瓦解平州世家,夺取平州城兵权。

    这是一招险棋,庆幸的是,他赢了。

    屠家已被查抄,所有人都锒铛入狱,其余世家的家主都死在了龙门祭上,元气大伤。

    孟靖紧张了一个月,现在终于缓口气了。

    不过,他还有一丝顾虑

    自老信王病逝后,信王府的财政大权一直掌握在王妃手里。王妃杨氏也就是现在的太妃,孟靖名义上的嫡母。

    杨氏对孟靖一直不冷不热,从未有过多的交流。

    孟靖理解这些,毕竟他只是个私生子,跟信王府的养子不同,他不是由杨氏抚养长大的,“母子”间没什么情意。

    杨氏不待见他,不足为奇。

    可现在杨氏手握大权,她若不认同孟靖,那么孟靖之前的努力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依旧是那个傀儡王爷。

    旁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个穿着布袄、面容姣好的小侍女走到孟靖身侧。

    她是孟靖的贴身侍女小竹,年方十五,她捧着一件黑色大氅。

    “王爷,外面天冷,别着凉了。”

    小竹的脸颊冻得通红,鼻尖也泛红,她小声地说着,小巧的朱唇下吐出一缕缕雾气。

    说完,小竹就努力踮起脚尖,试图把黑色大氅披在孟靖身上,可是,她比孟靖矮太多了,拼命踮脚也够不到孟靖的肩膀。

    看着小丫头涨红的脸,孟靖笑了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弯下了腰。

    小竹顺势就将大氅披在了孟靖身上,她小喘了几口气,手舞足蹈地笑了,似乎是完成了一件惊天大事。

    孟靖对天真可爱的少女毫无抵抗力,他认为这是世上最纯净的童真,总想尽力去维护它。

    孟靖伸手轻轻握住小竹那双小手,冰凉,像两块冰坨子。

    孟靖微微皱眉,温和道:

    “手这么凉,去把本王的暖炉拿去捂捂吧。”

    小竹脸上一阵羞红,她不知所措地低着头,盯着脚尖。

    她侍奉孟靖的时间不长,不太了解这位新主子的习性,因此,她做事总是小心翼翼,生怕犯了孟靖的禁忌。

    她来王府好几年了,见过好几个姐妹因为小错而被逐出王府,她可不想步她们的后尘。

    只是,这么和善、没有架子的主子,她还是第一见到。

    孟靖见小竹愣着不动,以为她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

    “小竹,把本王的暖炉拿去用吧。”

    心道:这小姑娘长得挺水灵,就是有点呆。

    小竹闻声立即回过神,连连点头,随后转身往寝殿走。

    她心中庆幸遇到个体恤下人的主子,脑子里都是孟靖那清秀的面容。

    王爷,长得真好看。

    刚走没几步,她突然怔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立马转身,迈着两只小腿,小跑回来。

    “还有事吗?”

    孟靖和声问道。

    “王爷,奴婢有件事想禀报,但是担心您听了会生气。”

    孟靖眉头又皱了一下,他大概能猜出几分,自己在信王府毫无根基,连人都没认全,再加上手中无实权,连一些有资历的仆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屡次怠慢。

    这次多半也是类似的事。

    “说吧,本王不生气。”

    “王爷这些天不在府里,寝殿的一些小物件都被王管事收走了,奴婢刚刚查验,发现暖炉也不见了。”

    奴大欺主,收走东西都没向孟靖知会一声。

    孟靖冷哼了一声。

    小竹继续道:

    “奴婢特地去找了王管事,想把暖炉要回来,可王管事却说没有多余的暖炉了,让我们自己想办法,可奴婢分明看见他和其他几个管事手上都抱着暖炉。”

    孟靖神色愈发不悦,他知晓王管事的底细,是在信王府呆了二十多年的老人,甚得太妃杨氏的信任,自然不会把他这个新来的无权王爷放在眼里。

    杨氏对府中之事了如指掌,王管事的怠慢之举,她多半是知道的,但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了王管事的行为。

    孟靖已经忍让了多次,他不想因此跟杨氏闹翻,毕竟她是自己名义上的母亲。

    可是,王管事等人变本加厉,先前只是稍有怠慢,现在居然光明正大地拂孟靖的面子。

    这次,孟靖不会再忍让了,他也想让杨氏知道他的态度。

    “小竹,带本王去见见这位王管事。”

    声音还是那么平和,听不出一丝愠怒。

    信王府的一处大堂中,四个穿着青色袄子的中年男人,围坐在一张红色八仙桌旁,他们是信王府的四名管事,王管事就在其中。

    四人手中皆抱着一个暖炉,他们在桌上用篓子掷骰子赌钱,面红耳赤,完全沉浸在赌博的刺激中。

    “老王,听说刚刚小王爷的侍女来找你讨暖壶,你没给,有这回事吗?”

    王管事紧紧盯着骰子篓,答道:

    “几句话就把她打发走了,那几个暖炉都在咱们几个老哥们手上揣着呢,已经吃进去的东西,还能在再给她吐出来吗?”

    “老王,你这做得也太绝了,王爷毕竟是王府之主,将来定会执掌大权,你现在把他得罪了,万一他秋后算账呢。”

    王管事冷哼了一声,甩了甩下巴的一撮胡子,道:

    “执掌大权?就他那副病恹恹的样子,怕是没几年活了,秋后算账绝对没机会了,况且,太妃根本不待见他。”

    “不会吧,王爷一到府中,太妃就命人将原先的寝殿收拾出来,让他搬了进去,吃穿用度全是按照老王爷在世时的标准提供的,这哪里是不待见,分明是重视王爷啊。”

    王管事摇着头,指着说话的管事,道:

    “这你就说错了,老弟我替太妃办了这么多年的差,太妃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太妃做事向来注重王府的颜面,不会授人口实,她给王爷的这些待遇,也就是走走过场罢了。”

    自孟靖来信王府,太妃从未主动约见他,有几次孟靖主动来问候,太妃都故意推脱不见,让孟靖吃了闭门羹。

    这些王管事都看在眼里,凭他这么多年对太妃的了解,他断定孟靖执掌大权是没戏了。

    既然如此,何必畏惧这只纸老虎呢,还不如狠狠压他几次,过过瘾。

    说着,王管事瞥了其余三人一眼,嘲笑道:

    “你们就是胆子太小了,每次遇到那破王爷都装出一副恭敬的模样,老弟我就不这样,我压根就瞧不上他,看他那副孱弱无力的样子,我就犯恶心,哪有半点像个王爷。”

    王管事冷笑了几声,接着道:

    “他当王爷,我呸,要我说,照他那副白净的模样,要是换上一身绫罗绸衣,涂上胭脂水粉,啧啧,肯定有几分姿色,没准还能在青楼里当个头牌,哈哈。”

    几人都跟着笑了起来,脸上尽显轻蔑之色。

    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清亮的声音。

    “看来王管事对本王的姿容评价很高啊!”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2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