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十二章 出剑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会乾道长布完了基础阵法,而孟靖静立雪中,一直未出手,就眼睁睁看着他们布阵。

    会乾道长觉得被轻视了,暗骂了声:“狂妄。”

    他忽然给其余两位修士使了个眼色,随即快速挥剑,在空中画出一道道金色符文。

    两位修士神色大变,紧张地问道:

    “师兄,莫非你是想用那招?”

    会乾道长依旧不停地画着符文,他坚定道:

    “高手过招,往往一招便决出胜负,现在不把最强的杀招使出来,难道要等败亡后去黄泉路上使吗?”

    他所说的“杀招”是铸剑门的禁术——三伤阵,需三人合力,借天力,灭残敌,威力巨大,但窃取天之力,违背生息规律,会损耗布阵之人的阳寿。

    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由于三伤阵杀气太盛,违背天理,铸剑门明文禁止门下弟子使用此法阵。

    但会乾道长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必须赢,因为输的代价只有死。

    修行之人大多惜命,修行之路漫漫,少则十余载,多则一生,往往修得些许成就时,已经白发苍苍,谁会轻易赴死而使几十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会乾道长苦修大半生才有如今的修为,令达官贵胄都折腰笑迎,他可不想一夕间失去这一切。

    “师兄都不在意那几年阳寿,我等做师弟的自当奉陪,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九见识一下何为天之怒!”

    说完,两名修士也跟着挥剑画符。

    一面巨大的光幕自地底升起,飞快地向上延伸,光幕上布满各种奇怪的符文,金光闪耀,照亮漆黑的夜晚。

    随着时光的逝去,光幕已经延伸至天际,一眼望不到边际,大有破天之势。

    屠申甲早已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波及。

    他看着这光幕,感叹其阵势之浩大,想到在光幕面前渺小如尘埃的孟靖,心中阵阵窃喜。

    “他必死无疑。”

    屠申甲咬着牙挤出这几个字,露出狰狞的笑容。

    宁婧儿则与之相反,柳眉紧蹙,神情忧愁。

    她十分担心孟靖,虽然在她心目中,一直认为狂九是不可战胜的,但是,面前的通天光幕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她有些动摇了。

    孟靖依然静立在飞雪中,发髻与双肩都积了一层雪。

    一人,一剑,似一尊雕像。

    光幕上的符文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宛若星辰。

    沐浴在金光下的会乾道长三人,似远古神祗,如天神降临。

    “狂九,任你再厉害,也逃不出我们的三伤阵,你必须为你的自负付出代价,哈哈哈……”

    会乾道长大笑着,轻蔑地看着孟靖。

    典籍记载中,三伤阵仅被用过三次,无败绩。

    今晚之后,他将扬名天下,当人们谈到他时,都会赞叹他打败剑魔狂九的壮举。

    想到这些,会乾道长愈发得意了。

    阵法已经布完了,会乾道长三人单手掐诀,口中快速地念着咒语。

    暗色的天际骤亮,燃起刺眼的光点。

    光点渐渐聚集在光幕上,化为万千金色的光剑,凝为一股剑流朝孟靖扑来。

    万剑齐发,气势宏大。

    孟靖身体一倾,积雪散去,巨剑自肩上滑下。

    他握住裹剑的白布条,将巨剑抛向空中。

    剑身极速翻转,褪去白布条,露出古铜色的剑锋。

    孟靖接住这柄和他差不多高的巨剑,剑锋对向天空袭来的剑流。

    闭眼,睁眼,瞳孔变成全紫色。

    巨剑上浮现出紫色的火焰,释放出幽寐的火光。

    孟靖将剑身压在肩上,向前跃起,一剑劈向空中的剑流,一道剑气从剑锋蹦出。

    落地,孟靖就转身捡起地上的白布条,开始一圈一圈地把巨剑裹上。

    身后的天空,剑气撞上万千光剑,瞬间火光四散,划破天宇。

    光剑成片成片地碎成粉末,而剑气依旧强劲,坚不可摧,很快便摧毁剑流,击中光幕。

    光幕出现几道裂痕,很快,裂痕就扩散开,发出密集的脆响。

    转眼间,整块光幕就坍塌了,化为光点消散在夜空中。

    会乾道长三人一脸惊恐地看着孟靖的背影,也随着光幕碎裂成粉末。

    直达生命最后一刻,他们嘴里还在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孟靖心中暗道:

    “看来又低估那股力量了,也许是五漩吧。”

    每次用巨剑,他都会估测一下体内那股灵力与巨剑配合所发挥的力量,最初他猜测其与一漩境修士的力量持平。

    可后来每,次出剑,发挥出的力量都超出孟靖的预料,他一次次地提高对这股力量的估测,直达现在的五漩境。

    孟靖一直觉得那紫色光团的力量,像广阔的大海一样深不可测,他目前释放出的灵力,不过是沧海一粟。

    以他目前的体格只能使出一剑,若想连续使出第二剑,一定会超出身体的极限,爆体而亡。

    收拾好巨剑,孟靖偷偷吸走了会乾道长三人的魂魄,然后一步步走向孤零零的屠申甲。

    屠申甲吓得脸色苍白,拐杖都丢在了一旁。

    孟靖淡淡道:“平州,世家之弊深矣,一座房子若连根基都蛀掉了,那么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拆掉重建。”

    屠申甲听懂了孟靖话中之意,孟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与世家妥协,他示弱隐忍,坐看屠、宁两家火拼,借着屠家的手,将平州世家连根拔起。

    最后,信王府再出手铲除屠家,平州城又回到信王府的掌控中。

    屠申甲悔恨不已,他苦心谋划多年,最后却为他人做了嫁衣,可悲。

    叹息了一阵,他忽然想起一个人,抓到了最后一张保命符。

    屠申甲先给孟靖磕了几个头,额头一次次陷进雪中,留下几道血痕。

    “王爷,我给你赔罪了,但,你不能杀我。”

    屠申甲眼中闪出精光,嘴角微微上扬,接着道:

    “我结拜兄弟是素州太守,负责平州军粮的运送,扼着平州军的命脉,你若杀了我,势必会与他交恶,到时你这王位也不会坐得安稳。”

    孟靖沉静了一阵。

    屠申甲松了口气,庆幸保住了命,正准备站起,却看见孟靖脸上阴冷的笑容。

    “屠家主,杀你的是剑魔狂九,与我孟靖何干?”

    屠申甲听完这话,面如死灰。

    孟靖拍了拍他的肩膀,戏谑道:

    “你放心,本王一定全力配合素州太守,争取早日抓住杀害你的凶手。”

    言毕,孟靖单手拧断了屠申甲的脖子。

    一声脆响,为这场动乱收了尾。

    雪停了,天微亮。

    看着东方天际泛起的红光,孟靖扶起宁婧儿,道了声“新年好”。

    平州城西门。

    一队士兵用攻城车撞开了城门,随后大队兵马涌进城中,高呼:

    “天泗郡郡守奉命领军讨伐逆贼屠申甲,士卒凡弃暗投明者,皆既往不咎,冥顽不灵者,杀无赦!”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2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