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八章 血色龙门祭
    夜幕已至,大雪纷飞。

    平州城里,灯火通明,万家齐庆除夕夜。

    美味佳肴,欢声笑语。

    宁府里,孟靖和宁婧儿站在回廊里,借着灯笼的微光,赏雪。

    一个脚步稳健的男人疾步赶到庭院,他是宁家的探子,侦探到了一些情报,特地回府禀报。

    探子走到宁婧儿面前,恭敬道:

    “大小姐,属下有要事禀报,但老爷和二爷都去参加龙门祭了,只能向您通报了。”

    宁婧儿点头同意了。

    探子上前在宁婧儿耳边低喃:

    “今天下午,属下看见屠府出现三个生面孔,都背着柄剑,可能有些来头。”

    探子说完又急匆匆地离开了。

    宁婧儿撑着下巴,思忖着,还是猜不出那三个生人的来历。

    算了,等爹爹回来,告诉他吧,他应该能知道些内情。

    一旁的孟靖呆呆地看着乱舞的飞雪,陷入沉思,满城的欢庆下,暗藏无尽的杀机,按时辰,龙门祭快开始了。

    宁婧儿打断了孟靖的思索,她端来一壶热酒,笑道:“除夕佳节,还是该庆祝一下的,喝点酒去去寒。”

    两人对酌,几杯热酒下肚,宁婧儿脸颊绯红,浑身暖洋洋的,娇小的琼鼻上有细细香汗。

    借着酒意,孟靖也暂时放下心事,与宁婧儿随意说笑着。

    外面,雪越下越大。

    时辰到了,平州各世家都聚集在龙门,足有上千人。

    众人嘘寒问暖,互相恭维,即便背后互捅刀子,见了面还是笑脸相迎,亲如兄弟。

    宁单看见了在屠虎搀扶下的屠申甲,两人对视一眼,就走到一起打招呼。

    周围的人都刻意避开他们, 不敢打扰平州最有权势的两人的会面。

    从目前的形势上开看,宁家处于下风,宁单不想输了气势,故意散出一部分灵力。

    瞬间,一道劲风自他身体向外呼驰,劈开拂面的飞雪,吹尽几里地的积雪,众人皆惊叹掩面。

    寸步不动,却气压全场,何等霸道。

    “好,不愧是我们平州第一高手,名至实归。”

    屠申甲并未震惊,反而拍手叫好,神色上竟十分欣赏宁单。

    宁单:“屠兄谬赞了,小弟不过是学了些皮毛,献丑了。”

    接着,屠申甲提起了一些陈年旧事,有与宁单互相帮衬的往事。

    两人想起旧时的情意,再想起此时的势同水火,顿时老泪纵横。

    宁单心中一喜,对方主动讲旧情,这是同意和解了,宁家的危机算是过去了。

    严冬飞雪,冰河寒桥。

    天气恶劣,却挡不住这一年一度的祭典,龙门祭准时举行了。

    各大世家的家主一同朝着龙门桥上摆好的祭坛跪拜,祭天,祭祖。

    祭拜结束,酒宴开始。

    屠申甲拉着宁单的手,一口一口“老弟”亲切地叫着。

    众世家跟着附和,毕竟他们也希望宁、屠两家和睦相处,否则,打起来殃及自己就惨了。

    宴席气氛融洽,美酒山珍,银箸玉盏。

    宁单喝得脸色泛红,有了几分醉意,最近忙于与屠家争斗,内心压抑,现在终于放松了,喝得十分尽兴。

    忽然,宁单小腹一阵刺痛,一柄长剑已穿体而过。

    他立刻清醒,迅速反击,一掌震开了偷袭之人,伤口血流不止。

    偷袭之人是个年迈的老者,穿着一身灰色道袍,鹤骨仙风,竟是一名修士,他轻踏一步,退到屠申甲身旁。

    宁单怒目圆瞪,大喝一声:“屠申甲,你出阴招!”

    喧闹的宴席顷刻间静了下来,众人皆怒视屠申甲。

    龙门祭是平州世家最重视的祭典,从未有人敢在龙门祭闹事,屠家此举已经激起了众怒。

    依照事前与宁家的协商,此时各世家都站到了宁家一边,想要逼屠家退让,他们断定屠家不敢与其他所有世家翻脸。

    屠申甲忽然大笑了起来,他朝身边的修士恭敬地作揖,随后拍了拍手。

    宴席外一阵躁动,大队官兵包围了众人,领头的正是屠虎。

    屠虎脸上沾着血迹,他走进席间,将一个球状物抛到地上,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

    球状物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留下了道道血污。

    众人上前仔细一看,心中一寒,这球状物竟是宁山的人头。

    宁单双手颤抖着,缓缓抱起宁山的人头,哀嚎着“二弟”,撕心裂肺。

    “方才各位饮酒作乐时,宁家的死士已经被我们杀光了,宁家大势已去,你们输了。”

    屠虎擦着满是血污的佩刀,大声喊道。

    宁单放下宁山的头颅,慢慢拔出佩剑,剑一出鞘,凌厉的剑气就席卷全场。

    身负重伤,依旧有惊天之势。

    “我乃三漩修士,我若想走,在座的谁都拦不住!”

    宁单之言,气劲外放,落地有声。

    修士以一己之力对抗一支军队,无法取胜,最终会力竭而死,但是,修士功法高深,很容易就能从普通士兵的围堵中脱身。

    虽然屠家派兵包围了宴席,但是这些士兵是困不住宁单这样的三漩修士的。

    出乎意料的是,屠申甲神色未变,并不担心宁单逃走,他淡淡道:

    “为兄向来看重老弟你的修为,怎会怠慢呢?”

    言毕,屠申甲挥手示意,两个白发道士从他身后走出,与先前那个老迈修士站在一起,他们三人装束相似,明显出自同门,都是修士。

    屠申甲介绍道:

    “老弟如此厉害,必须找几个对等的人来好好款待,这三位都是我从铸剑门请来的道长,修为虽不及老弟,但三人合力足以对付老弟了。”

    “宁老弟,该上路了。”

    众人一听到铸剑门,瞬间色变,意识到屠家胜券在握。

    众人纷纷向屠申甲赔罪:

    “屠兄,这是屠、宁两家的恩怨,与我等无关,请您放我等离开,先前多有得罪,日后必定登门谢罪。”

    说完,众人就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们可不想留在这给宁家陪葬。

    屠申甲笑着说道:“诸君何必急着走呢,不如在黄泉路上给宁老弟做个伴。”

    一道寒光从他眸中闪过,屠申甲挥手下令道:“全杀光,一个不留!”

    言毕,身后的甲士都冲进来,见人就砍。

    一时间哀嚎不断,血溅三尺。

    见此景,宁单暴喝一声:“要去宁某的命,那就来啊!”

    他执剑怒视,豪气干云。

    三名铸剑门道士一同挥剑冲上去,与其鏖战。

    剑影寒光,残肢热血。

    外面,暴雪漫天。

    宁府里,仍旧一片祥和,欢声笑语。

    孟靖和宁婧儿还在观雪,等待着龙门祭结束。

    杯盏中,酒已尽。

    宁婧儿倚着栏杆,沉思着,她在等着宁单回来,她要将刚刚的密报告知宁单。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1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