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七章 暴雪将至
    第二天,孟靖一大早就起来了,出门看见院中几个丫鬟搬着板凳,在挂灯笼,布置新年的装饰。

    今天是除夕,旧年的最后一日,宁府充满着过节的喜庆,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孟靖走到一处偏僻的拐角,停下了。

    一名侍卫从拐角走出,朝孟靖行礼,他是信王府派来保护孟靖的侍卫。

    侍卫低声说道:“王爷,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撤了,属下会保护您安全离开。”

    孟靖拒绝了:“本王现在若突然失踪,会打草惊蛇的,很可能前功尽弃,你带其他侍卫先撤到宁府外,晚上我会找机会脱身,与你们汇合。”

    侍卫很担心孟靖的安全,但无法说服孟靖,只好遵从命令离开了。

    孟靖心中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他很紧张,也很激动,自他继承王位至今,大半个月一直在隐忍,受尽了世家的羞辱,苟延残喘。

    长久隐忍,只为今晚的放手一搏,他要把屠家、宁家这些世家连根拔起。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平州街市,张灯结彩,孩童嬉戏,喜迎新年。

    商贩热情地呼喝,卖着各种年货。妇女们挽着竹篮,结伴而行,挑着蜡烛、吃食,抢着跟商贩讲价,好不热闹。

    然而,在街市的偏僻狭道中,一群身着甲胄、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悄悄有序地行进着。

    最后的一段时光是最难熬的,孟靖努力平复心情,静坐在庭院里,只觉今天时间过得真慢。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宁婧儿却突然找上了门。

    这个不可一世的大小姐,此时眼眶微红,脸颊有淡淡的泪痕,憔悴中却添了几分柔美。

    “蠢材,我想了很久也就想到你这一个可以聊天的人。”

    宁婧儿静静地看着孟靖,今天的她没了往常盛气凌人的架势,更像是个乖巧的淑女。

    孟靖一时摸不着头脑,这小丫头是吃错药了吗,性情大变,他只能先应付着。

    “本王受宠若惊。”

    语气平淡,极其敷衍。

    “你这什么表情,本小姐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宁婧儿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傲气,气鼓鼓地瞪着孟靖,宣示着不满。

    随后,她都不听孟靖解释,自顾自地说着。

    “昨晚,我跟爹爹吵架了,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跟他闹翻,在我心里,爹爹是最厉害的人,能够让我依靠。

    可是,昨晚我才发现,他也会有无力的时候。这些天,屠家与我们宁家争斗不断,昨天屠虎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带兵扣押了我们宁家从南方回来的整只商队。

    这支商队带着三百万两现银,这是宁家及支持宁家的平州世家在南方几年的收账,也是我们宁家的根基,爹爹就等着这笔钱来周转,扭转与屠家争斗中的劣势。

    没了这三百万两,宁家就彻底输了,还会失去支持宁家的众多世家。爹爹害怕了,他服软了,昨天找屠虎和解了。

    你猜,和解的条件是什么?”

    孟靖基本上已经猜出了大概,沉默不语。

    “把我许配给屠虎作妾,真可笑。”

    宁婧儿低头笑了几声,声音透着些许凄厉,接着就抽泣了起来。

    “也对,牺牲我一个就能救整个宁家,稳赚不亏啊……”

    她终于克制不住了,断断续续地哭了起来,也许是昨晚哭累了,此刻的哭声是如此无力。

    看着这个刚强的姑娘变得如此憔悴,孟靖一时语塞,他向来不会安慰别人,只能静静地听她倾诉。

    等了一阵,孟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道:

    “事情还是有转机的,今晚的龙门祭是平州世家举办的祭典,同时会调解一年里世家之间的矛盾,说不定世家们会联合逼屠家交出那五百万两呢?”

    宁婧儿一听到龙门祭就忽然看到了希望。

    “对,龙门祭,爹爹和二叔刚刚去龙门准备祭典了,到时候协同各大世家威逼屠家,屠家再强也不敢同时对抗整个平州的世家,再加上爹爹是三漩修士、平州第一高手,一定能成功的。”

    悲伤时的姑娘,只要给她一点希望,她会立即抓紧这根救命稻草。

    想开了些的宁婧儿渐渐开始打量起孟靖,搞得孟靖很不自在。

    “我发现你这个人,除了胆小、体虚、胸无大志、爱偷懒,还是有不少优点的,比如说,额,比如说……”

    宁婧儿仔细想了一阵,又说不出孟靖具体的优点。

    孟靖:“……”

    龙门是一座石桥,位于平州城正中央,架在一条穿城而过的河流上。

    龙门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平州建城时便存在了,每年除夕夜平州世家在此办酒席,一同祭天。

    宁单站在龙门桥上,看着这座千年古桥,想到人生不过百余载,感慨万千。

    今天,他早早就来了龙门,准备宴席和祭典,最近,他总是有些不安。

    宁山走到宁单身旁,凑到他耳边低语:

    “大哥,我已经在附近安排了死士,以防万一。”

    宁单长叹了一口气,道:“最近街上不太平,但愿是我多虑了。”

    “大哥放心,咱们都与屠虎谈妥了,和解对两家都有好处。而且,世家们对屠家的横行霸道早就心生不满,我已经提前知会他们了,今晚屠家接受和解最好,若不接受,咱们就群起攻之。”

    宁山话语间透着自信,有了其余各世家的支持,今晚他们宁家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屠家再强也没胆量向整个平州世家宣战。

    宁单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他眉头一皱,问道:

    “小王爷和信王府最近安分吗?”

    “我派人一直盯着,没动静,信王府仅有一千侍卫,跟平州城三大营差远了,他们根本掀不起大风浪,而那废王爷除了吃就是睡,无需担心。”

    “不能大意,尤其要盯住小王爷,毕竟他还是平州太守。”

    宁单深知为了对抗屠家必须利用信王府,但保护信王只是权宜之策,无论屠家、宁家哪个胜者,信王都必须死,信王府一脉绝了后,只有这样才能借势逼迫晋帝册封胜者为新的平州太守。

    近年来,晋国财政紧张,大事频发,根本无力顾及平州。晋帝肯定会迫于形势,拉拢平州世家,答应册封之事。

    一片雪花飘落在宁单的额头,宁单拂去雪花,抬头看向昏暗的天空。

    漫天飞雪,随风飘落。

    “又下雪了。”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1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