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六章 恶向胆边生
    看着屠虎不怀好意地靠近,宁婧儿表面上镇定,心中已经慌了。

    她觉得今天的屠虎与往常不一样,以前屠虎在她面前总是刻意掩饰自身的暴戾,装出一副温和的样子。

    可现在,屠虎完全显露出心中的欲望,眼中满是贪婪。

    宁婧儿怯了,论实力,她完全不是屠虎的对手,身边只有一个没修为的孟靖,根本拦不住屠虎。

    眼看屠虎离自己仅有几尺距离了,宁婧儿甚至能感受到屠虎燥热的鼻息,她努力稳住心神,大声喝道:

    “我爹可是三漩修士,你若敢伤我,他定会取你性命!”

    宁婧儿知道屠家素来忌惮父亲宁单的实力,她想借此吓住屠虎。

    屠虎却不以为然,一把抓住宁婧儿的纤纤玉手,看着宁婧儿可人的身材,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宁婧儿怒了,柳眉紧皱,挥手朝屠虎脸上扇去。

    屠虎没躲,任由这一巴掌“啪”的打在脸上,摸着脸上红色的手印,他反而很享受的样子,发出肆意的笑声。

    宁婧儿怔住了,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时不知所措。

    趁着宁婧儿走神,屠虎又突袭抓住她的的另一只手。

    这下宁婧儿彻底动弹不得了,她也有武者的修为,奈何经验不足,无法施展,最终被屠虎轻易制服。

    “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宁婧儿娇嗔着,拼命挣扎着,却无法撼动屠虎那粗壮的胳膊分毫,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

    屠虎用一只手扣住宁婧儿的双手,腾出一只手在宁婧儿身上揉来揉去,嘴里叫着各种污言秽语。

    看着日思夜想的女人被掌握在他的手中,屠虎愈发兴奋,开始扯宁婧儿的衣裳。

    宁婧儿快绝望了,她向四周望去,想找人求助。

    马场的仆人都躲得远远的,一个个惊恐地望着屠虎。

    只有孟靖在身旁不远处,脸上没有丝毫畏惧,但是,他正在幸灾乐祸地看好戏。

    “这个人渣。”

    宁婧儿哭着骂道,不知道是在骂孟靖,还是屠虎。

    宁婧儿终于放弃挣扎了,她明白屠虎敢明目张胆地猥亵她,却不见父亲出手阻止,一定是出事了。

    身边只剩一个弱不禁风的孟靖,屠虎一掌就能拍死。

    宁婧儿绝望地闭上沾满泪水的双眼,静静等待最屈辱的那一刻,耳边回响着屠虎得意的笑声。

    可那一刻却迟迟未来,只听闻“砰”的一声,感觉屠虎的手松开了。

    宁婧儿睁眼一看,却见屠虎捂着额头,旁边地上有一只暖炉在缓缓滚动。

    屠虎怒气冲冲地盯着孟靖,额头青筋暴起,咆哮着:

    “你,找,死!”

    看到孟靖手暖炉“不翼而飞”后,宁婧儿一下子就明白了。

    没想到,最后敢出手救自己的,不是她一直倚仗的父亲,不是日夜陪伴的仆人,居然是那个她觉得一无是处的废王爷。

    她笑了,笑得十分苦涩。

    这一刻,她的心不知被什么触动了一下。

    “你快走,别在这儿碍事。”

    宁婧儿不停地给孟靖使眼色,她认为孟靖再不走会被屠虎活活打死,想让他离开去找父亲求救。

    可孟靖似乎没理解宁婧儿的意思,反而悠闲地走到屠虎面前。

    他与宁婧儿不同,宁婧儿对屠虎只是厌恶,而孟靖对屠虎则是发自内心的恨意。

    自孟靖来平州,屠家就一直对信王府步步紧逼,意图取而代之,狼子野心,路人皆知。

    他们一步步压榨着信王府最后的生机,践踏着大晋国皇族的尊严,人之贪婪,莫过于此。

    孟靖被屠家刺杀多次,堂堂晋国王爷居然被臣属逼得不敢露面,如此耻辱,他忍了。

    他明白,此刻的苟且,是为了最后的放手一搏。

    时机快到了。

    孟靖刚刚出手阻止屠虎,只是单单看不惯,他对宁家也并无好感,在他眼里,宁家和屠家一样,都是贪狼。

    见孟靖不离开,宁婧儿急了,这家伙怎么就不开窍呢?

    她又催促了几声,可孟靖依然不为所动。

    夜幕降临,杀机渐起。

    孟靖体内的紫色光团已经完全苏醒,灵力涌动,戾气伴随而至。

    孟靖努力地压制着,每到夜晚,在那股诡异灵力的影响下,他就变得异常冷酷,出手果决。

    此刻,区区一个武者屠虎,根本不值一提。

    屠虎并未察觉到孟靖的异常,他怒不可遏,一个毫无修为的废物竟然敢对他动手。

    这种废物,必须死!

    屠虎像一头暴怒的野兽,一拳聚力,气势如虹,打向孟靖的面门,要打烂这张白净的脸。

    可是,结果又让他失望了,孟靖单手就挡住了这一拳,身体静立如山。

    屠虎懵了,怒气消了一大半,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孟靖,确实没看出这个小白脸有任何修为。

    他怎么可能接得住这一拳?

    孟靖的神情冷若寒冰,此刻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那股灵力笼罩,他只能勉强锁住脉门,隐藏气息。

    灵力中的戾气已经影响力他的心境,他多了几分杀意。

    若屠虎再敢进半步,孟靖能保证他血溅三尺,明天屠夫就得办丧事。

    屠虎挣扎了一阵,还是不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他想再朝孟靖出手。

    “住手!”远处传来一声呵斥。

    一股强大的灵力由远及近,随声而至。

    劲风拂面,一个身形挺拔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马场,他便是宁家家主宁单。

    如此惊人的气场,瞬间压过场中诸人的气势。

    宁单一身棕袍,剑眉炯目,须发如戟,气势非凡。

    他看见了孟靖,并未搭理,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轻蔑,在他眼里,孟靖除了有个皇室的头衔,其他一无是处,不过是个依附在宁家脚下的可怜虫。

    宁单是三漩修士,在平州未遇敌手,料定屠虎一介武者不敢与他动手。

    宁单故意将灵力释放出来,想要震慑住屠虎,令其知难而退。

    屠虎深知宁单的实力,他不敢与其较量,收敛了娇纵之色,行了礼便准备离开。

    临走,他突然对宁婧儿喊道:

    “宁小姐,过几天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到时候我们再多多交谈,哈哈哈……”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宁婧儿聪明过人,她一下子就从屠虎的话中品出了一些东西,她急忙看向宁单。

    此时,这个向来溺爱她的父亲脸有异色,难堪地躲着宁婧儿的目光。

    “爹爹,出什么事了,屠虎为什么突然来我们家?”

    “没什么大事,只是请他来谈谈明天龙门祭的事。”

    宁单的声音明显弱下去了,他不是个会撒谎的人,为了掩饰尴尬,他转身急于离开。

    宁婧儿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

    马场里只剩下孟靖一人,他已经隐约猜出了事情的经过,宁家与屠家达成了协议。

    他并不在意这些,因为过了明晚的龙门祭,平州可能就要换天了。

    这些天,满城刀客剑士,气氛压抑,暗流涌动,暴雪将至。

    今年的除夕怕是要见血了。

    等等,刚才是怎么来马场的,忘记路了。

    该怎么走回去呢?

    看着空无一人的马场,路痴王爷一脸生无可恋。

    ……

    屠虎回到屠府,方才被宁单喝止,此刻他并无怒色,相反有些激动。

    “虎儿,你回来了,与宁单谈得如何?”

    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是屠家家主屠申甲。

    屠申甲须发皆白,面容和善,闭眼假寐,颇有出世隐者的风骨。

    屠虎收起身上的傲气,毕恭毕敬地朝父亲作揖。

    “父亲,进展很顺利,宁单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与咱们和解,他愿意把视若珍宝的宁小姐许配给孩儿作妾,具体事宜他会在明晚龙门祭上与咱们商榷。”

    屠申甲眉毛微挑,露出了老成的笑:

    “确实很有诚意,不过可惜了,宁单死期将至。”

    “宁单向来自负,凭借他那三漩的修为,料定我们不敢与他彻底决裂,多亏父亲运筹帷幄,出重金秘密请来三位修士,宁单再厉害,以一敌三也必败无疑,哈哈哈……”

    “虎儿,过了明天,平州就真的是我们屠家的平州了,宁家和信王府都得被抹去。”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1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