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四章 王爷的气节
    翌日。

    孟靖一如既往,懒洋洋地躺在榻上,宛若已至暮年的老人。

    冬天最舒服的地方,当然是暖和的被窝了。

    这时,门开了。

    宁婧儿一身单薄的劲衣,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地呈现在眼前。

    经过上次的交谈,宁婧儿虽没改变对孟靖是个纨绔子弟的看法,但觉得孟靖是个有意思的人。

    宁婧儿容貌倾城,既懂琴棋书画,又善刀枪剑戟,文武双全。

    从小到大,她一直是家族的掌上明珠,没受过一点委屈。

    在外面,全城的公子俊才都围着她转,费尽心机,只为靠近见宁婧儿一面,求亲的更是不胜枚举。

    有的是为了贪图她的美貌,有的是为了攀附宁家,所有人都迎合着宁婧儿,满是赞许之词。

    宁婧儿渐渐厌倦了,她明白这些都是虚伪之词,她很反感这些阳奉阴违的人。

    直到她遇到了孟靖。

    这个人渣,虽然不如那些青年才俊年轻有为,但是敢反驳自己,多了几分坦然。

    宁婧儿一直很孤独,她觉得孟靖是个可以聊天的人。

    看到孟靖缩在被子里,她冷若冰霜的脸变得阴沉了。

    “王爷,这都晌午了,你还睡着呢。堂堂大丈夫,当执三尺青峰,立不世之功。而你却像个女人一样缩在被子里,可笑。”

    孟靖揉着睡眼,道:“本王反复思量,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与其忙于奔波,追名逐利,不如踏实一眠,爽哉。”

    “无耻。”

    宁婧儿很生气,胸脯起伏,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居然能把贪图享乐,说得如此脱俗。

    “起来,跟我去马场!”

    宁婧儿的声音很严厉,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孟靖此刻身体孱弱,当然不愿意离开被窝。

    随便拉扯几句,敷衍一下这个小妮子。

    “大小姐好体魄,外面冰冻三尺,你却只穿一身单薄的武装,本王佩服,不过,本王体弱,让本王起床,那是万万不能的。”

    宁婧儿没想到会被拒绝了,每天都有一大帮公子哥费尽心机约她,她从未搭理。

    今天主动邀请,竟然被拒,有很强的挫败感。

    她杏眼圆瞪,懒得跟孟靖废话,直接一把掀开被子,伸手就要揪孟靖的脖子。

    孟靖被整懵了,这是什么情况,霸王硬上弓?

    小妮子真会玩。

    他连忙躲开,死死地抓住被子,与宁婧儿拉扯了一阵。

    “孤男寡女,成何体统,大小姐再这样,本,本王要喊人了。”

    “你倒是喊啊。”

    “我真喊了,就怕坏了你的清白。”

    “喊!”

    无奈,孟靖只好大呼了几声“侍卫”。

    外面两名信王府派来的侍卫聚在一起,偷听着屋里的动静,其中一名年轻侍卫正欲冲进去,却被拦住了。

    “李哥,你咋拦我,王爷叫咱们呢。”

    “你才当了一年侍卫,果然没眼力劲儿,你觉得屋里出啥事了?”另一名年长的侍卫答道。

    “王爷叫得这么急,肯定是宁家小姐欺负王爷了。”

    “就这点想象力,还怎么当贴身侍卫,多学着点。”

    “那你说, 里面在干什么?”年轻侍卫不解道。

    “少男少女,同处一室,干柴烈火的,还能干啥?”年长侍卫坏笑了两声。

    “你是说,他们在那个那个,不可能,宁小姐向来冷傲,怎么可能如此放荡。”

    “我当这么多年侍卫,这种事见多了,准没错,你看刚刚宁小姐穿得那么单薄,多半是府中寂寞,春心荡漾,况且,王爷长相英俊。

    刚才里面还有拉扯的声音,肯定是在急着脱衣,可是都这么久了,还在闹腾,王爷身体真好,嘿嘿嘿……”

    年长侍卫说着就露出坏坏的笑容。

    一旁的年轻侍卫赞同地点点头,突然站起想要进屋。

    年长侍卫急忙拦下,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听明白了么,咋还要进去?”

    “王爷体弱,我怕他吃亏。”

    “……”

    孟靖紧张地盯着闭合的门,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毫无动静。

    心中万马奔腾。

    这帮家伙,关键时刻都不靠谱。

    宁婧儿耸了耸肩,戏谑道:“既然喊完了,就乖乖起来,可以少吃点苦头。”

    如此屈辱,孟靖堂堂亲王,铮铮男儿,怎么可能就范。

    他卷起被子,往内侧挪挪,以示抗议。

    “举头三尺有神明,今天若是从了你这个小丫头,就对不起本王这些年的操守、气节,什么手段你都尽管使出来,本王定不会屈服。”

    孟靖神色坚毅,顺手捋了下头发,头可断,发髻不能乱。

    宁婧儿轻叹了口气,瞬间,纤细白皙的玉手掐住孟靖的肩膀。

    “咔”一声骨头的脆响。

    “啊,啊呦呦……”,孟靖面露苦色,哀叫连连。

    屋外,年长侍卫闻声,得意地笑道:

    “我说的没错吧,王爷此刻正欲仙欲死呢。”

    年轻侍卫伸手竖了个拇指:“李哥果然有经验,我以后都听您的。”

    屋里,孟靖像泄了气的气球,疼得脸都抽了。

    “快松手,本王这就起床更衣,立刻,马上。”

    宁婧儿松开玉手,忍不住笑了,眼波横注,丹唇微启,娇声道:

    “不知王爷的气节操守值几文钱,能买下那夜壶吗?”

    孟靖心中不甘,奈何打不赢宁婧儿,只能闷声穿衣。

    半柱香后。

    孟靖抱着暖壶,跟着宁婧儿走出门。

    见两名侍卫神色怪异,他思忖片刻。

    他们是在嘲讽本王无能吗?

    不能让他们瞧扁了。

    “本王的气节、操守,无价!”

    孟靖对着宁婧儿一阵喊,喊完就捂着酸痛的胳膊,匆匆跑出。

    宁婧儿噗地笑了,她没急着追孟靖,而是看向了两名侍卫。

    她也发现侍卫神情怪怪的,这神情,她在逛青楼的浪荡子脸上见过,真污秽。

    为了掩饰尴尬,她保持神色平静,随口道了句。

    “你们王爷真废,他不行。”

    言毕,她保持高傲的身姿,得意地走出庭院。

    只剩下,两名侍卫目瞪口呆,神色震惊。

    “王爷不行”这四个字一直回放在他们的耳边。

    良久,年轻侍卫喃喃自语:

    “原来,王爷不能行房事。”

    话刚说完,年长侍卫就立即堵住他的嘴。

    “小声点,这可是机密,乱说,小命不保啊。”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1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