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三章 夜探
    夜色降临,树影婆娑。

    婢女伺候孟靖休息后,便熄灯离开。

    孟靖突然睁开眼,瞳仁中闪耀着紫色的光芒,似两团幽魅的鬼火,紧接着,全身都开始散发紫光。

    此刻,丹田中的紫色光团异常耀眼,属于它的黑夜已经来临。

    孟靖起身打坐,运转体内的灵力,四周微波流转,光怪陆离。

    世间修士将修为由低到高分为九个境界,分别命名为一漩到九漩,每突破一层境界,修为瞬间能得到大幅度提升,因此各个境界之间的差距很大。

    孟靖身上这股灵力白天消失,晚上出现,如日月般轮流更替。

    至今孟靖都没能准确弄清自己的境界,只能通过几次与人交战的结果,来估计自己的境界,预估在四漩左右。

    四漩的修士,震慑一州,足矣。

    孟靖悄悄避开巡夜的侍卫,似一道风闪出庭院。

    上瓦,蹑行。

    他用灵力封住脉门,隐藏自身的气息。

    夜晚拥有深厚修为的他,听觉、视觉、嗅觉都空前强大,尤其是听觉,能轻松做到耳听八方。

    孟靖静静地隐藏在黑暗中,迅速分辨着传入耳中的各种声音。

    有值夜家丁的打更声,有婢女的踏雪声,有府门恶犬的狂吠声……

    孟靖没找到他想要的声音,他化为一道残影,瞬间出现在十几丈外的地方,他继续聆听。

    雪花轻轻飘落在他肩上,纹丝不动。

    连续换了好几个地方,孟靖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

    两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是宁家家主、宁婧儿的父亲宁单和他的弟弟丙营校尉宁山的声音。

    “大哥,屠虎这几天查封了咱们宁家不少店铺,东边的商船也被扣了,屠家这是要彻底跟咱们翻脸,您要想点对策啊。”

    宁山的声音很焦急。

    “先忍着,不要跟他们正面冲突,再过几天就是龙门祭了,到时候我会找各大世家来调解。”

    龙门祭是平州世家祭天的日子,每年除夕夜,各大世家的家主都会在平州城的龙门桥会面,一起祭天,同时协商解决这一年里世家间的纠纷。

    祭典中,世家家主们都会顾忌各自的面子,尽量解决小矛盾,相逢一笑泯恩仇。

    宁单的声音沉稳,气劲内敛:“只是,今年的龙门祭不太平了,眼线来报,这几天进城的人比前些日子多了很多,这些人中不乏身手矫健之辈,甚至还有几个武者,屠家可能要动手了。”

    “大哥,你的意思是,屠家要在龙门祭下手?不可能的,大哥你修为高深,早就突破成了修士,位列三漩之境,平州城里,谁人敢与你一战?

    况且我们还有一队训练有素的死士,如今信王府与我们结盟,我料那屠家不敢动手,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宁单叹了口气,道:“最近听说,剑魔狂九来平州了,以他的实力,我必不是对手,万一他被屠家笼络了呢?”

    “大哥多虑了,若他屠家真能请来狂九这般人物,肯定早就让狂九过来直接取了你我的性命,何须等到龙门祭动手?”

    “说来也是,看来是我多虑了,二弟你派人去打听一下狂九的下落,若他真来了平州,咱们一定要尽力拉拢,要是能得到他老人家的庇护,平州太守就得姓宁了。

    对了,孟靖那小子这几天在做什么?”

    “他一个没权没势的王爷能做什么,混吃等死呗,现在不过是利用他来对付屠家,等到我们灭了屠家,就送他去见阎王,到时候陛下迫于压力,必定会封大哥为平州太守,哈哈。”

    ……

    孟靖一声不吭地伏在雪地里,他的背面渐渐被积雪覆盖,如同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融入了雪中,融入了黑暗。

    他嘴角微微上扬,在心中暗道:“就等龙门祭了。”

    这时,一个黑衣人从围墙跃下,手脚老练。

    孟靖早就发现他了,此人也是来偷听宁单兄弟密谈的,只不过修为不及孟靖,探知能力有限,只能靠的更近些。

    黑衣人娴熟地避开灯火,倚着墙边,像跳蚤一样窜到下一个遮蔽物后。

    他就这样谨慎地在孟靖旁边窜来窜去,为自己高超的轻功和精湛的伪装力沾沾自喜。

    自始至终,他都没发现在三丈之内,有个像看猴戏一样盯着他的孟靖。

    孟靖不想暴露自己,只要黑衣人不找死,他就不会出手。

    杀一个探子是小事,但让屠家和宁家起疑就得不偿失了。

    可黑衣人却离孟靖越来越近,一步从孟靖身上迈过,小声嘟囔了句:“宁府守卫不过如此。”

    刚说完,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刚刚脚尖好像碰到了什么。

    他迅速转身,惊恐地看着地面积雪蠕动起来,一张脸露出来,两只燃着紫色光芒的眼眸。

    他正想发声,一片轻薄的雪花划过他的脖颈,在空中回旋着落入积雪中。

    很快,雪花划过之处显现出一道殷红的小口子,接着鲜血喷涌而出。

    黑衣人紧紧捂着脖颈,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声,他恐惧地盯着孟靖,慢慢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孟靖撇下黑衣人的尸体,立即化为一道虚影,消失了。

    宁单兄弟感知到了外面灵力的波动,顷刻间,越门而出,找到了黑衣人的尸体。

    宁山在黑衣人身上摸了两下,疑惑道:

    “大哥,这应该是屠家的人,刚死,尸体还热乎着呢,杀他的人肯定没跑远,追吗?”

    “不要追。”

    宁单也俯身探了一下尸体,认同了宁山的判断,他捋了捋胡子:“此人是个武者,轻功了得,连我们都没发现他潜入府中,究竟是什么人将他一招毙命?杀他之人实力在我之上。”

    宁单与宁山对视一眼,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剑魔狂九!”

    “封锁消息,今晚的事不要传出去!”

    一个时辰后,孟靖气喘吁吁地回到了庭院。

    至于为什么是一个时辰,那是因为孟靖是个大路痴,找不到回来的路,他在宁府逛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是听到庭院侍卫的打鼾声,跟着声音回来的。

    堂堂剑魔,居然是个傻路痴。

    没错,孟靖从小就容易迷路。

    在蜀山修炼时,就一条上山的路,孟靖在那待了十几年,依然记不住,每次上山没人陪同的话,肯定迷路。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1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