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问诸天 > 正文 第二章 平州乱局
    一个白色的身影经过庭院门口,迟疑了片刻,转身迈进了庭院,随即一张精巧靓丽的少女脸庞出现在飞雪中。

    少女正值豆蔻年华,长着一张瓜子脸,皮肤白皙,眼睛水灵,身形颀长,披着一件白貂裘,撑着一把金边油纸伞。

    少女姓宁,名靖儿,年方十六,是宁家家主的独女,也是平州城出了名的美女,追求者无数,隔三差五就有媒人上门提亲。

    可是,宁婧儿生性高傲,自幼习武,在各方面都有极高的天赋,年纪轻轻就成了父亲的重要助力,撑起了家中一大块产业。

    她根本瞧不上平州城那些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至今仍居闺阁。

    这几天,宁婧儿一直留意着住在庭院中的那个人,她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也明白他偷偷离开王府住到宁府的原因,但是,宁婧儿依然鄙视他。

    身为亲王,却屈辱地藏在臣子家中苟且偷生。

    身为太守,却放任城池动乱而无丝毫的作为。

    这就是个懦夫。

    想起这些日子,孟靖基本都死气沉沉地躺在床上,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根本就不关心外面发生的事,偶尔有侍卫向他通报外面的情况,他都懒得听,心不在焉的。

    他只关心自己安逸的小日子。

    他跟那些蠢猪般的纨绔一样,只会混吃等死。

    宁婧儿已经在心里把这个无能的王爷骂了无数遍,临了还不解气,冷哼了声:“白生了副好皮囊。”

    她在回廊里抖去伞上的细雪,收起油纸伞,然后一步迈进屋子,眼神凌厉地看着躺在榻上的孟靖,心里道了声:病秧子。

    “王爷脸色如此苍白,莫非是这些天住的不习惯?”

    孟靖闻声睁开眼,缓缓坐起身,他进宁府时便认识了宁婧儿,不得不承认宁婧儿很美,尤其是身着白貂裘站在雪中,有种脱俗傲然之美。

    但是,孟靖却不想与她过多接触,因为他不喜欢宁婧儿那双锐利的眼睛,他总觉得那双眼睛能看破伪装,洞悉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孟靖讨厌这种感觉,自从看了宁婧儿第一眼后,他就再也没跟她对视过。

    “府上照顾周到,茶食糕点与王府并无二致。”

    听完孟靖的回答,宁婧儿神色愈发鄙夷,她生气地质问道:“王爷倒是过得惬意,可你的百姓却身处水火之中,平州连月大雪,百姓衣不果腹,街上每日都有冻死骨。

    而身为平州太守的你却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想着自己的快活日子,心中无愧吗?”

    屋里的氛围瞬间变了味。

    孟靖依然平静地坐着,这几天,他已经察觉到宁婧儿看自己越来越不顺眼了,这小丫头果然没忍住,还是来找茬了。

    又得闹腾了。

    孟靖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当前之乱,不都是拜你们这些世家所赐吗?”

    宁婧儿愣住了,她没想到这个无能的纨绔居然会立即把问题推到世家的头上,这意料之外的问题让她无从反驳,因为,孟靖说的是对的。

    平州位于晋国的东北,毗邻北海,是边防重地,一直有重兵把守。

    可是,平州世家实力雄厚,先是一步步蚕食平州的税权,导致州府赤字,没银两来维持庞大的军队,只能找世家帮忙,让各大世家承担一部分军饷,从此一部分军队就由于拿世家军饷的原因渐渐变成了世家的私兵,不听从州府的调遣。

    少了军队,州府收税就更难了,府库赤字更严重,只能被世家左右,长年累月后,州府彻底被世家架空,而不断被世家压迫的百姓则沦为了世家与皇权妥协的牺牲品。

    朝廷早就想收回平州的税权和军权,但碍于平州的重要位置以及数万军队,为了不引起动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力安抚平州世家。

    目前平州最大的世家是屠家,有上百家店铺和万亩良田,最关键的是,屠家少爷屠虎担任平州都统,都统是各州最大的武官,能辖制全州兵马。

    实力仅次于屠家的是宁家,实力虽不及屠家,但实力也远比王府强,宁婧儿便是宁家人,其父是宁家家主宁单。

    目前,屠家与宁家和信王府摩擦不断,局势很紧张。

    孟靖接着道:“平州城内有三大营的九千军士,屠家掌控着甲、乙两营,你们宁家控制着丙营,而我这个平州太守却只能调动信王府的一千侍卫,去整治平州的动乱,我只能说,有心无力。”

    “况且,我继承爵位才一个月,就被刺杀了八次,替身都死了三个,大家都清楚这些刺客是谁派来的,我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哪有余力去救别人?现在的信王府,也就剩下最后那点体面了。”

    老信王病故后,屠家愈发猖狂,仗着实力,完全不把信王府和其他世家放在眼里,大有取缔信王府之势。

    在孟靖回来前,屠家家主屠申甲竟然以老信王没有合适的继承人为由,让州官们联合上书给晋帝,推举屠申甲为平州太守。

    晋帝直接否决了,并传旨让孟靖回平州继承王位。

    屠申甲的想法落空,与信王府和其他世家的矛盾彻底激化,他明面上不断刁难孟靖,暗中又派刺客刺杀。

    信王府不甘心,却奈何不了屠家,眼看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时候,便想出了一个对策,联合一直被屠家排挤的宁家。

    借助世家的力量来对抗世家。

    同时为了保证孟靖的安全,把孟靖暗中送到宁家,把替身留在信王府。

    这王爷当的是真的窝囊,毫无威信可言。

    听完这些,宁婧儿沉思了一阵,早就没有了先前咄咄逼人的气势,她稍微改变了一些对孟靖的看法,淡淡道:

    “你也挺不容易的的,比那些肥头大耳的纨绔多了点脑子。”

    “不不不,除了脑子,我还有帅气的容颜。”

    孟靖打趣道,逗一下高傲的宁大小姐,还是很有趣的。

    “切,臭美。”

    宁婧儿冷哼一声,朝孟靖翻了个白眼,像只高傲的公鸡。

    通过交谈,她对孟靖少了些鄙夷,但并无好感,毕竟,一个无作为的王爷,很难博取她的好感。

    随后,两人又闲聊了一阵,谈的都是些琐碎小事。

    天色渐暗,飞雪如画。

    宁婧儿准备离开了,她撑起倚在门边的油纸伞,望了一眼庭院里漫天的飞雪,忽然问道:

    “在这平州风雪里,王爷是风,还是雪?”

    周围瞬间沉静,清晰地听见雪花落地的呲呲声。

    孟靖凝望着窗外的雪景,良久,道:

    “风卷飞雪,雪随风动,你猜,我是哪个?”

    宁婧儿装作不满,噘嘴道:

    “呆瓜,就爱打迷糊眼。”

    言毕,举伞走进雪中,一身白貂裘融进白雪中。

http://www.jxenbo.cn/5_5889/2818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