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都市小说 > 何予欢颜 > 第二十三章 段家
    周六的时候是段伊桐最不想回老屋的时候,一般上班期间,她还可以在租的房子里住。可是一回老屋要面对的就是自己的爸爸和妈妈。

    其实段伊桐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自己其实不是段家亲生的,她是段家的保姆跟管家生的小孩,后来管家被段家的死对头给打死了,母亲也因此自杀。

    段伊桐的妈妈生前对段家照料有加,段家自然也不会亏待段伊桐,但是时间久了,总归不是自己亲生的。虽然说人在做,天在看吧,可是段家什么样的事儿没做过,他们尽管相信老天有眼,但是没有受过任何报应的。他们也就是觉得段伊桐的爸妈已经死了,自己夫妻俩把她养这么大,也算是报答了段伊桐爸爸和妈妈生前对段家的照顾。

    虽说不是亲生吧,但是段伊桐跟段瑛的关系小时候却很好。段瑛逢人也跟别人说是自己的亲妹妹,每一次说是自己亲妹妹的时候,段母总是会有一种凌厉,而又警告的眼神看着段瑛。

    段氏集团。怎么说呢?算是S市最有名望的上市集团吧,主要历经几代又加上人脉资源广。段瑛的父亲段冶也是干什么都眼不眨,心不跳。做事果断。所以说在商界得罪了不少大佬,但是自己过的也是风生水起,而段母一双鹰眼,仿佛能把人全部看穿。这么多年对段家也是倾囊相助,为段冶出谋划策。段氏集团,也就变成了商界别人不敢招惹的一大企业。

    按理来说,段伊桐的生活是很多人都羡慕,并且不敢想象的。可是她知道,段瑛小的时候没心眼,把她当做亲妹妹,可是自从上了高中,上了大学,她就能明确真切的感受到事情的变化和人心的叵测。不是一家人毕竟不是一家人,她每次回老屋的时候总是得不到好脸色,自己不爱上学,没有什么学历,进桦连集团也是靠段瑛的关系,可是她越是觉得不公,越是心里不平衡,心里面就越恨段家,越恨段瑛。

    虽说段父段母就段瑛这一个宝贝女儿,可是心狠手辣的人在商业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做出了这么大的成绩,没有点手段,肯定也是不可能的。段伊桐知道他们明面上把段瑛宠的跟个公主一样,可是一有什么事情,也都是该牺牲的牺牲。在商人眼中,所有的东西都是商品,都可以进行等价交换,都可以卖出价钱,可以盈利。段伊桐一度感觉在这样的家里面实在是太过于可怕,可是迫于无奈又没有办法。

    回到老屋是保姆阿姨接的她,她小心翼翼的问保姆,爸妈都在家吗?保姆说不在,说是他们出去参加饭局了。要很晚才能回来。段伊桐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别墅内却发现,段瑛坐在轮椅上,就在大堂里这么转着转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姐……”段伊桐僵硬的叫了一声段瑛,“你怎么回来了?”

    段瑛缓缓的将头转了过来,看着段伊桐眼神,冰冷的可怕:“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我回来还要跟你报备么?”

    段伊桐没有说话,独自上了楼。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敲她的房门。她高喊了一声:“谁啊?”门口没有回答。

    她过去开了门,发现是段瑛,而此时此刻的段瑛没有坐轮椅,脚下好好的。

    “姐,你的腿好啦?”段伊桐小声的说。

    “嗯,好了,早就好了。”段瑛没有看段伊桐。径直走进了段伊桐的房间。虽然说,不是段家父母亲生的女儿,但段伊桐的房间也装饰的很漂亮。她不回家的一周内,保姆每天都会进行清扫整理。而只有段伊桐知道这干净整洁的房间是不属于她的。

    “那太好了,姐,你终于可以跳舞了。”段伊桐小心翼翼的说,生怕说错一句话。

    “跳舞?”段瑛笑了,笑得诡异无比:“我不喜欢跳舞。”

    “啊……那……也没关系,不喜欢跳舞,最起码你的腿好了?好了就不用再坐那个……破轮椅了。”段伊桐紧张兮兮的找补。

    “破轮椅?”段瑛眼神里尽是冰冷:“那是周奕承送给我的轮椅,你说它是破轮椅?你怎么能说它是破轮椅?那是周奕承送给我的,那是周奕承送给我的!是他亲自送给我的!他替我挑选的,他给我买的。是他的轮椅养好我的腿的!”段瑛坐在段依彤的床上,拍打着床。突然站起来,愈说愈激动。

    段伊桐赶紧过去安抚段瑛,嘴里还说着:“姐,你别激动,你别激动,我说错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那是……姐夫,是姐夫,姐夫送给你的,他送给你就是为了让你的腿变好,你这样就能重新跟他在一起了。对吧?”

    段伊桐其实不明白段瑛为什么喜欢周奕承,或者说她根本就不了解段瑛到底喜不喜欢周奕承。可无论怎样,段瑛为什么一直这么执着于周奕承呢?又或者说她都这么执着于周奕承了,为什么还要离开他呢?

    “姐……”段伊桐不敢再问了,生怕再说错话。

    被安抚下情绪的段瑛又坐在了床上,神情又温柔的对段伊桐说:“伊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暂时离开周奕承吗?”

    段伊桐摇了摇头。

    “我知道他需要时间冷静,我爱他,我非常爱,但是我怕他接受不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我要变得更好,我要变得完美,我要让他更喜欢我。我不能用那种残废的样子去见他,我不可以。他说过的,他会补偿我。他对我是真心的。我相信,他会等我的,他会的。他一定会的!”段瑛的眼神混沌的像是在盯着前方,又好像没有盯着前方,眼睛里面没有目标。看的段伊桐鸡皮疙瘩从后背蔓延到耳背。

    “姐,你最近……没有在吃控制的药吗?”段伊桐犹犹豫豫的说出来。

    段瑛的眼神一下子又变得凶狠了起来,她疯狂的叫喊着:“什么控制的药?你说什么控制的药?我不需要吃控制的药,你是想说我有病是吗?我没有病,我很健康,我现在很清醒。我没病!”

    段伊桐快要被折磨疯了,她真的太害怕段英一直是这样了。那她在段家……段伊桐不敢想。

    其实段伊桐是知道,当时段家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段瑛抑郁症的起源。但是她谁都没说。段家夫妇当时为了合作一个商业的大佬,但是对方已经50多岁了,无儿无女无妻子,他来到段家,一眼就看中段瑛。说她温清新脱俗,气质非凡。又从段母的口中得知,舞蹈才艺样样精通,便觉得是个非常好的苗子。段伊桐当时听到还以为那个老总要给段瑛介绍什么好的资源或者工作。没有了段瑛在身边,自己的日子会不会稍微称心得意一些呢?

    可是谁知道段家父母为了钱财利益,不惜将自己的女儿当做礼物送给了那位老总,50多岁的男人,大腹便便,头发花白。菜市场卖菜的那些大叔都比他长的好看。

    段伊桐只记得那天晚上下着雨,段瑛疯狂的拍打摇晃着段家别墅院子的铁栏门。保姆站在门口,神色上满是无奈。段家夫妇不开口,谁也没权利开门。那保姆也无法理解。毕竟是亲生女儿,怎么舍得这样对待她。段伊桐躲在房间里,捂着嘴吧。听着门口段瑛的呼喊,她害怕的不敢出声。那天晚上,段瑛就被拉上了车,一周以后才回来,回来那天的段瑛精神很好,在大堂里跟父母打过招呼之后,便上楼了。段伊桐蹑手蹑脚的来到段瑛的房间,想看看她有没有事。她进到段瑛的房间去发现,刚才表面的全都是装出来的。段瑛咬着手指,把手指都咬破了,蜷缩在墙角里,不停的扇自己的巴掌,脸被抽的又红又肿,满是指印。段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自己哭出来。

    那个时候,段伊桐知道段瑛经历了什么……

    她觉得段音可怜。可怜生在了这样的家里,但是又觉得段瑛不可怜,你得到了什么,就理应会失去些什么。你有这样良好的环境,你就得贡献出去东西。她不可怜段瑛,因为她知道她可怜了段瑛,没有人可怜她。

    从那以后,段瑛便开始时而时而的神志不清,后来被诊断出了轻度抑郁。

    而段瑛似乎记忆一直都停留在跟周奕承分开的那时候,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太爱周奕承了。段伊桐都觉得从未见过段瑛如此可怕,只能一个劲儿地安慰着她,骗着她叫周奕承姐夫,段瑛的心情才会平复下来。

    这样的日子也不是个头,而且段伊桐在段家受尽了委屈。她想尽快脱离这里,因为不知道有哪一天段父段母会不会因为上次跟段瑛一样的事情,也让段伊桐失去清白。

http://www.jxenbo.cn/22_22984/10223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