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都市小说 > 何予欢颜 > 第二十一章 96年的,属鼠!
    公司里的很多人都很疑惑,为什么周奕承第一眼见到程颜的时候就对她那么感兴趣?还要那样撩拨她。

    不光是公司的人,就连程颜自己都很反感。

    不了解的人,或许会说周奕承那都是宁愿品种质量不高,都不让自己身边缺女的那种人。

    可是只有周奕承自己知道,自从叶倩文把那张照片发给他之后。他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见到程颜之后的思想和举动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之前跟段瑛一起的时候也很喜欢段瑛。可是周奕承的喜欢是从青春期时那种单纯没有忧虑的喜欢,到后来处处得有想法,但要顾及段瑛的感受,是那种疲惫却又不想放手的喜欢。白禹川曾经说过他,你如果已经感到疲惫了,那就证明你已经不喜欢了,可是周奕承不想放手,是因为他觉得段瑛在他喜欢的那个时候是一个那么单纯,那么高傲,像一只天鹅一样。虽然有的时候却又害羞娇小,但是是他喜欢的温柔的样子。说贱一点,他就是喜欢那个时期的段瑛。

    到后来,步入了社会,有了自己的事业,段瑛全身心的投入给他,哪怕他觉得他应该对段瑛好的时候,突然发现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她了。

    看到程颜照片那一刻,周奕承是激动的,他仿佛看到了高中大学时期的那个段瑛,他迫切的想要见到她,想要跟她在一起,可是见到她的第一眼,却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他养成习惯,习以为常的那种搭讪的语言和技巧,似乎在这个单纯的姑娘身上,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他也问过自己,如果你喜欢的是那一个时期的人,就不要把她当做那个时期的人来对待,也不要把她用来怀念,他不是以前的她。可是,尽管周奕承知道他还是不想放弃他身边的这样一个女孩,他不知道怎么了,程颜像是有一股魔力,一直吸引着他,想要探索。

    也可能是真的喜欢吧,喜欢这个东西,谁又能解释呢?第一次跟第n次的理由都是一样的,起源于心动,便会想要了解。

    他之前对白禹川说,他对段瑛是真心的,也会想要补偿她。他其实并不是没有后悔过,如果之前没有对段瑛说答应做她男朋友,是不是今天的一切就不会是这样,是不是段瑛会有自己的幸福的生活?可是一切的一切,有谁能想到呢?也许如果那个时候及时止损,现在的周奕承或许也不会成立自己的公司吧!

    等周奕承了解了自己的内心之后,他也明白了,既然放下了过去,那每个人都有追求未来的权利。如果段瑛需要他的补偿,他定会尽自己所能去补偿她。把她当家人一样对待,但是有些时候,不适合的东西再强求也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就好比你有一双鞋子,但是它真的很磨脚,每个被磨的脚趾都鲜血淋漓,那还会想要穿它吗?更多的 都是害怕和恐惧吧!人和事都一样。

    都得给自己一点时间,跟自己和解,跟自己的过去和解。

    从那天在程颜家待过之后,周奕承在公司里也不再是板着一张脸了,这算不算为了一个人而改变?

    公司上下的人都不解,可是只有程颜一个人知道。好像两个人有什么秘密一样,但又好像没有,程颜老是骂自己又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老害怕被别人戳脊梁骨。可能也是从小到大被说惯了吧。总是什么都没干,却心虚的不行。

    很快就到了周末,程颜被早早的放了班。她连钱念霏也没有告诉,就先回家了。她在想到底要不要去?可是毕竟已经答应了周奕承,不去的话,倒显得自己有点……说话不算话。

    就这一次,这是最后一次。这一次陪他出去逛完以后,再也不要有任何关系了。程颜下决心。

    那时候的程颜哪知道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的简单,却又很复杂,有的时候你说不清,也道不明。明明什么都没有干,两个人却可以被命运牵连在一起。明明一个人爱另一个人爱的深沉无比,却无法最终走到一起。

    程颜站在镜子跟前挑了半天的衣服,最后回过神,心里想又不是去约会,干嘛穿这么好看啊?可是穿的不好看,会不会又被周奕承认为自己不重视?只是为了敷衍?程颜就是这样,心思又敏感又细腻。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想的很多。

    这种习惯也是天生的,从小到大养成的,现在已经成定性了,想改也改不掉。

    程颜换好衣服之后,刚一下楼就看到周奕承的车停在楼下。过来过往的大爷大妈都盯着这辆黑色的车看了许久,仿佛很疑惑,这样高贵的车怎么会停在这种小区里?简直与这小区的环境格格不入。程颜不喜欢出头,也不喜欢太高调,于是她低着头埋着脸,很快就钻进了车里。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话,周奕承偶尔挑起来几个话题,程颜也是寥寥回答完之后再无下文。

    S市的晚上真的很美,夜景称得上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好看了。繁华的街道,热闹的夜市。

    “你想去哪逛?”

    周奕承率先问程颜。

    “我是陪周总您出来的,当然是您说比较好。”程颜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说是员工陪领导出来逛逛,程颜还真的是听到什么做什么。周奕承想想便笑了出来。

    正当程颜疑惑的时候,他们走过一家摊位,身后的一个老爷爷突然叫住了周奕承。

    “唉,小伙子,你东西掉了。”

    落在地上的正是一条简约的菱形项链,周奕承不慌不忙的走过去,把项链捡了起来,装进了兜里,对那老爷爷倒了谢。

    那老爷爷面前摆的是一块不大不小,中不溜的红布,上面放了一些程颜看不懂的东西,但是她知道,那是算命的。

    程颜其实不相信命运这个东西,她总觉得她不想受这个的束缚,而且从小到大,她的命就不好,她也想走一步看一步,不想知道自己以后是什么样的生活。

    “唉,小伙子,我看你面相不错,我给你算一卦吧!”那老爷爷开口了。

    程颜站在旁边,想拉周奕承走,可是周奕承却很有兴趣,随即蹲了下来。坐在那老爷爷对面的小板凳上。还转过头来看程颜,让她过去。

    程颜也蹲在了周奕承旁边,看着那老爷爷。

    “你是几几年的呀,小伙子。”那老爷爷抓着周奕承的手问道。

    “96年的,属鼠。”程颜在旁边答到。

    就是上次看到了公司的简介宣传册,无意间就记住了,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反正程颜是这么想的。

    周奕承转头惊讶的望着程颜,她怎么会记住自己年份和属相?

    “你……”

    “我随便猜的,对!我瞎猜的……”周奕承还没问出来,程颜就慌忙打断了他的话。

    瞬时间就感觉自己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她站起来身,转头看向别的地方,想吹一吹风。把脸上的热气给吹散。那大爷说的话,程颜也就没有进脑子

http://www.jxenbo.cn/22_22984/10223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