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都市小说 > 何予欢颜 > 第十三章 我爱你
    “医生,医生怎么样了?”周奕承把医生堵在手术室门口。

    “患者本身就患有轻度的抑郁症,就不能随便刺激她,这你知道吧?”医生取下口罩问周奕承。

    “轻微?抑郁症?”周奕承重复了一遍。

    医生点了点头又说到:“鼻腔和呼吸道都被池塘里面的水感染了,有轻微溺水现象。”

    “然后……”医生顿了顿:“你们家里人得做好准备,这个姑娘的右腿应该是受了撞击吧?她的髌骨部位骨折,也就是膝盖部位。初步看呢,她骨折后的关节面非常不平整,还伴随有骨裂的现象。”

    医生说完,周奕承愣在原地。骨折……那她,最喜欢的舞蹈……

    “要是去了表现优异的话,还有机会去美国舞蹈交流呢!”段瑛的话回荡在周奕承耳边。

    “那,医生,这个能恢复好吗?”

    医生摇了摇头:“恢复到完好肯定是不可能了,而且如果要是关节面平整的话,通过后期康复训练可以防止肌无力和肌肉萎缩。但是她的情况不太乐观,我们会尽力的。不过应该会留下后遗症,她的一些日常活动会非常受限。比如关节僵硬,关节功能障碍等等。”医生说完,安慰的拍了拍周奕承的肩膀。

    周奕承缓缓地走到走廊长椅边,跌坐了下去。他把手指深深插进发丝里,又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自己的头。

    此时,医院里一个男子像疯了一样一层一层的找着什么,他在骨科这一层停住了。那男子看到了周奕承,像是看到了目标一般。冲过去,抓起了周奕承的衣领就是一拳,男子打完还觉得不解气又打了一拳。

    “周奕承,你知道你干了些什么事吗?”这打他男子正是白禹川。

    周奕承没说话,就任由白禹川打。又打了几拳,白禹川被路过的护士给拉开。因为没站稳,打翻了护士端着的药盘中的药水。

    “你小心点,你把人家药都打翻了。”周奕承坐在地上,虚弱的说。

    “周奕承,你他妈有没有良心?现在里面躺着的人是你女朋友。你该关心的人是段瑛。”

    护士见状,也不敢再劝。端着药盘就走了。

    片刻,白禹川把周奕承扶起来,两个人都坐在长椅上。沉默了好久。

    “我没想到会这样,我也很自责。”周奕承闭着眼睛。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我问你,周奕承。你喜欢段瑛吗?”白禹川问。

    周奕承睁开了眼睛:“我当然喜欢。”

    “那她抑郁症你怎么不知道?她请的那半年假你们出去过一次吗?你跟她在一起之后你关心过她吗?”白禹川越说越激动:“你只不过就是习惯了她一直跟你在一起,你是觉得她不会离开你是不是?她为你改变了多少你知道吗?你如果给不了她幸福,你为什么要跟她在一起。”

    “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就是觉得我们已经那么熟了,我也很喜欢她,我以为在一起之后没有什么……”周奕承还没说完白禹川就开口了。

    “周奕承,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对她是什么感觉,爱情和友情不一样。你友情上的对她好跟爱情本质上就不同。我知道公司刚起来各方面都很难,但是段瑛同样也是你的选择不是吗。我们三个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不想看到她为了你变成现在这样。”

    “她变得太多了,做朋友之间可以无忧无虑,什么都说,以前高中的之后我们那么美好。可是自从我们在一起之后。我不知道有时候该怎么跟她说有些话。又或者她变得让我没办法跟她相处。我觉得我们之间越来越生疏了……我说不清楚。”周奕承叹了一口气:“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比家人还亲,她对我说了喜欢我,我觉得如果要是在一起的话……”

    白禹川气愤地说:“周奕承你就是贱。”

    周奕承扯了扯嘴角:“是啊,我就是贱。我总是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

    “周奕承,你今后好好想想吧,该怎么面对段瑛。如果你……”白禹川坚定地说:“那以后就由我来照顾段瑛。”

    “你这话什么意思?”周奕承看向白禹川。

    “字面意思。”白禹川站了起来,跺了跺脚。手术室里的人被推了出来,白禹川赶紧走了过去帮忙。

    手术车从周奕承面前推过去的时候,段瑛闭上了眼睛,一滴泪从眼角滑落。其实当她摔下去的时候,她便已经知道自己以后再也跳不了舞了。

    衣服兜里的手机“嗡嗡”了几声,周奕承掏出来看了一眼:“周董,员工我安抚好了。具体事情等你回来再说。”是钱念霏发来的消息。周奕承熄灭了手机屏幕,紧紧的握着手机,仿佛要把手机给握碎。

    从那天手术之后,段瑛除了爸妈,妹妹,白禹川之外的所有人她都不见。

    周奕承知道,她不想见自己。可是他想要弥补。但也不是求段瑛原谅她,他也知道,段瑛不可能原谅他。

    他也经常去医院看段瑛,可不是被段伊桐拦在病房门外,就是看到段瑛爸妈叹着气摇着头。让他也不好意思进去。他只能默默去把医药费缴了。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一切又回归了平静。

    可是周奕承开始不关心公司事物,不认真工作。没事干就去酒吧或者任何的娱乐场所去消遣。

    “周老板,你来了!”酒吧老板很是殷勤:“包间给你弄好了,美女也是我们这最好看的。”

    灯红酒绿,美女如云。这样的生活何尝不好?周奕承已经喝的眼睛看不清了,但他还举着酒杯喊着喝,怀里躺着两个美女,紧身裙子把身材衬托的曼妙多姿。

    这时,周奕承的面前站定了一个人,他视线慢慢聚焦,终于看清了。

    “哎呦!哈哈哈哈念霏啊!”周奕承指着站在他面前的钱念霏,笑着说道。

    “周大老板,我想请问你一下,你到底想干什么?”钱念霏居高临下盯着周奕承。

    “钱总监怎么有雅兴来这里啊?喝一杯?”周奕承拿着酒杯示意了一下。

    “周董,从上次你告诉我段瑛姐出事了之后你一直都这样,公司的事你也不管。公司停滞了多久了?我上次好不容易把设计部门的员工安抚了下来,可是你呢!害的我们丢了多少合作。一直也拿不到资源。你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下个月我们连工资都拿不到!”

    周奕承有些清醒了,但还是无所谓的样子“不干……就都走吧。我不留你们。”

    “周董,你实话告诉我?那天我给你打完电话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钱念霏蹲了下来,直视着坐在沙发上的周奕承。

    “我已经跟你说了,跟你没关系。”周奕承舔了一下嘴角,笑了笑:“行了,你不用来劝我,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

    “解决?你就是这么解决的?”钱念霏嘲笑着说:“不务正业?不顾公司安危?花天酒地?美女入怀?”

    周奕承正准备要说什么,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掏出来看了一眼。酒却一下子醒了一半,他把趴在他身上的女人推开,又看了看手机的内容。

    “怎么了?”钱念霏疑惑的问。

    “我想见你。”没有多余的话。是来自段瑛的短信。

    周奕承站了起来:“你先回公司,我有事处理。”对钱念霏说完就夺门而出。

    “哎不是!”沙发上那几个女人不满的看着钱念霏,好像是因为她,打扰了她们做生意。

    周奕承出了包间碰上了酒吧老板,老板还笑着:“周老板?怎么了?姑娘们不满意?那我再给你换新的?哎……”周奕承根本没管她说的话。一路跑去了医院,他不敢在路上停,生怕让段瑛等太久。

    来到了病房门口,周奕承顺了顺气,敲了门。

    “进!”里面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

    周奕承压下门把手开了门,走了进去。洁白的病房,段瑛靠在床上,右腿打着厚厚的石膏。周奕承别过头,不敢看。而病房还有一个人——白禹川。

    正削着苹果的白禹川转了头,看到周奕承那一刻,眼神变了。苹果掉在了地上,他缓缓放下手中的水果刀。站了起来,几步并作一步走到了周奕承面前:“你怎么还好意思来?”白禹川问到了他身上的味道:“你还有心思喝酒?”周奕承没说话。

    “说啊!”白禹川说着给了周奕承一拳。

    “白禹川!住手!”病床上的段瑛喊着。

    白禹川胸口上下起伏着,看着段瑛:“你还想见到他吗?”

    段瑛看了看窗外:“我叫他来的。”随即又笑了笑:“禹川,你先出去吧,我有些话要跟他说。”

    白禹川愣了愣,走了出去。

    周奕承等白禹川关了门后,缓缓的走向段瑛。

    “坐啊,站着干嘛?”段瑛笑着。

    周奕承坐在了段瑛床边的凳子上。

    “疼吗?”段瑛直起身子,碰了碰周奕承刚才挨拳的一边脸。

    “对不起。”周奕承想说很多,可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周奕承,我喜欢你了很多年,可能你不知道。有时候我在想你也并没有表现出来有多喜欢我。但是我以为那只是你的方式。我总觉得你在默默爱着我。我……高中大学太傲娇了,说白了就是你们说的大小姐。我爱虚荣,脸皮薄,看不惯别的女生给你塞情书,跟你表白。刚开始就是为了镇镇她们的士气,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是真的离不开你。”段瑛握着周奕承的手,段瑛的手很冰,周奕承回握了她的手。

    “甚至我有时候觉得,你也并不是真的喜欢我,你只是把我当做朋友一样在你身边,本来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一直是好朋友。从朋友突然变成恋人,这也是让你不能很快接受的吧。那时候,我爸的公司出了点事,压力比较大,我就被诊断出了轻度抑郁。我没敢告诉你,我自己在吃药。我以为慢慢的就会好。可有时候我发病的时候,我根本控制不了我自己的情绪。那天那样说你和钱念霏……我很抱歉。”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甩开我的。我不怪你,不能去美国,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你想让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喜欢让我跳舞。但现在,我这条腿……”

    周奕承摇了摇头:“会好的,你别乱说,肯定可以重新跳舞的。”

    段瑛没说话,笑了笑。

    “都是因为我……”周奕承自责的低下了头。

    “别这样,奕承,公司的事我都听禹川说了。我们好不容易做起来了,那就要坚持下去,都是我们的心血。好吗?”

    周奕承点了点头。

    “你还喜欢我吗?”段瑛看着周奕承。

    周奕承没想到段瑛还会问他,愣住了,过了一会才缓缓点头:“我爱你。”

    段瑛笑了,周奕承看不懂那笑的意思。

    “你走吧,我想休息了。”段瑛轻轻地说。

    “好。”周奕承看着段瑛从周奕承手中抽出了手。

    出了病房之后,周奕承就看到白禹川靠着墙站在门口。

    “喏,给你。”白禹川递过来一个东西。是冰袋。

    “不用了,好着呢。”周奕承笑了一下。

    “你还能笑得出来。”白禹川没好气的说:“我自己下的手,我心里有数,敷一敷吧,不容易肿。”

    “谢谢啊。”周奕承接过了冰袋。

    “不用。”白禹川看着周奕承:“我知道段瑛非常喜欢你,所以她不希望你这样颓废,你明白么?”

    “我知道了。拜托你照顾好她。”周奕承说罢,抬脚走了。

    白禹川站在原地,站了很久。

    又过了一段时间,计算着出院时间差不多了,周奕承托小张给段瑛送去了一把轮椅。段瑛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可是他在这期间,大大小小的补品也是经常让自己助理小张送去。每次小张回来都是一句话:“老板,段小姐托我给您说谢谢您。”

    可这次送了轮椅回来的小张带来了一份文件,周奕承打开看了一眼,说道:“不批!”

    “老板,段小姐说,你不批也得批。她已经决定了。”

    “这是她的原话?”周奕承看着文件封面上大大的辞职报告几个字。

    “是的,原话。”

    “好,你先出去吧。”周奕承对小张说。

    小张出去后,周奕承看了那辞职报告看了好久,拿起笔,签了字。

http://www.jxenbo.cn/22_22984/102231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