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科幻小说 > 森工记忆 > 第九十六章 边缘化
    你知道吗?花花改任县政协副主席了。一个好久没见的朋友神神秘秘地告诉我。

    是说好久没有见花花到两河口了,这简直不合常理。我激动地说,一个经济学博士,年纪轻轻,像宝贝一样通过引智计划回到了家乡,非但没有提拔,却转任喝茶的政协副主席。

    朋友说:博士又怎么啦?清华北大出来找不到工作的一大把,连一个中学教师的岗位都争得不得了。只是这地方,本来人就留不住,还有这种操作,我也是服了。

    我离开县城到两河口三年多了,除了花花,我对县上的政治风云完全不感兴趣。自从林松调走以后,花花就是班子里的另类,那么排挤和打击是自然而然的。这是背后无数看不见的力量在作祟,花花不是不知道,却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花花为自己的全域旅游方案的实施,在县府常务会上据理力争,却在县委常委会上直接被否了。那些人曾经怎么支持她,如今就怎么反对她。

    这是无法想象的结局,花花在会议上泪流满面,仰天长叹,这不是她的第一次,据理力争曾经是女强人的动情之举,如今却被人视为任性和矫情。相反,关于花花本人能否胜任的讨论却重新浮出水面。

    有人说花花一个女人缺乏应有的官场经验以及必要的基层锻炼,任副县长恐怕有些不妥。花花在大学里学的是经济学专业,让一个学经济学的的女博士去从政,有些专业不对口,不仅不能做到人尽其才,还有可能造成人才浪费。当然传言最多的也就是关于她的情绪不稳、不识大局、规矩意识不强。并以玛咖种植为例,说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新书记私下说:公务员也就是一个上传下达的职位,一个高中生经过简单训练也能完全适应,并不需要过强的研究能力,更不需要特立独行的个性。机关,特别是基层,是一个无脑的运行体制,需要的是情商,需要的是关系。没有离不开的人,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新书记的态度显然有极强的暗示性和导向性,花花成为班子里的一个另类,自己分管的项目在书记的“关心”下,慢慢地消弭于无形,县上相关单位开始紧锣密鼓地配合王均的“打包计划”。

    花花被送到省委党校学习,这一般应该是提拔的前兆,但却是新书记的“打包计划”进行的关键时期。等花花三个月学习完成以后,一切都成定局了,而且,更让大家吃惊的是,花花非但没有被提拔,反而被调整为古锦县政协副主席。

    这里的确不需要博士,博士在这里也不过就是一面旗帜,一种政绩的象征物。花花在电话里苦笑道。

    如果说此时花花立马转身,到成都或者其他地方去发展,完全可以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花花在研究生时代的同学,现在是一个大老板了,多次邀请她请当CEO,她都拒绝了。

    这拒绝有些无奈,前几年是因为出色的工作,尚能带给花花成就感。如今,工作上被泯灭了激情,想回到原来的行业中,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专业技术知识更新那是日新月异,花花知道已经跟不上趟了,更是陷入了家庭的泥淖之中,完全不能自拔,甚至不敢提出自谋职业和离开古锦县。

    城郊不远处就是花花现在的家。这是一幢非常气派的民居。在古锦修一幢像样的民居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光是木料都要准备七八十方,算上木工、石匠、画匠和其他建材等各项花费,那是一笔不菲的数目,普通家庭为之奋斗十余年,甚至几兄弟不分家,齐心协力才能勉强修起来,那可以说是汇聚了全家的全部财富。记得唐军为了修这房子,也算是吃尽了苦头。毕竟,唐军家里,没有父亲,母亲瘫痪在床,没有劳力,兄弟在外打工,自己也是一个混混,在成都也没有混出什么名堂,可以算得上是当地的贫困户了。

    唐军的人生真正的起色是在和谷强联手将我和赵立排挤出酒店之后,没几年就把房子修好了,并迎娶了花花,成为真正的人生赢家。虽然,这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但心底也为花花能在此幸福的生活而欣慰。

    我通过酒店原来的朋友,也听到一些关于花花和唐军的信息——

    结婚后,唐军婚前对花花殷勤备至早已经忘记了,在一次因为家务吵嘴后,他对花花说:我的县长大人,可能你忘记了这在什么地方,我是你男人,不是你的下属。在古锦,自古以来,有哪个男人一天泡在家里做家务事,哪个男人没出息伺候女人?当然,除了那些烂过客、耙耳朵。呃,我忘记了,你在陈波家里生活了一段时间,身上有不少的过客的习惯和脾气,需要我给你时时提醒。

    花花从此被唐军那暴戾而阴沉的目光镇住了。

    花花没有生育能力,这也就成了唐军公然在外吃喝嫖赌的理由。而且,唐军因为赌博,借了谷强不少钱,于是,酒店被谷强掌控了,唐军也只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唐军还欠下了不少高利贷,这高利贷大半是来自天嘉公司,利滚利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原来挣的钱几乎被唐军折腾光了,花花的工资成为家里唯一的生活来源。结婚后,花花几乎从来没有添置过衣物,婚前那种光鲜亮丽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甚至连结婚时置备的首饰都卖光了。

    有一次,我打电话给花花求证传言,花花却一口否认,只是道:我曾经惟一想的就是回归故乡。但一旦回来后,我才发现,我的生活,也就是我生命的精华、重心、财富,其实并不在故乡,而是存在于漂在成都的年代之中。读书改变了我,但没能彻底把我从故乡的情结中解脱出来。这是一种人生阅历,无法再找回来了。

    我突然好后悔将花花骗了回来,这里是一个不需要博士甚至不需要大学生的地方,一切都还在野蛮和蒙昧之中。需要的只是花花的博士文凭和“无知少女”的身份,那仅仅是一面升得很高的旗帜,一种象征,不得不独自承受着风吹、日晒和雨淋。

    花花在政协,能有什么作用可以发挥?除了一天开不完的会,就是写不完的材料,递上去的报告又是石沉大海,本来就是说了不算的单位,你叫个啥劲?而现在又面临这种令人无法想象的境况。求贤若渴也只是一个行政计划,从来没有人真正关心他们的专业和人生的成长,他们到底适合什么?

    不论如何,花花的去留不是我能左右的,还能看见花花的身影出现在各种会议和活动上,虽然看起来很忧郁和疲惫,但还是一面旗帜。

http://www.jxenbo.cn/22_22617/100731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