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科幻小说 > 恶女为妻 > 第二十二章 又来上眼药了!
    “是谁来了啊?”

    邵墨卿耳尖微动,听到了母亲微弱的声音,还有一阵压抑地咳嗽声。

    他神情微变,转身已然柔和了面色,快步进屋:“母亲?您醒了?”

    邵林氏眼带担忧地看向了儿子:“刚刚我好像听到了一阵哭声,是谁来了?”

    邵墨卿笑了笑,向外看了一眼。

    刚刚盯梢的人已经被他吓走了,想必是回去报信了吧?

    他又看了看妹妹和小侄儿……这俩小的睡的正香,便压低了声音开口:“无事,是凝凝身边的大丫鬟,因她家姑娘的事情心中着急,才来哭诉了一番,想让我去帮忙。”

    邵林氏迟疑了下,她最近嗜睡,也的确没能听清,只听到了哭声,像是有女子说话:“是……这样的吗?既如此,那你快去吧,可别让凝儿等急了。”

    邵墨卿温声安抚着母亲:“母亲莫急,儿子明日再去不迟。”

    邵林氏也没多问,她这个儿子心中有成算,无需她多操心。

    ……

    暗卫快马疾驰,邵家一桩事,傅佳凝当晚就得了信儿,眼底无波无澜,像是早就料到了。

    暗卫暗暗纳罕,将信给了姑娘后,转头就去跟主子回报了。

    傅百松眼底神色莫名,嘴角挂着一抹不善地笑:“你是说,那冬梅并未将信送到邵二郎手中?”

    暗卫单膝跪地,恭敬应是,并把所见一五一十禀明主子。

    现如今,冬梅还在路上,傅百松还无法得知后续,然得知娇娇竟然丝毫不惊讶,想必梦中早有此一事发生过吧?

    傅百松闭了闭眼,掩去了眼底的心疼之色,挥了挥手:“让离火盯好了冬梅,不得有误。”

    “是。”

    暗卫走后,傅佳凝就迫不及待地拆信查看。

    她没想到,权臣大人给她的回信竟然这般厚。

    前面几张都还好,都是正经事。往后看,便成了对她的担忧。直到最后一页,傅佳凝傻了眼。

    呃……这,相思赋?做样子的?还是……

    傅佳凝没敢多想,生怕自己自作多情,赶紧收了信,红着脸颊去抄书了。

    ……

    第二日一早,冬梅披星戴月地回了府,连院子都没回,就直接奔着祠堂去了。

    这一路跑着,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倒是将一把子眼泪生生呛了出来。

    傅佳凝还在安睡,就听到了冬梅哭哭啼啼要见她,正在门口撒泼呢。

    她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这次她特意让冬梅走得晚了些,料想她一日之内赶不回。

    却不想这丫头这么敬业,竟然连夜往回赶。

    这是在城门外等到开城门,就风风火火往她这儿跑了吧?

    哎哟,粽子当成了这样,她也是服气的了。

    傅佳凝不胜其扰,起床气噌噌上头,又料想躲不过,只好娇娇柔柔让人放了冬梅进门。

    冬梅见了她,“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哀哀切切地哭着。

    傅佳凝还在压着起床气,也不拦着,更不开口,一副没睡醒又难受到不行的样子,静等着这丫的演不下去了自己想辙。

    冬梅哭着哭着,也发觉了姑娘不接招,趁着抹眼泪,她才抬眼看了看靠在小塌上的娇娇人儿。

    这一看,她家姑娘一点子精气神儿都没有,像是身体还未大好?

    她又给自己找了台阶,借着一个哭嗝,就开始不忿地开了口,说起了原由:“姑娘,那邵家二郎欺人太甚!奴婢带着您的信上门,他连院子都不让进……奴婢想着也就送个信,不曾与他计较。可……可奴婢把信递了上去,那厮竟看也未看,直接不耐烦地将信撕了个粉粉碎!呜呜……”

    冬梅又哭上了,哭得那叫一个凄惨不能言。

    傅佳凝一边在心中惊叹着冬梅的演技,这都可以去当演员了啊,好专业!

    一边又要做出一副惊讶而又大受打击地模样:“这……怎会如此?上次我那般无礼,也不见邵二郎如何?今日我诚挚道歉,他又为何忽然恼火?可是你言语间慢待了他?”

    冬梅心虚地垂着眼,不敢看她家姑娘,嘴上却还在强词夺理着:“奴婢怎敢?再如何,那也是准姑爷不是?奴婢以礼相待,却被堵在了门口。笑脸相迎,却还得了一脸的冷面寒霜。”

    “奴婢这都没恼,好言好语地同那邵家二郎说话,可他竟撕了姑娘的信!”

    说到这儿,冬梅像是气极了,又像是替主子不值:“姑娘,奴婢早就说了,那邵家二郎品性不行,您偏不信。”

    “可怜姑娘太过善良,品性高洁,一点子瑕疵都沾染不得,那厮怎配得上您呐?我的姑娘呀,您可要擦亮了眼睛,免得将来后悔莫及哟~!呜呜……”

    冬梅声情并茂一顿哭诉,惹得傅佳凝的眼圈都跟着红了。

    天地良心,她是真的没想哭的,还在着急没有眼泪该怎么办呢?

    却不想这丫头拿个奥斯卡小金人儿都莫得问题,直接把她带入戏了。

    这就是所谓的专业演员的本事吧?单单只是看着她哭,都会被不知不觉地带进情绪中。

    这可真是……让人挺期待见一见幕后主使了呢!

    傅佳凝是真的挺好奇,是怎样的妙人儿,才能培养出这样的细作来?

    她也应该专门笼络几个这样的人,将来说不定能有大用场。

    就这么一个走神,傅佳凝都没留意,自己到底悲从何来?眼泪已然禁不住冬梅的感染,“啪嗒啪嗒”地止都止不住了。

    傅佳凝眨眨眼,更多的眼泪被挤了出来,她干脆顺势用小手遮住了脸,顺带着遮掩住她那不听话,只想往上翘的嘴角。

    见姑娘哭得伤心,冬梅也就安心了。

    她又开始劝解着:“姑娘您得放宽了心,天下好儿郎千千万,您就是嫁入皇室也是省得的。您这么好的出身,又是鼎鼎有名的第一才女。满朝文武,谁家的女儿能与您比肩?那邵家二郎压根算不得拦路虎,您又何必这般在意呢?”

    “您在意他,岂非抬举了他?有您的这层关系,那邵家二郎在外必然风光。说不得呼朋引伴的时候,人家还要拿您抬高身价呢!您这又是何必哟?我的姑娘呀!呜呜……”

    傅佳凝小手遮掩下的嘴角忍不住一抽,来了!又来上眼药了!

    一天没个十回也得七八回,可真是“忠心耿耿”的首席大丫鬟呢!

    这会子也就是春兰没有过来,那只粽子应该已经知道冬梅回来了,还要装作不知,以免露馅。

    要是这么两只粽子凑到一处,因着撕信的由头,俩人能跟哭丧似的直接把她送走!

    傅佳凝忽然体会到了孙悟空戴紧箍咒的痛苦,也知道唐僧太墨迹的时候,猴哥儿是个啥感受了。

    她现在就很想一棒子敲晕这孜孜不倦“念经”的丫头!

http://www.jxenbo.cn/22_22606/101184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