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科幻小说 > 恶女为妻 > 第十章 飙演技的时刻到了!
    秋菊匆匆而去,匆匆而回,附在傅嬷嬷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

    傅嬷嬷面色稍缓,转头换上了一张慈爱的笑脸:“姑娘可是饿了?秋菊特意起了个大早,蒸了一锅点心,姑娘先用些垫垫肚子,可好?”

    傅佳凝冷着脸,只看了一眼傅嬷嬷递到眼前的漆盘,盘内放着五六样做工精致的小点心,方的圆的搭配在一起,色香味俱全。

    傅佳凝只靠昨夜那点儿粥水撑到现在,腹中早就揭竿而起,闹起了饥荒。

    这般美食当前,她是真的很想吃,但想到做戏做全套,又不得不忍下蠢蠢欲动的小手儿。

    呼……飙演技的时刻到了!

    她冷着一张小脸儿,将漆盘推开:“乳娘……点心先放那儿吧,我身上疼得厉害,没什么胃口。”

    傅嬷嬷叹了口气,将漆盘递还给秋菊,秋菊又将其放进了食盒中,暂且摆到了破旧的桌子上。

    傅佳凝扫视过众人的脸,用下巴指了指冬梅:“你去,请邵二公子进来。”

    冬梅眼底一喜,避开傅嬷嬷的视线,都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哎”了一声,转头就跑了出去。

    她这般没规没矩的样子,让傅嬷嬷一阵皱眉不喜。

    可姑娘没说什么,她只是老仆,不会僭越,在姑娘面前倚老卖老。

    傅佳凝自是看到了傅嬷嬷的欲言又止,心底暗叹:丫头啊,前世你炸毛发脾气的时候,怎么就听了谗言,把傅嬷嬷支出去了呢?

    不到片刻,邵墨卿就施施然进了门。

    他不必抬眼,就能看到端坐在他的床上,冷这一张小脸儿,颇有当家主母气势的小小人儿。

    他紧了紧左手长指,真的很想将人拥入怀中,哄她笑开颜,可今天这出戏不能演砸,他得配合。

    傅佳凝见到主角儿来了,当即满脸寒霜地一抬小下巴,高傲不可一世的用下巴尖儿点人:“邵二公子,听闻你我乃父辈玩笑间,指腹为婚定下的娃娃亲,是也不是?”

    邵墨卿看着他的小姑娘故作姿态的那副小模样,非但不觉得她很失礼,反而品出了另类的可爱来。

    他艰难地撕开自己的视线,垂眸应:“是,你我两家本是世交,父辈亲如一家,故有此约定。”

    傅佳凝点头:“两家是世交不假,若只是你邵家败落,我傅九也甘愿带着嫁妆下嫁,总归不会赖了这门婚事,然……”

    傅佳凝一个“然”字出口,满屋仆人就接收到了傅嬷嬷的眼神示意,纷纷向外而去。

    夏竹和秋菊都很听话,没有探听主子八卦的心思,冬梅和春兰却一步三挪着并不想离开。

    两人磨磨蹭蹭着,到底在出门口之前,听到了自家姑娘“然”后面的话。

    “然你邵家没落,邵家大郎克妻的名声尤为响亮,邵家二郎如今顶门立户,却不思进取,如何安身立命?莫不是就指望着我的嫁妆银子过活不成?”

    邵墨卿动了动唇,似是想要说话,傅佳凝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抨击:“你邵家的大儿媳就是被克死的!我才知这婚约,就差点命丧马蹄!你们邵家的儿子都是刑寡克妻的命不成?这婚必须退!”

    傅佳凝声色俱厉,配着嘶哑的嗓音,不由得让人心惊胆战,信了那传言六七分。

    好好一千娇百宠的千金贵小姐,她的坐骑自然也是万里无一的温驯良驹。

    那日又是晴好的天气,怎地好好的人儿只说来见一见未婚夫婿,就无故摔伤,起不得床了?

    冬梅和春兰对视一眼,眼底皆有笑意。

    院外听不真切屋内话语,几个眼线却都看到了冬梅和春兰发出的暗号。

    成了!

    眼线不动声色的陆续退离,只余这个时辰盯梢的一个留下来探查后续。

    屋内,邵墨卿听到这最后一句时,身体晃了晃,似是站不稳。

    他不知为何竟会感觉这话熟悉,刺得他心神巨震,心口乍然而起的疼痛,褪尽了他满脸血色。

    他像自虐般忍受着疼痛,直勾勾看着双眼灼灼,小脸儿冷冽,嘴角含着明显讥讽,拿话刺激着他的少女。

    如此陌生的一面,让他心生恍惚,却又觉熟悉。

    正在按部就班演戏的傅佳凝,接收到对方不可置信的悲痛眼神时,心里一慌,险些破了功。

    ‘哥……咱不事先说好的吗?您可别借机黑化啊,看您大我至少千岁呢,我喊您一声祖宗你敢答应吗?假的,嘿,回神了哎!’

    傅佳凝眼底隐含的担忧,不负众望地被邵墨卿捕获了去。

    他紧抿唇角,在心底默念了好几遍:不是真的,是凝凝在演戏,得配合,不要乱想。

    邵墨卿死死攥紧左手,指节都捏得咯咯作响,这才压制住想要抬脚上前,堵住那喋喋不休小嘴儿的冲动。

    只是他的唇线抿得太紧,太过压抑,也就说不出什么话语来接傅佳凝的话。

    屋内的气氛,一时凝滞浓稠得让人无法呼吸。

    傅嬷嬷的一颗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一直想要插话,却因为姑娘从未有过这么强势的时候,一时竟是让她以为见到了老太君。

    她也就恍惚麻爪儿了眨眼的功夫,怎么姑娘就把事情闹成了这样呢?

    这一对小冤家可算都不开口了,傅嬷嬷赶紧上前,苦口婆心地劝着自家姑娘:“哎哟,姑娘慎言呐,外面瞎传的疯言疯语,姑娘怎可听信?这婚姻之事自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难道还信不过少国公和夫人不成?姑娘三思,莫要一时气昏了头脑,将来悔不当初啊。”

    傅佳凝面色稍霁,心里满意极了。

    ‘瞧瞧瞧瞧,乳娘这话才是真的劝人消气的呢。’

    她抬眼看了看神思不属,似是被打击得不轻地未来大奸臣,心里也在打鼓。

    她可是照着原主原话来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差。

    这出戏务必要让那两只粽子原版传出去。

    她绝不能搞砸,也绝不做活不过三集的炮灰!

    有了傅嬷嬷递台阶,傅佳凝可以就坡下驴,缓上几口气,找回理智。

    她一副神思清明后,觉得自己的话太过分的羞窘尴尬模样,眼神躲闪着不敢再去与邵墨卿对视,话却不肯服软,依旧带着她高门贵女的骄傲。

    “话不好听,然忠言逆耳。若邵二公子真的看中这门亲事,便记得我傅九今日之言。”

    “我傅九的夫君,要文武双全,状元之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唯有此等儿郎,才与我傅家门当户对。”

    “傅嬷嬷,给邵家的见面礼留下,咱们走。”

http://www.jxenbo.cn/22_22606/101184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