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科幻小说 > 恶女为妻 > 第六章 幸好是他……
    傅佳凝边吃边在心底感叹着:粗粮啊,纯天然无污染的粗粮啊,味道是真香!

    只不过这身体也真的是太过娇贵了,吃两口粗粮都会刮嗓子,还挺疼。

    哎……娇气包!

    别看傅总身家十几亿,天天满汉全席她都吃得起,但她受恩师影响颇深,喜欢粗茶淡饭,修身养心。

    恩师曾似开玩笑的跟她说,他可是扁鹊的后人。虽是旁支,流传至今可能八十竿子都打不着了,但他们血脉传承下来的医者仁心却始终未变。

    可惜恩师的儿子出了意外,老伴儿伤心过度也随着去了。恩师自此孤零零地一个人,花了好几年才走出阴霾,开始应邀担任大学教授,寻找合眼缘的门徒。

    恩师看中了她,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倾囊相授,几代传承下来的医术毫不藏私的都教给了她。

    傅佳凝就是靠着这手本事白手起家,逐步做大,也在这个过程中得知了爷爷遗嘱的真相。

    她毫不手软的吞并了傅氏,把家族企业改头换面,以生物制药、中成药、中医器械研发为主,三年时间冲进世界五百强,锋芒初绽。

    想到自己的医术,傅佳凝眼底的神情复杂,她愧对恩师。

    如果说她出事之后,唯一会真心为她难过的,大概就是年近七旬的恩师了。

    傅佳凝深吸口气,又缓缓吐出,将心中的情绪尽数压下。

    她愧对恩师的殷殷期盼,却也感谢恩师的精心栽培,即便身处异世,她也决不会埋没他老人家的通身本领的。

    思绪回笼,一碗粟米粥也下了肚。

    粥水里大概半碗米半碗水,足见邵家境况。

    傅佳凝实在无力,即使觉得不太合适,也还是默不作声地占了人家温雅少年郎的便宜。她靠着人家胸膛不说,还让人家一口一口的为她吃饭。

    这会儿肚子填饱了,傅佳凝也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了。

    她苍白的瓜子脸上,在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中,飞上了两团红霞。

    傅佳凝垂眼看着自己腰间的荷包,正考虑着直接给钱会不会被误会?

    却不想邵墨卿放下碗后,正定定地看着她,什么失礼不失礼的,都被这触手可及的美冲击得七零八落。

    他艰难地动了动喉结,声音低哑地询问:“可还要再用些?”

    傅佳凝回神,转头只能看到对方的下巴,才更真切的感觉到他们的距离到底有多近。

    她“嗖”的又转回头,小小声回道:“已经吃饱了,晚上不宜多食。对了,这是什么粥?我第一次吃,是你做的?”

    邵墨卿全身一僵,两家的悬殊,被这一句再次提到了他眼前,让他不得不重视。

    他心底又升起了不确定,干巴巴的回道:“粟米粥,我只会熬粥。”傅家的下人都未必会吃。

    后一句,总觉得说出来会后悔,他只在心中想想,并未说出口。

    傅佳凝软糯糯的声音里带着好奇:“这就是粟米吗?很好吃,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

    邵墨卿的心像是被一只小手轻挠了下,既痒又疼。

    嘴这么甜的小姑娘,谁人能不疼宠呢?

    她若真跟了他,又怎么吃得了这等苦?

    再者……他也舍不得让她吃糠咽菜,陪他吃苦。

    邵墨卿硬了硬心肠,就要把人放开,谁知小姑娘却忽然转身,那有了血色的小嘴儿凑近了他,柔柔糯糯地小小声问道:“我们这样说话,外面能听见吗?”

    邵墨卿之前关了窗,进来送饭的时候也掩了门,外面偷窥是别想再看到什么了。隔不隔音这个问题,就成了傅佳凝最关心的话题。

    傅佳凝脑子里有着原主的记忆,对邵墨卿有着天然的敬畏和信赖。

    作为敌人,邵墨卿城府极深,手段狠辣,无疑是可怕的。但要是作为自己人,他可是相当的护短,别人给予他一分恩,他能还人十分好。

    即便眼下的邵墨卿还是虎落平阳、龙游浅水的状态,她只要不做那条犬,不是那只虾,待助他一飞冲天那一日,他必不会对她恩将仇报。

    她绝不重蹈原主的覆辙,也必将完成对原主的承诺。

    邵墨卿的心情复杂的感受着怀中的温软,她就这么信他?她又知不知道,但凡他心术不正,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她会受到怎样的伤害?又岂止会赔上一生的幸福?

    若他心中的仇怨再深一点,泯灭了他的良心呢?他会不会对她下手?

    邵墨卿扪心自问,愕然发觉心中的答案竟是不会。

    无论他再如何丧尽天良,他都无法对全心全意信赖着他,又如此聪慧美好的小姑娘下手。

    她并无不愿,是他的小姑娘呢。

    傅佳凝全然不知,自己那一句反问,竟然刺进了未来权臣的心里,化作了一颗朱砂痣。更不知她因为知根知底的信任依赖,会软了未来人人谈之色变、冷酷无情的大奸臣的心。

    她还在等待答案,没等到,还用小手无力地扒拉了一下对方的手臂。

    邵墨卿像触电了般身体一震,低沉的嗓音也压了压音量,响在傅佳凝的头顶:“放心吧,听不到的。”

    傅佳凝闻言更加放松,一边组织语言,一边低缓地,把事情详详细细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眼下便是如此了,外面盯梢的暂且不提。我一夜未归,明早傅家怕是就要来人寻我回去了。我能与你商议此事,也只有这一晚的时间,邵二公子可会介意与我共处一室不合礼法?”

    这最后一句,正是傅佳凝现今最苦恼的。

    她还是傅总的时候,大半夜的带着秘术出去应酬是常有的事。倒不是没有乌七八糟的人打着歪心思,但她一针下去,扎得几个咸猪手摊在床上半个月起不来之后,上层圈子里,就没人敢打她的主意了。

    现如今要与邵墨卿促膝长谈,她也不虚。

    别说邵墨卿这方面君子得很,上一世都是凭本事单身的主儿,就算他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她也能收拾得了他。

    她不虚,只愁古人规矩礼法的太麻烦。邵墨卿却以为她默认了是他的妻,才会“事急从权”不介意与他共处一室。

    冰凉凉的心房被一股暖流浸润,他的小姑娘啊……怎么可以对他这么不设防?

    邵墨卿闭了闭眼,哑声说好,感受着怀中小姑娘放松地靠着他,心底却在叹息:幸好是他……

http://www.jxenbo.cn/22_22606/100697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