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二十六章 魔宫
    作为一名年轻且喜爱阅读的淑女,她的阅历可以称得上是非常丰富。

    为了追寻物质世界的法则本质,她曾入侵过古代魔法师的尖塔,饱览魔法与炼金的秘籍;为了通晓历史与未来,她曾在燎火原的通天塔废墟游荡,走访每一处遗迹;为了理解恶魔的力量,她曾潜入暗黑图书馆,甚至寻觅至地狱的大门……在这条不择手段的求知之路上,她兼具学者、盗贼和刺客的本领,她的事迹在少数目睹过她身影的人口中流传,在那些神秘诡异的故事里,她被称作[隐秘女士]。

    鲜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而她身后的势力和神秘导师更是一个永恒的谜团,甚至有人说她居住在虚空之中。

    “我听见了巨龙的声音,但又不太真切。”

    玫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隐秘女士从虚空中走出,她的脸上罩着黑色面纱,只露出一对流转着奥妙粉光的黑色眼眸。

    “这座陵寝是一个伟大的奇迹,可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是为什么呢?”

    在她身后的街道上,冰雪覆盖了一切,凛冬圣女已经成了冰雕圣女。

    杀死一名最高魔导师,这对隐秘女士而言算不得是十分费力的事情。

    作为一名结合了虚空力量的起源战士,她成为圣者已经有不短的时日,就算是与同为圣者位阶的大魔导师对抗,她也有恃无恐。

    真正令隐秘女士感到困惑的是这座陵寝中的古怪气息,当姬陵全面激活之后,这种不协调的感觉更加明显了——因此,她没有急于赶去陵寝中央的光柱。

    隐秘女士蹲下身体,指尖触摸到一块苍白的石板。

    “这些建筑与街道就像一张完美的镜面,同时又存在着扭曲的现实特性,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不仅如此,对占卜和命运也异常敏锐的她隐隐嗅到了有危险埋藏于未来。

    略微犹豫了一刻,隐秘女士从腰间取下一本包裹着精美封皮的书,从中抽出一张洁白的纸。

    她有些心疼地将纸丢进风中,嘴里念出一条不属于元素之文的咒语。

    白纸在风中飘舞了一会儿,然后在咒语声中自行折叠,经过复杂的变化后叠成一张精致的嘴巴。

    “三个问题,你可以向伟大的奥拉科提问了!”

    半空中,白纸嘴唇一张一合,发出尖锐刺耳的古怪声音。

    隐秘女士的面纱微微飘动,她抬头看向白纸,嗓音低沉而平淡:“我想知道,在姬陵中会遇到怎样的危险。”

    “作为起源战士,你应该自信一些!”自称奥拉科的白纸嘴唇尖声说,“你将遭遇三位圣者,一人来自过去,一人来自现在,一人来自未来!”

    奥拉科的嘴巴忽然被无根之火烧掉三分之一,它发出疼痛的哀嚎声,听上去有些好笑。

    虽然这个回答有些偏题,但隐秘女士知道这是奥拉科一贯的作风。她没有立即思索这段话,而是继续提出下一个问题:“有哪些人已经进入了光柱内部?”

    “一个人——不,刚刚变成两个人了!”缺少了一小半嘴巴的奥拉科口齿不清地回答说,“一男一女,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一个奥德利克人和一个戈勒人!”

    “到底是几个人……”隐秘女士感到有些头疼。

    此时的奥拉科只剩下一点嘴角,它刚要回答,隐秘女士立刻说:“不,这不是第三个问题!”

    仿佛急着消失的奥拉科悻悻然闭上嘴。

    “第三个问题是,怎样才能规避或是减少危险?”

    “当然是杀光他们!杀光竞争者们!”奥拉科有些疯狂地叫嚷着,“不要放任任何一个弱者进入光柱,哈哈!”

    火焰腾起,这张聒噪的白纸彻底化成一串灰烬,飘散在空气中。

    隐秘女士静静思索了一会儿,她望向光柱的方向,喃喃自语说:“姬陵似乎存在某种限制,但并不压制我的起源力量。”

    她十分惊讶于姬陵中还存在另外三名圣者,按照已知的情报,奥德利克人和戈勒人都没办法令圣者进入遗迹。可惜的是,奥拉科的预言书所给出的答案向来言辞吝啬又模糊不清,否则她能够做出更多的准备。

    “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避免更多人进入光柱。”隐秘女士缓缓说着,“猎杀他们并不困难,但已经进入光柱的那两人会发现什么呢?真想快点进去看看啊。”

    她摇摇头,伸出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圈,指尖透射出玫红色的光刺,像匕首一样刻下一个简单的圆环图案。

    玫红色圆环安静地凝固在半空中,光芒一闪而逝,随后整个图案都隐没在空气间,彻底消失不见。

    为了靠近更多的知识,并将这些知识变成秘密,隐秘女士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血腥的清理计划。

    阿切尔•布雷兹静静望着虚无之塔,她站在街道中央思考了几秒钟,然后快速向前走去。

    她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接近虚无之塔,姬陵的地形就发生了移动,随后一道难以忽视的光柱从远处的虚空落下,从方向上看正处于遗迹中央。

    这种变化说明姬陵已经激活,而这原本是她计划进入掌控者大殿后要做的事。

    除了她以外,只有另一个人知道如何激活姬陵。

    “曼文林将军已经来了吗?我必须快些与她会合。”

    阿切尔加快了步伐,脚步挪动间,已经来到了虚无之塔下方。

    站在高塔脚下,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这座虚无之塔的雄伟。即便是在斯洛姆时,她隔着一层虚空笼罩也能一眼看见这座高耸的倒悬巨塔。

    阿切尔知道掌控者大殿就在巨塔中部,希尔•曼文林应该已经先一步抵达,将乱序的地图拼凑正确。

    她伸出手放在塔底的铁门上,缓缓推开,却意外地发现门后已经有一个人在等候自己。

    那是一个全身罩在漆黑斗篷之下的人。

    阿切尔的瞳孔忽然收缩,耳边传来咒语的吟唱声。

    那是一个熟悉的女声,是一个她怎样都忘不掉的女声。

    “奈文魔尔!”

    阿切尔失声说,可她发现自己忽然无法呼吸,无论怎样用力,嘴巴和鼻子都无法吸入一丝空气。

    这是……中等魔法[真空匣子]!

    在震惊中错过了脱困的黄金时机,阿切尔捂着喉咙,张开嘴巴,勉强吟唱了一条火弹术,然后在窒息的痛苦中昏死过去。

    火弹术溃灭,一张涟漪之盾静静悬浮在李维斯面前,他摘下斗篷的帽兜,撤销掉防御魔法,然后疑惑地看着地面上这位昏迷的宫廷魔法师。

    “她怎么会知道奈文魔尔?”他低声自语。

    缩小成拇指大小的泰瑞拉坐在李维斯的肩上,说:“如果你懂得无视表象,就能轻易看穿她的身份。”

    李维斯皱了皱眉,将趴在地上的女法师翻过来,然后摘掉她的帽兜。他仔细看着她的平庸五官,又盯着她的火红色头发看了一会儿。

    “这是一张人皮*面具?做得真精致。”他说,“看来这位宫廷魔法师应该是火蔷薇小姐……连公爵的女儿都混进了姬陵?”

    李维斯在她光洁的脖颈上轻轻抚摸,找到一处粘结点后,将一张薄如白纸的面罩撕下,确认了她就是阿切尔•布雷兹。

    泰瑞拉对这件事兴趣不大,她说:“没有变声水晶,难道你接下来每一次吟唱法术都要依靠我来掩饰?”

    “不需要,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李维斯将面罩重新粘回去,淡淡说,“话说回来,你早就计划要这么做了吗?”

    “你指的是魔宫?”泰瑞拉轻笑一声,“怎么样,好用吗?”

    李维斯摸了摸下巴,说:“确实挺方便,我还是第一次体会魔力在体内流动的滋味,但你凭什么确信给我一个魔宫就能让我发挥实力?”

    他摊开右手,一个深蓝色的符号印在掌心,散发着淡淡的荧光,随着某种谐律忽明忽暗。

    “依我的观察,你对魔法理论的造诣不亚于魔导师,在某些投机取巧的方面更是达到了令人惊讶的水准。”泰瑞拉像是在炫耀一样,轻轻摆动着小腿,“而且你的精神力天赋其实很高,再者说……就算没有这只魔宫,你对魔法师也有着克制的手段,没错吧?”

    听了泰瑞拉的话,李维斯想起来自己在斗魔场边曾打断过阿切尔的咒语,当时是为了救阿尔瓦那个白痴的命才迫不得已这样做,看来这个秘密没能瞒过影王后,毕竟她一直藏在自己身上。

    “要怎么处理阿切尔呢……”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李维斯对阿切尔的出现有了其他考虑,他原本打算将这位宫廷魔法师击倒,然后立即赶去光柱附近,可现在情况有了变化。

    “姬陵中存在圣者,你想清楚怎么做了吗?”泰瑞拉低声问,“虽然你的‘魔宫’能够提供近乎无限的魔力,也解决了大部分低中等咒语的亲和力问题,但圣者就是圣者,不是依靠捷径就能打倒的敌人。”

    “我知道。”李维斯皱眉说,“我在想的问题是,阿切尔•布雷兹来到这里的事情也许不是巧合。”

    他蹲下来,在阿切尔的身上搜索起来,双手毫不忌讳地检查了每一个地方,包括胸部和大腿根部。

    “你的意思是,她的目标是掌控者大殿?”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

    “我认为这很明显,既然她明知姬陵被激活却还要走近大殿,说明她认为大殿中的人是盟友。”李维斯推测说。

    交谈间,他在阿切尔的身上发现了两只卷轴。

    第一张卷轴看上去很新,卷轴上画着姬陵的地图,不过姬陵激活后,这张乱序版本的地图已经失去了作用。

    李维斯把第一只卷轴随手丢开,拿起第二只卷轴。他将卷轴摊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泛黄的地图,图中密密麻麻标识着许多地名。

    李维斯赫然发现这就是泰瑞拉在石板地图上拼凑出的姬陵地图。

    “这是……[活体迷宫]的图纸。”泰瑞拉有些惊讶地说。

    李维斯沉思片刻,说:“看来姬陵的激活方式不止你一个人知晓,不过真正奇怪的地方在于两份地图。”

    “奥德利克人掌握着姬陵的图纸并非不可能的事情。”泰瑞拉缓缓说,“萨拉丁不可能将所有的财富藏好。”

    “阿切尔•布雷兹为什么要改换容貌?”李维斯端详着这份古老地图,“是不是有一种可能,她在执行一个秘密的任务,不想被奥德利克队伍中的其他人知晓?”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说:“有这种可能,但无法确定,因为第一份地图可以帮助她找到掌控者大殿。”

    “作为一张比斯洛姆城地图还要复杂许多的图纸,第一份地图上没有任何标识,包括虚无之塔的位置。”李维斯摇摇头,说,“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我认为大部分人手中没有激活后的姬陵地图。”

    他将地图收进口袋里,缓缓站起身来。

    “姬陵已经激活,我们没有时间探究这些事情。”李维斯平静地说,“带上阿切尔一起去陵寝深处吧。”

    他吟唱了一条低等魔法[岩石锁链],将阿切尔牢牢捆住,还将那份无用的卷轴揉成一团,塞进了她的嘴里。

    用漂浮术使她的身体从地上浮起,李维斯满意地点了点头,说:“现在我很想感谢你,泰瑞拉……这个魔宫令我的计划变得更加容易。”

    “我必须再一次提醒你,你的魔力来自于姬陵,一旦离开这片空间就不会有任何作用。”泰瑞拉说。

    “足够了。”李维斯眯起眼睛,他将帽兜戴上,向着光柱的方向走去。

    此前他确实没有想到,埋在石板地图之下的中枢核心竟是一个没有物质形态的灵体,经过泰瑞拉的秘术洗礼,它失去了移动、控制陵寝的作用,被揉捏成一个虚无的节点,节点的另一头连接着整座姬陵的能量。

    这意味着,当这个节点被李维斯使用时,整座姬陵就是他的魔宫。

    这同样意味着,李维斯可以利用这股力量以[奈文魔尔]的身份做一些事情……他有了一个疯狂而大胆的想法。

    在抵达姬陵深处之前,他必须适应这个“魔宫”的力量,并尽量将魔法理论转化为现实中的武器。

    当然,第一个需要琢磨清楚的魔法是自然族动物系咒语[变形术],这可以用来修改自己的声带。

    此时的李维斯并不知道,在前方等待他的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圣者。

    (“虚无圣殿曾经沉寂,可从未停止过对历史的注视。”  ——《大陆通史•黑暗王朝》)

http://www.jxenbo.cn/21_21175/94260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