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修真小说 > 长渊行 > 第二卷 周帝国的黄昏 第一百三十七章 做媒(中)
    齐安知道,武九凰是为他随意收下贤王的礼物而生气。

    但随即她又道:“那程长歌我看着也是心高气傲之辈,你就替我这位皇兄做做样子就好,她不一定就真的答应我这位皇兄。”。

    齐安点头答应下来。

    所以在第二天后,齐安带着那把古琴就象书院里的程长歌走去。

    这几天的程长歌可谓是出尽了风头,她无论是在琴棋书画,还是在其他方面都彰显出了惊人的天赋。

    连书院的几位教习都觉得,她可能是这届书院考生中最优秀的。

    这天的她,正在射科考场,练习弓箭,齐安带着古琴就直接走了出去。只是真正见了她后,齐安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毕竟几天前他和这位女子刚刚有过矛盾。

    “何事?”对于齐安,程长歌自是没有露出好脸色,连看都没有去看他。

    齐安一咬牙,就将身后背着的古琴拿下来道:“有人托玩问问你,若是有个人才貌双全,你愿意不愿意和他共度余生?”。

    这话初一说出来,齐安觉得是没什么的,只是他说的时候,由于先前和这女子的矛盾,这话就有些扭扭捏捏,所以这话中的“他”,就容易让人直接意会成,这人实际就是他齐安。

    这别惹得周围的人,直接议论起来:

    “这……这三先生怎么屡教不改啊!”

    “什么屡教不改?”

    “风流呗……你看,这不又开始勾搭人了!”

    “厉害啊!真乃吾辈楷模!”

    ……

    这些话一字不漏进了齐安和程长歌的耳朵里。

    不知面前这个美貌的女子有着怎样的心情,但齐安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复杂。

    就这么会时间,天空乌云密布,却是有了下月的迹象。

    雨初时不算大,稀稀疏疏下来一点刚好把郊外破土的几点绿芽打湿,随之而来空气中也开始弥漫淡淡的潮腥味。但随着天上铅云逐渐积攒变得厚实,稍有点天象常识的人都会判断的出,雨终究会大起来。

    雨势渐大,虽不至于叮淋作响,把地上溅得泥泞乱飞,可淅淅沥沥,在雨中待的久了,还是会把人一身衣袍透个半湿。

    一些在书院中准备外出游玩的士族学生们们看情形不对,只得收了兴致,但看着眼前雨中的齐安和程长歌。

    他们知道还是有好戏可以看的。

    所以有好事者,直接搭起了帐篷,准备看眼前这处好戏。

    齐安本来是转身就想走的,但被程长歌那双杏眸看着,但觉得若不把话说清楚,就此离开,说不得日后又会惹出什么乱子出来。

    他道:“实际是贤王……让我来问的……”。

    这话他说的斩钉截铁,话罢,他把古琴放下就要走。

    但她却不想就这样放齐安离开,她戾声道:“慢着……你也算是书院的弟子,和你比武的事情,我先不着急,咋们就来比比射箭怎么样?”。

    她说的认真又随意,但实际却不容齐安丝毫的反驳。

    “怎么?不愿意……其实有句话,我国的使臣孟津苒没说错,你说不上真会有顶绿帽子戴上。还有,别拿你那未婚妻的明珠公主跟我相提并论,她不配。”这时的她似乎是又想到了别的事情,略显厌恶说到。

    她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对于孟津苒拿自己与武九凰这样面容有句话缺的人做对比,她自是觉得受了侮辱。

    雨越来越大,将他和面前这个女子身上的衣服完全打湿。

    眼前的女子穿的是男装,但湿了的衣服湿嗒嗒帖在她身上,却把她原本身材的很好的勾勒出来,这会的她面若桃花,虽略得冷意,可却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但齐安却没有丝毫欣赏的心思,甚至因为眼前女子的这些话,他一扫先前的尴尬,对她冷笑道:“我初来永安的时候,有个人眶我射箭,可后来结果令他大失所望。”。

    这里齐安说的自然是齐祝山。

    接着她又道:“也是从那以后我发现一件事情,你猜猜看那是什么?”。

    程长歌自然感受到了齐安的情绪变化,但在她看来,齐安肯定是因为她的话生了怒意,可那又如何呢?她从未把他放在眼里过,甚至是当普通人看过。

    所以她讥笑道:“那是什么呢?”。

    齐安笑着回答:“和我比射箭的人都是白痴,明比不过我……那不是白痴是什么?”。

    接连两个白痴说的铿锵有力,但也把程长歌气的娇躯颤抖了起来,她自小走到哪里接受的都是别人的赞美,最不济也是奉承,哪里敢有人这样说她。

    就因为齐安这两句话,她现在不止对齐安有讨厌的情绪……

    齐安则接着在她伤口上撒盐道:“仔细想来,我并没有得罪过你!可你每每说话就是叫我开心不起来!还有我承认你长的好看,但满嘴喷粪,你在我心中就连癞蛤蟆都不如。”。

    这话听得她银牙紧咬,怒目看着齐安,恨不得直接掐死他。

    而在远处,那些好事者开始了又一轮的八卦:

    “你们快看!三先生定是向那西魏长公主说了表达爱意的话,要不她这么感动的都浑身颤抖起来了!”

    “胡说!那明明是生气,你看她这么看向三先生咬牙切齿的。”

    “什么咬牙切齿,她定是也要表达爱意,只是羞于启齿,这才咬牙切齿恨自己不争气!”

    “仁兄高见!”

    ……

    其实有关齐安到底给程长歌说了什么,因为下雨的关系,是没几个人听见的。但因为是修行者的关系,这些八卦话却一字不落到了程长歌耳朵里。

    现在的她,有直接想杀齐安的心思。

    但她想着自己的身份,为了保持自己高贵的姿态,她便把自己的怒意压了下去。

    她自认这隐藏情绪的功夫做的极好,但实际她脸色的变化都被齐安全部看在了眼里,他接着道:“在我看来,你虽是西魏长公主,但也是普通人,对我气愤就直接表现在脸上就是,这样遮遮掩掩,反而会让人觉得矫情!”。

    话罢,他直接拉弓,运起《龙灭篆》将力量附加在箭上。

    众人直见一道火光自他弓中射出,火光将雨滴灼热成雾气加缀在箭尾,显得朦胧飘渺,且更掀起一股热浪袭来,让离得近的人感觉到一股窒息感。

    轰!

    一声巨响响起,却是远处的靶子直接被这一箭射的粉碎,七零八落落在地上。

    众人被这一箭的威力惊的说不出话,再要看齐安时,他已留给了众人一个背影,慢慢消失在了雨中。

    “这……兄弟!这样的箭又算什么?还是咋们三先生向这西魏长公主示爱?”

    “怎么不算?这象征着他以后能给西魏长公主的爱是如烈火一样的。不行……我编不下去了!”

    众人到了这时,也才意识到,齐安根本不是向这西魏长公主示爱的,倒不如说这是一种宣战御挑衅,这也让一些人想起了先前在郊外程长歌放给齐安比武都狠话。

    眼前虽然没到说定的时间,但齐安这一做法无疑是向她示威。

    但实际说来,这位西魏长公主的行为,书院多数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她的确算得上奇女子,几乎也难有男子比得上她。众人想着,虽然没见过她修行上所彰显出的天赋,但她其它地方不差,想来修行应该是也差不到哪儿去的。

    虽然齐安离去了,但程长歌却是拿起攻看向了另外一个靶子。

    没有齐安那样的势如烈火,她射箭就显得平常太多,甚至让一众人看见她射箭前的姿态,对她抱有的希望齐全部消失。

    但就在大家都觉这位西魏长公主在修行上展露不出什么天赋时,她箭已射了出去。

    只见,这一箭在高速旋转中,在其周身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将雨滴卷入了其中,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又几息时间后,这支箭简直像是书着的龙卷风一样,将地上的地板都给刮了起来。

    再到箭停下,众人发现不止远处的靶子不见了,那支箭路过的地方,地板被掀了开来,尽见下面生出的绿芽。

    这一幕,惊的众人说不出话,并且有初入修行的人更是感觉到了她身上归一后境的气息。

    众人这时议论再起:

    “你们说,咋们三先生还有胜算吗?”

    “这……不好说。”

    ……

    这时众人都收了八卦之心,也对之后有关齐安和程长歌的比武期待不起来,因为齐安若是输了丢的是大周人的脸面,身为大周人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

    而做完这一切后,程长歌也转身离去,她既然没有收下齐安带来的古琴,也没有毁坏它。若齐安带来的是别的东西,她一定会毁了,但她是好琴之人,这琴自然不会毁。

    本来,齐安和程长歌比武的事情,只是小范围人知道,但经过这件事情后,他们比武的事情则是闹到全永安城都知了。

    对于这场比武,永安人的心思也很奇怪,少部分人期待,大部分人则为此忧虑。

http://www.jxenbo.cn/20_20665/94219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