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十六、冰释
    原徐平和波纹认识?难道不是雇佣关系?也有可能今晚是单纯让徐平去汇报情况……怎么可能,这张纸上的语气明显就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好吗?徐平一时之间也是拿捏不定。

    曹璎低着头无声的揉着眼睛,早上的妆容在如此垂泪中早已层层消去,此时脸上半湿润的粉波浪般行进,留在曹璎脸上的印记就像沙滩上的海波。徐平也不去想什么关系了,他屈起手指帮曹璎擦去早已失了本意的粉底,柔声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我忘记了以前的事。”曹璎点了点头,心中一紧,怎么把这事忘记了,不过他也有可能从那时就在骗我啊……她抬起头,水雾蒙蒙的眼里还是燃起了一丝光彩,“那你现在……”徐平将她拥入怀里,抚着她略显凌乱的发丝,将自己早上想起和波纹有交易的事告诉曹璎。“后面你猜我去了哪里?”徐平双手捧着她的脸,抬起来,看着她花了眼线的眸。“去买小吃了。”曹璎抽着鼻子,撇了撇嘴,心中却无比期待他的答案,还好不是那个最坏的结果。

    徐平笑道:“我自作主张以海宁王府的产业和王敢当谈了一项交易。”曹璎的心一下就揪了起来,王府的产业是几代海宁王的心血,自己是无所谓,可是毕竟担着整个家族的责任。徐平看到曹璎紧张兮兮的,不忍吊着她的胃口,紧接着:“每年20万两,给王敢当充当军费,他派人在我们要求的时间点拦住波纹,我们来实施对曹正屿的斩首行动。”曹璎闻言喜不自胜,最大的行动阻碍波纹已经有对应的战力相制衡,而他们的第二道保险徐平也已叛变,王府有救了!

    曹璎美目闪动,秀眉舒展,嘟起嘴作势欲扑,可惜脸被徐平捧着,无功而返。“不行,你现在太脏了……”曹璎双手撑开徐平捧着她脸的手,再扑,直接把猝不及防的徐平压在身下,撅起嫩唇印在了他的嘴上。许久,两人喘着粗气,分开。曹璎嘴角扬起:“刚刚谁嫌我脏的?”,鼻息,吐气在他脸上轻轻扰动,带着她独有的热度,徐平稍稍意动,曹璎又覆了上来……

    小屋里,曹璎趴在徐平身上沉沉睡去,刚刚的大悲大喜,透支着她的体力。徐平将她轻放在床上,打来一桶水,替她清理着花脸。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徐平脑海里还是未曾浮现出原徐平和波纹的往事。波纹来了,接管海宁王府的步骤肯定会加速,甜点师那边他们今晚大概率就会动手,自己得把他救下来,如果他真的横死,到时候死无对证就麻烦了。徐平估摸着现在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三时左右,五时动身差不多,还有两个小时可以准备。

    徐平悄悄掀起黑帘来到隔壁,循着记忆中的配方,不断调配着伤药,接下来估计会是长久的鏖战,他自己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尤其是把波纹引到卫戍军军营这一点,他目前还没有思路,况且就算有思路,自己可能半路就被她击杀了也说不定。

    调配好伤药面对各种突发情况后,徐平把目光投向了墙壁上挂着的剑。自己从重生到这个世界后,都没有正经用过这个世界的剑,徐平取下了剑,轻轻一推,剑锋出鞘,带着如泉水般冷冽的光彩,刃处带着森森寒意。徐平提着剑走出小屋,回顾着前世练剑的剑招,一招两招,十数招后徐平就习惯了新剑的重量。出招更加流畅,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又似处处可见杀机,时时刻刻如芒在背。徐平出招越来越快,招式却越来越简洁,往往是一刺一挑之间就结束了招式。如果有外人在场,肯定会惊讶于眼前所见,徐平的身影飘忽不定,身形迅疾如风,一道黑带一样的光亮在庭院飞速流转,激起的叶尚未翻转身姿,便已无声皲裂……

    诡异难测的身形骤然停下,徐平发现手里的剑有点异常,“好像……好像剑身里有一道缝隙……”徐平端起剑柄仔细查看,猛然发现一处机关,触动之后,外剑无声脱落。露出了内里的一把瓷白如雪,雪中带蓝的短剑,短剑无剑格,剑身狭窄,带有少数蓝色圆形斑点。虽是剑,却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缥缈感,仿佛手里拿的不是剑,是不沾红尘的云,被自己掬在了手中,蓝色的斑点就像透过缝隙的天空,自己是个在半山腰,仰望天际的人,没来由一阵天地苍茫的孤寂感。体内无相功隐隐流转,徐平从那种古井不波的心境中挣脱开来。刚才有那么一段时间,自己好像不是人,是一个坐看云卷云舒,超脱物外的非人 ,“这子母剑竟能摄人心神,这还是武侠世界吗?”发生了这个异事,徐平没了练剑的心情,进屋,在桌上涂涂写写,规划接下来的路线。

    日头西移,泽国东南角盖上了一层橘黄的纱。林中小屋,徐平翘着椅子,吹着口哨,旋律轻快欢乐,曹璎早已醒来,支着头侧躺在床上,听着也看着。“醒啦?”“某人吹着难听的调调,想不醒都不行。”徐平起身,来到床前,在明黄的光晕中朝着身前的女孩伸出了手,“接下来的剧情是咱们当一对侠侣,解救被邪恶组织压迫的甜点师傅。”曹璎伸了个懒腰,少女曼妙的弧度柔和了斜阳的直来直往,玉耦挥动,拨开徐平的手,“我要你背我~”,旋即跳上了他厚实的背。嘎吱声响,门开,风起,砰的一声,木门又被吹到框上发出响动。屋内早已人去楼空,屋外空余风吹草动。

    “你的手很不规矩耶。”饶是山林间没有外人,但感受到大腿上来回抚动的手,曹璎也有点难耐羞耻。

    “接下来我可是要搏命的,先收点利息。”

    “你这样太赖皮了,亏我之前还觉得你是正人君子呢。”

    “嗯?”

    “嗯?!!”

    ……

    ……

    不饿楼,田典师工作室。“大人,您可算来了。”田典师在院内来回踱步,看到远门打开一个身影晃了进来,定睛一看,可不就是中午约定好要来的徐平吗,田典师急忙迎了上去。徐平冷着脸道:“怎么样,他们有没有通知你?”田典师急忙说道:“有啊,你中午那会儿走后不久,他们那边就来人了,说等天黑,就会有人来带我和我家人从北门出城,大概下午六时左右的样子,那会的守卫力量不太强。”徐平估计了一下时间,现在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左右才到六时,可是天却还不怎么黑。待会走,肯定也会被人看到,脑海里电花闪过,徐平明白了。

    那伙人的心思就是要让人看到田典师落跑,毕竟这样一出栽赃嫁祸的戏,没有目击者就没用了。“你就按他们说的做,放心,我会护你周全,等你和你家人汇合后,我找个地方你先呆着,风声过后自会放你出去。”徐平才没心思跟他分析什么局势,工具人就要有工具人的觉悟。田典师连连道谢,突然靠近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波纹大人也来了?”徐平点了点头,连你个天天缩在不饿楼的甜点师傅都知道了,波纹倒是高调得很,只是今晚怕是不能赴约了。希望原徐平和波纹不要是什么不太正常的关系,不然自己这一波可是把原徐平给坑了,白占了人家的身子……身体,却搞炸了他的人际关系,也挺不好意思的。徐平身影随风而逝,他还需要去找埋伏地点,时间也不多了。田典师只听到耳边传来:“所以跟朝廷合作才是最对的选择,海宁城内就没有波纹大人的一合之敌。”,田典师弯下腰,久久不起,还是朝廷对我们这些老百姓好,以后一定要让儿子当上大官造福其他人。

    徐平来到城外和曹璎约定的地点,“快过来快过来。”曹璎一看到徐平就挥着手,低声催促他。徐平不明所以,这丫头才一会没看到我就这么心急了?徐平笑眯眯的跑了过去,谁知道一靠近,曹璎就给了他一脚,“你也不留点驱蚊的药给我,我都快被蚊子搬去做压寨夫人了。”定睛一看,才发现曹璎手臂上多了好几个红点,有些红点上面还被掐上了十字,徐平在身上摸了半天才掏出一瓶药膏抹在曹璎手臂上的几个红点处。“冰冰凉凉的,这些是用什么做的啊?”“是薄荷,我在药膏里加了点薄荷。”“那个甜点师怎么样了?”“进展顺利,咱们在这里守株待兔就可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爬动,两人已经在树上隐匿了身形,两人交流着彼此的情报,曹璎告诉徐平陆品颜在城外的一个小据点,那些产业的账簿凭证都在那个据点里,徐平则吃着陆品颜带给曹璎的吃食。

    时间就在两人打打闹闹中缓缓流逝着。“刚刚被你摸了一路了,你还来!”曹璎感受到一只暖暖的手盖在了她的屁股上,不禁羞怒道。徐平刚想调笑几句,忽然听见一阵响动,有人来了?忙按住曹璎的嘴,细细听了起来。曹璎看徐平一脸凝重,知道有情况发生,急忙也沉下气来,努力发掘周围的蛛丝马迹。哎呀,他这手怎么还在……曹璎又羞又恼,不满的朝徐平挤眉弄眼,张嘴轻轻咬住了徐平按住的手。徐平终于发现了那个人所在的方位,就在自己前方10米处。歪打勿撞居然和他们的目标地点撞上了?忽然手上吃疼,看见曹璎羞红着脸,瞪着自己。于是他靠了过去低声说道:“前面那个人很菜,我认得出他,他是黑风六煞里的老五,咱们可以接着玩。”曹璎点了点头,很快发现话里不对劲的地方,什么叫可以接着玩?

    就在树上的黑老五静静等待田典师等人到来时,后方的曹璎已经满脸通红的瘫在徐平怀里了,不过黑老五完全不知,可能是因为水平真的太差,也可能是因为故意装作不知道。他现在脑海里不断重复着老大给他的任务,盯着曹正屿的人杀了田典师就行,不必露面。

    “诸位大侠,不然送到这就可以了,剩下的路我们自己走。”田典师的声音不大不小,在这寂静的林子里却显得格外清晰。田典师现在慌得很,他一路行来都没有看到那个水波阁的高手,他怀疑那个高手可能把自己跟丢了,希望高手大人你不要那么菜啊,田典师在心中默默祈祷着。自己的声音不算小了,如果高手大人在附近肯定听得到,如果声音再大点,周围这几个人听出异常,手起刀落一下就把自己宰了,那高手大人来了也没用。徐平虽然手上不正经,可是眼睛却是时刻盯着,一个顶级杀手的专业素养还是有的。

    田典师走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后面田典师话里的小心机他自然也听出来了,没想到这人大部分时候傻傻的,关键时刻却还有点急智。徐平看着怀里娇-喘不已的佳人,轻声道:“该干活啦。”曹璎气息紊乱:“我这样子……唔!”咕咚,徐平趁她说话的时候,往她嘴里塞了个药丸,“待会下去的时候,你也不用管那么多,逮着人就往他脸上洒这个东西。”徐平扬了扬手里的十几包的药粉,满打满算底下也只有三人有威胁。这个是他自己调配的,可吸入性抑制剂,对付高手没什么用,但是对付底下这些个龙套,绰绰有余。本来凭着曹璎的功夫,对付这几个人也用不着这个,但是嘛,那是正常状态的曹璎,现在可不正常,况且田典师他们离着不远,很容易就会被他们挟制,所以用点药,人质歹徒一股脑全放倒就可以了。“女侠,准备上场了。”曹璎整理了一下有点乱的黑袍,仔细看着树下的情况。

    “自己走?太危险了吧。咱们兄弟都送你们送到这了,自然会送佛送到西啦。”田典师护着妻子儿子一步步后退,脸上还是挂上难看的笑容,“各位爷,不必这么客气,我们自己走就可以了,这些钱财就当作给各位爷的辛苦费。”田典师卸下身上的包裹,扬了扬,身后的妻子早就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一边抓着丈夫的衣服,一边护着身后的孩子。曹璎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准备下树。“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噢。事不可为就撤回来,不要逞强。”曹璎在徐平坚毅的面庞上啄了一下,翻身下树。徐平听着她临行前的话,心里暖暖的,在曹璎下树时,徐平也弓起了身子,只要黑老五一有动静,自己势必一击重创他。

    “你还挺懂得做人的嘛,不过既然要把你们送到西天,那自然要帮你保管财物啦~”为首的一人拔刀出鞘就冲了上来,另外两人也相继拔刀掠阵。

http://www.jxenbo.cn/20_20088/8986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