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十、城主提审
    相比于徐曹二人的一夜安稳,远在海宁的城主府彻夜灯火通明。

    “守中,说说你的看法吧。”“老爷,衙门那边来消息,现场只能看出那片废墟发生过一场战斗,通过损毁情况来看,至少也是二品上境的战斗余波。”一名黑衫腰挂白玉,面容儒雅的男子,轻拍折扇立于沈心身后,语调不缓不慢中正平和,“海宁王不可能有二品上的实力,最多也就初入二品,所以那打底二品上的高手应该是绑匪那边的。再来,场面虽然凌乱,但是过于干净,看不出什么信息,反而暴露出他们不是普通的绑匪。我觉得赎金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也许是另有所图。”

    这名黑衫男子跟着沈心做事,已逾十年,谋略过人,被徐平盛赞的商业街也有一半出自他之手。沈心对这个幕僚礼待有加,一来是他的实力当得起他的敬意,二来是沈心觉得自己和他是同道中人。

    那黑衫男子接着说道:“这场绑架关键在于200府兵的及时昏迷,海宁王上京朝觐归来的路线时间都是绝密,这起绑架各个环节缺一不可,所以……”沈心叹了口气,他也是忧心忡忡,心里抱着的一点期望也失去了:“你是想说海宁王府那边有内奸是吧。”李守中点了点头,道:“必然有内奸配合才能抓住时间地点,还有迷昏府兵,内奸身份必然不同凡响。不过他的目的是什么?虽然百姓不知真相,可是只要他稍有动作,我们马上就能发觉。”沈心摇了摇头,这也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动海宁王,那么他的后续动作必然对得起这个绑架,只是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收益可以值得他如此做,难道是将整个海宁王府据为己有?沈心哑然失笑,怎么可能,曹正峰不还有个小儿子么,况且他也不会坐视他一人吃大,如果真有什么想法,那个人也必然会来和他谈分配。“先去问问那几个不饿楼的人吧,看看有什么线索。”

    沈心带着李守中去了会客室,刚刚下人已经来报,人带到了,沈心故意晾了他们一会。路上,沈心和李守中有一句没一句聊着。“那个姚烈今天你也看到了,怎么样?”“修为不低,而且坊间有传他熟读经史,有儒将风采。今天一看是有出尘之意,但是……”“但是还太年轻是吧。”“是的,过于年轻。天资是做大事的必要条件,却不是唯一条件,行差踏错的天才多了去了。”“守中,你这话有深意啊。”“大人明鉴。”

    见到门口一前一后出现两个气度雍容的男子,屋内四人立马会意,纷纷起身行礼:“见过城主大人。”沈心压了压手,示意他们随便坐,自己径直往主座走去。随意说道:“知道我请诸位来此的原因吗?“底下四人,三人来自不饿楼,一人来自品颜。如果徐平在这,就会认出,那不饿楼三人中,有一人是田典师。听到沈心的话,田典师心思急转,如果没有下午那个水波阁密探到来,他也猜不出原因,不过现在知道了。城主多半是把嫌疑放到他们身上了,如果我在这里暴露,那不就坏了大事了,要是我坐了牢,那还怎么带着家人远走高飞?那个水波阁密探要从牢里带我走,难度也大,我得好好表现,万万不能被看出破绽。另外不饿楼的两人则是一头雾水,交头接耳的互换信息。田典师因为是刚来的原因,跟身旁两位主副厨不熟,没找那两人说话,那两人也没理睬他就是了。对面坐的是一个姿容出挑的女子,并没有惊艳的感觉,却让人移不开眼睛。那女子没有刻意做什么动作,简简单单随意的坐着,就迸发出不同寻常的魅力,无尽柔情蜜意无声散发。似乎注意到了田典师的视线,那女子嘴角轻起,笑了一下。田典师感觉心脏像战鼓一样,砰砰直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在田典师面色涨红,目若火星时,一声咳嗽声响起,”既然大家不知道,我也不吓大家了。不饿楼的三位,说说你们昨天给海宁王准备的食盒吧。“那名立于城主旁边的黑衫人,不紧不慢的说着。田典师感觉刚刚那股躁动的气息静了下去,心神平和,他知道刚刚是这个黑衫人救了自己一命,他不敢找对面那女子的麻烦,感激的看了一眼李守中。

    李守中注意到田典师看了过来,笑道:”看来这位客人有话要说?“田典师本意是感谢他替自己解围,不过既然他要自己先发言,那自己就投桃报李好了,于是顺水推舟的说:”昨天早上我负责为海宁王制作饭后甜点,我制作的甜点是姜汁仙草,配料仅是仙草,生姜,白砂糖。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李守中道:”姜汁仙草是你一个人做的?有帮手吗?“田典师答道:”制作过程我一力完成,不过装盒是其他人动的手。“李守中奇道:”你一个人一个早上可以做两百份姜汁仙草?“田典师眼神中难掩得意之色,笑道:”小人出生甜点世家,一般的甜点师确实无法在短短几小时内做数百份仙草,可于我而言,问题不大。200份不是我的极限。“李守中点了点头,跟他们了解到的消息差不多,这田典师确实有点本事,否则也难以应聘到不饿楼当主位甜点师,还配备独立工作室。不过忽然李守中就变了脸色,说话也带上了责问的语气:”听府兵说你的姜汁仙草下了一大堆糖,怎么回事?”田典师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了,早有腹稿,镇定的说道:“大人,人的生理机能会影响他的口感,就好像刚干完活的工人,流了许多的汗液,那他们的饮食就会偏向汤多,盐分多的料理。这是因为他们的身体缺水,缺盐,潜意识让他们去这么选择。我加多糖,也是为了平衡整份料理的盐糖比,在制作前,另外两位师傅的菜色我都是了解过的。”说罢,田典师将目光转向其中一位不饿楼同伴,“蔡比师傅,你的菜路偏辣,本来应该做的略带甜味的红烧肉,你是不是只加了少许糖,反而下了辣椒?”蔡比师傅点了点头,这是不饿楼里面都知道的事情,喜欢吃辣的,专门盯着他掌勺的时候来,另外一批不爱吃辣,口味偏甜的就很不待见他。田典师这才重新看向李守中,说道:“大人,府兵们也并没有觉得那份姜汁仙草有多甜,反而是觉得味道较为适中对吧。”李守中淡淡嗯了一声,这是他的疑惑之一,现在解开了。接着他又问了另外两个师傅一些问题,两位师傅应答如流,李守中和沈心再无问题,就将他们送出了屋,让下人带走。李守中和沈心都是面色沉重,他们发现突破口没了,这3人的反应都没什么问题。只剩下屋里那个了,他们却觉得屋里那个媚功不俗的女人反而是嫌疑最小的。

    “陆楼主,刚刚那三个人,你怎么看?”如果那三个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沈心的口气,完全没有城主的架子,而是把那女子当作了同等地位的人在对话。陆品颜起身,收起了似有似无的淡淡魅意,正色道:“刚刚那三人,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我试探过了,那三人都是普通人,当然也有可能实力远在我之上。”沈心和李守中都知道,陆品颜擅长的是媚功,这门功夫不能等同传统的一二品来看,与施放者的精神是相挂钩的,以陆品颜展露出来的实力,二品以下是绰绰有余,二品修为的话,听说曾让海宁王曹正峰难堪过。沈心道:“那刚刚他们的话语中,你有没有听出什么?”陆品颜蹙眉,摇了摇头:“没有,要么是他们三人都是影帝,要么就是……真不是他们干的,可我想不出有什么迷烟可以迷倒200人的队伍,还是在开阔地带。”这对于年仅18岁的陆品颜来说,确实有点超纲了,但是对于20岁的徐平来说,倒算正常发挥。

    陆品颜走了,沈心和李守中还在堂中坐着。“守中,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大人,现在的话只能静观其变了,小世子那边得派点人手照看一下,他要是死了……”“嗯。”

    ……

    ……

    海宁王府内,一人向曹正屿禀报刚刚城主府内的情况。曹正屿听完,疑道:”这田典师真的应对自如?“那人点了点头,道:”老爷,千真万确,我也吓了一跳。“曹正屿脸色有点凝重,说道:”田典师身上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不会性情突变如此,我记得中午探子还说他长吁短叹的。”曹正屿对着窗外说了句:“劳你们费点心,明天晚上的行动需要有人在场看着。”窗外没有人影出现,也没有声音出现,那人似乎是在思考这个提议,因为现在人手有点不足。曹正屿接着说:“田典师关系不小,值得这么做。”这时,才听到啪的一声,窗户不知被谁拍了一下,合上了。曹正屿这才放下心来,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

    ……

    “大哥,这个曹正屿还不说话,怎么办?”说话的人是黑风六煞里的老三,他两手各拿一个瓷瓶,身上花花绿绿的,像个小丑,在黑风六煞里他是后勤,负责的是下药与疗伤,拳脚功夫仅仅是准二品。“你给他用了什么药?”前方坐着一个半裸身躯的男子,他外露的肌肉线条分明,明显经过长久的锻炼,肌肉上有不少伤痕,横平竖直给他本就威武的体型,又加上了凶戾之感,那人转过身来问着身前的三弟。黑老三答道:“我爱一条柴……还有欲-火丹。”黑老大皱起眉头,问道:“这样还能忍住?”黑老三也是无奈道,放在以前,吃了这两个药,必定会性欲高涨,恨不得夜夜笙歌,怎么可能忍得住?而在这个状态下,他们手脚不能动弹,全身发热,只能不停扭动,靠着摩擦来解决问题,直到红肿难当,最后痛苦的祈求给解药。黑老大疑惑道:“他是不是不行?”黑老三摇了摇头,他一开始就确认过了,那老家伙本钱可不小,想着想着,黑老三发现心里竟然生起了嫉妒之情。黑老大也觉得事情有点诡异,带着黑老三到关押海宁王的房间。

    还没进屋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黑老大脸色更沉,这老三下药下那么多,这么大的量,就算是母猪都顶不住吧。推开门,就看到五花大绑的曹正峰躺在那里,衣服上还沾有干掉的血迹,面庞稍白,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看到他裆部没有什么反应,黑老大问道:“海宁王,你是不是不举啊?”曹正峰这才睁开眼,目露怒色,当初驿站就是这人暗中偷袭。黑风六煞那时候明明已经大占上风,居然还摆出六人,隐一人趁机偷袭,怎么端的如此阴险,真他妈的可恶。曹正峰低声说道:“你们黑风六煞是不是没赢过?至于这么阴险么?”黑老大知道他一语双关,既指那天偷袭的事,也指今天媚药的事,笑着说道:”对付海宁王这种正人君子,我自然无所不用其极。“黑老大接着说道:“不过我更好奇,你为什么硬不起来?说吧,提个条件,留你一条命也不是不可以,你可以相信我李槐李的信誉。”曹正峰心中冷笑,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今天早上后面那人进来嘿嘿一笑,自己本来还想套他点话,结果他劈头盖脸就洒了一堆粉然后关上门跑了。要说没有反应是错的,一开始他确实出现了那个反应,但是身上的海潮经自行运转,那股躁动被压了下去,可是自己未曾听说海潮经还能解这种毒。真是邪门,之前和清禾在一起的时候,要是不小心运起海潮经,不得……不过如果在那个时候运起海潮经?嗯?!!!曹正峰内心正在激烈的思考着,不过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从他们的话里曹正峰已经得到了不少信息了,这伙人绑架自己,意在海宁王府,自己如果透露出什么信息反而死得更快,如果不说,说不定还能撑到璎璎带人过来。至于他说的绕自己一命,曹正峰就当笑话看待了,对方的同伙显然还有耗时更长的方法接管海宁王府,自己这边只是锦上添花罢了,有是极好,但不是必须的。想起自己那个仿佛“架海紫金梁,通天白玉柱”的女儿,曹正峰心里就一阵自豪,跟她娘一样的厉害,不愧是我曹家的女人,他不怀疑曹璎能否带人过来,只是担心时间长短……至少,他还想见上女儿一面。

    李槐李见他走神了,气不打一处来,对黑老三说:“一样一样不行,你不会混在一起用么,多搞几种混在一起,我就不信了。”说完,他看黑老三满眼通红,也不答话,这货吸太多也中毒了?有没有搞错?李槐李拉着黑老三就出了屋。恰逢黑老四回来,跟李槐李报告了曹正屿的事,李槐李点了点头,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田典师被人救走,顺藤摸瓜找到了什么证据证实这次的绑架事件和曹正屿有关,那他就彻底完了,那位的谋划也很可能破产,稳当点比较好。李槐李说道:“你先回去吧,到时候我让老五去跟着。”

http://www.jxenbo.cn/20_20088/89862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