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九、夜箫
    徐平忙活了一阵,炸了个醋肉和炒个菜,招呼道:“大小姐,出来恰饭啦。”不一会儿,嘎吱一声门开了,曹璎换下了昨天的衣服,穿上了一套紫色睡衣裤,不过又罩上了一件外裳。紫色的衣服一般人很难压得下去,大部分人质不对色,穿上往往流于俗气,而曹璎钟鸣鼎食,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优雅华贵的气度,与紫色睡衣裤倒显得相得印彰。搭一件粉色外套,雍容之余又有几分怠懒,好一个海宁县主。徐平看到她这一身,给了不低的评价,好的穿搭就是相互成就,人又不是晾衣架,逮着什么贵的就往身上套,那是真的闰土他妈给闰土开门,土到家了。

    曹璎推门,发现庭院中间已经摆好碗筷,虽然天色有点暗下来,但米饭冒着的热气还是可以清晰看到,曹璎有那么一丝恍惚,像是回到了在海宁王府里的日子,爹娘在饭桌前等着自己……曹璎马上回过神来,眼前这个满脸带着欠揍笑意,直直盯着自己的人,哪里是她的爹娘。曹璎就这样被他盯着,走到了庭院中间,尴尬极了,像是商品一样,有点羞怒道:“看够了没有,你还吃不吃饭啦。”徐平面不改色,自然地说道:“在吃了在吃了,秀色可餐嘛。”曹璎一时气滞,这人怎么不着调,要不是……那时候还觉得他是正人君子来着,想着想着,曹璎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心跳不已,不过脸上表现出来的就是另外一副略带清冷的表情了,用带着点责问的语气说道:“这么说来,你今天看着我吃就可以了?”说罢,伸手就要去拿徐平的碗,徐平见状立马端起碗开始扒饭。曹璎扬起嘴角,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将递出去的手伸向了那盘炸醋肉,打趣道:“有些人嘴巴上说着秀色可餐,吃饭吃得比谁都快,男人总是这么口是心非。”徐平听到这里,差点没噎到,心知被她耍了。不过看到曹璎咀嚼醋肉,面带油光的样子,心里除了怜意,再无其他,这娃真是饿惨了。徐平伸手帮她擦了一下嘴角,说道:“还说我呢?你这直接上手的样子,也不太优雅诶。”曹璎也不管了,青菜就饭,往嘴里送,鼓动腮帮子,嗯嗯哼哼的。徐平知道她在问今天的调查,他早有腹稿。

    徐平喝了口水,将驿长,沈心还有驿站的一些观察说了一下,感慨道:“这沈心倒是冷静,一道道命令下达下去,也算应对有序。”曹璎点了点头,如他们之前推断的那样,借着绑架之名,行夺权之事。至于沈心,跟沈心打交道这么久,自己的对手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徐平扒了一口饭,说道:“不过他对海宁王的安危倒是挺紧张的,眼里的神色做不得假。”这时曹璎吃完了最后一口,拿着空碗,看着桌上的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徐平心里觉得好笑,担忧地说道:“那边还有饭,如果吃不完,明天不知道会不会馊掉。”曹璎神采奕奕的看着他,忽然发觉不对,眼神一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可是我有点饱了……算了,还是别浪费饭啦,我将就着再吃一点吧。”徐平拿过她的碗往厨房走去,后面响起曹璎的声音:“不要装太满,一点点就可以啦,剩下的你自己解决。”徐平嘴角不住的抽动,至于嘛,就不能坦诚点说我没吃饱,要续饭吗?徐平直接给她乘了一碗,曹璎埋怨道:“哎呀,不是说了不要这么多吗?”不过倒是听不出什么埋怨的语气,隐隐还有点开心。

    徐平也不接她的话茬,又简单的把曹正屿带人去品颜和不饿楼的事说了下,当然甜点师的委托他也没有略过,相反的,甜点师那边徐平说得更详细些。他觉得甜点师是一个突破口,至少相比于其他几个方面的讯息,甜点师这边机会大点。当然徐平心中还有一个隐忧,只是回想起曹璎之前的一些话,他觉得现在还不是说出来的时候。在徐平说话期间,曹璎把她那碗饭又吃完了,这次就满足的放下了碗。徐平疑道:“刚刚你不是说快饱了吗?”曹璎脸红道:“勉强吃完的,撑死我了,你怎么舀那么多?”徐平一脸惭愧道:“怪我怪我,明天我煮少一点。”曹璎有点急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在那里脸色变换不定。徐平也是乐得不行,慢悠悠的吃着。

    曹璎想来想去,还是扯开话题,说道:“从你今天的调查来看,二叔肯定是参与其中了,今天他去品颜和不饿楼,多半是打个眼,估计明天开始才会准备下手。照时间来看,丰宁米铺应该也去了,泽宁转运处应该没去。”徐平还是喜欢看曹璎现在这种运筹帷幄的样子,谁说女子就只能红线穿绣,烹煮河鲜,运筹帷幄怎么就不行了,我看就挺好。剩下半碗饭瞬间变得好吃了起来,徐平就听着,不搭话,佳人良音下饭,自己搁一边有一没一句的成何体统。曹璎才没想到徐平的心思,接着分析道:“你做的不错,这个甜点师很可能是个突破口,至少,可以搞清楚绑架他的人的来历,还有府兵晕倒的原因。”

    曹璎一手托着光洁的下巴,一手指在桌子轻轻敲着,顺着她敲击的节奏,曹璎接着说道:“四大嫡系中,除了转运我最放心的是品颜,楼里有她培养的隐卫,消息集散很快,明天你陪我先去品颜楼吧。”此时徐平刚刚放下碗筷,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曹璎接着问道:“你有去府里看看吗?我弟弟怎么样了?”

    徐平一拍脑袋,糟糕,忘记了,今天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没时间去诶……啊这……看到徐平不答话,一脸尴尬,曹璎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弟弟大概是没事的,今天辛苦你了。”忽然间想起什么,曹璎接着问道:“府兵说的那个香气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可能是那个香气把府兵迷倒的?”徐平笑了一下,满是嘲讽,道:“一般的人确实有可能往这方面想,但我可以告诉你,有九成九的可能性,不存在这样的迷烟。”曹璎笑了一下,眼眸弯起:“你倒是自信得很。”徐平收敛神色,缓缓说道:“驿站那边我看了,过于空旷,管你什么迷烟,要在空旷的地方迷晕200人,都是不可能的。除非烟的量特别大,可是那么大量的烟是藏不住的。”曹璎托腮看着徐平,他现在神色坚定,娓娓道来的样子还挺帅的。徐平一边收拾碗筷,一边接着说道:“还有,迷烟一般都是往无色无味的方向发展的,哪有带香气的,至少我认知的数十种迷烟,全部都是在尽量掩盖味道。”徐平将收拾好的碗筷叠在一起,正色说道:“我断言,那香气是障眼法,真正的原因另有他物。”曹璎想了想,说道:“所以你是怀疑甜点师下毒咯?”徐平道:“嗯,他的嫌疑比较大。其实因为那个香气,我还怀疑过会不会是品颜内部有人勾结,毕竟那个香气能扩散开到200人的范围,也不是一般香气了。”曹璎眉头微蹙,也不反驳,至少徐平说的有一定道理,她也不是迂腐之辈,上梁正,下梁就一定不歪了吗,人心是最复杂的。

    徐平收拾好碗筷,也不忙着去洗,反而是就着夕阳,懒洋洋的偷一会儿懒,问道:“品颜的隐卫是什么来路?”曹璎眯起眼睛,阴阳怪气地说道:“徐大侠是打算干什么呐,打起隐卫的主意啦?”徐平仿佛没听到她话里的刺意,用惫懒的语气说道:“今天跑东跑西的,累死我了,待会你可得帮我按按。”曹璎怀疑自己听错了,长这么大,连她爹她都没按摩过,帮你按摩?曹璎美眸竖起隐隐有怒气要爆发开来,不过还是装模作样的一手曲起放在耳朵上,靠了过去,假装没听到:“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说罢掏了掏耳朵,喃喃自语:“最近有点耳背,听不太清楚,罢了罢了,还是回去休息了。”起身欲走,徐平觉得好笑,一把抓过她的手臂,在曹璎的惊呼中把她拉入怀里。徐平靠了过去,在她耳边声音不大不小地说道:“待会,按摩,懂?”感受到耳边吹来的热气,还有萦绕鼻间的男性的味道,曹璎浑身僵住了,一时之间忘了反应,只想着早知道不要靠这么近了,坑死了。徐平暗暗感慨,怪不得说女孩是水做的,软软的还挺舒服的,不知道抱起来会怎么样?想到这,徐平松开了她的手臂,环了上去,曹璎一下就懂了他的想法,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不是很抗拒徐平,可是少女的矜持,还是让她推开了徐平,站了起来,骂了一声:“登徒子,下流,变态。”红着脸就跑回屋子里去了。

    徐平笑眯眯的看着她跑回去的身影,回味半响,吐出两个字:“真软。”另一边的曹璎,关上门后,背靠门,脸上热得很,平时明明很反感异性碰到我的,为什么,我现在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厌恶感?难道我喜欢上他了?怎么可能……况且,爹还没救出来,我居然在想这些。曹璎平复了一下心情,今天思考了一天,对于那群绑匪的位置,她还是没什么思路,待会问问徐平,看看他怎么想的。曹璎自己都没注意到,平常多谋善断的她,不自觉的有了想要倚靠的人。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徐平的声音:“璎璎,我去洗碗啦,顺便洗个澡再回来,你要不要一起去啊?”曹璎没好气道:“不去不去,谁是你的璎璎啊。”还好中午嫌热,已经先洗过了,曹璎不禁窃喜着,跟着徐平去洗澡,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哦,那我走啦。”徐平的声音渐渐远去,曹璎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今天分析了一天,能想的都想到了,晚上就好好放松一下。曹璎一件一件衣服看过去,这些衣服,是徐平的过往吗?如果一件衣服代表一个身份,代表一个死人的话,那他到底经历了多少次战斗?曹璎喃喃自语着,掀起黑帘,走到药架上,一瓶一瓶看过去,仿佛看到许多个日日夜夜藏起来独自舔舐-着自己伤口的徐平,“这化妆品倒是门类俱全。”曹璎捂着嘴笑道,“不知道那个家伙化身女孩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洗漱完毕,徐平运起清风行回赶,感受着夕阳下的凉风,风吹起他本就不长的头发,脸庞仿佛刀削,迎着夕阳镀上一层金光,仿佛谪仙降世。徐平想起前世的练剑,那个时代并没有内力这个东西,仅仅出现在小说的东西,真真切切的掌控在自己手中时,徐平也有点失神。无数个日夜练剑,最后被两发子弹带走,一切的技巧就像笑话一样……徐平思绪飘远,转眼间到了木屋。木门没有上锁,被风吹开了一条缝隙,徐平登上台阶,看到曹璎看着他挂在墙壁的剑和箫,正要伸手去取箫,徐平以为她要吹,糟糕,虽然那把箫是原徐平的,可是……不行不行,急忙闪身进了屋,在曹璎手刚拿到箫的时候,把她的手也握住,温温热热的,徐平说道:“你会吹箫吗?”曹璎吓了一跳,听到熟悉的嗓音,才放松了下来,好奇道:“不懂,不过你应该懂吧?”徐平想了一想,说道:“行,我就献丑啦。”说完,另外一只手搂着曹璎的腰,轻飘飘的就到了屋外,一个纵跃上了屋顶。

    曹璎还没得及惊呼出口,场景不断变换,转眼开阔。看着身旁男子云淡风轻,嘴角微扬的样子,曹璎心跳渐速。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徐平低头看了看,对上了曹璎的眼睛,看到她眼底无尽的柔情,徐平慢慢靠近了她,曹璎芳心狂跳不止,面颊像火烧似的烫得很,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催促她闭上眼睛,闭上眼睛,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呐喊推开他推开他。曹璎纠结不已,头脑感觉要炸开了,徐平看她纠结得很,轻轻在她额头点了一下,他想再等等。

    曹璎见他只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眼里既有放松又有点小失落,身体软了下来,两人坐在屋顶,曹璎软软的躺在他怀里,感受到曹璎不再僵硬,徐平握着她的手放到了她的腹前,说道:“你不是想听我吹一曲吗?”怀里佳人弱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徐平轻轻哼着调子,找找感觉。曹璎本来紧绷着的身子放松下来,听着徐平在耳边轻哼,全所未有的疲惫袭来,这时一阵悠远绵长的箫声传来了。曹璎眼前一亮,这首曲子跟她听过的曲子都不太一样,可是很好听,撩动了她内心一些掩藏的情愫,她脑海里浮现出了她娘亲李清禾的身影,“娘亲……”曹璎低语着,闭着的眼睛滑过两道晶莹。徐平想起了不可追及的前世,想着那永世不可再触碰的亲人朋友,有感而发,选了故乡的原风景,一曲终了,自己也是心有所动。低头看了看,曹璎已然睡去,两道泪痕映着淡淡的光华,徐平伸手替她拂去,他知道一个人扛起整座海宁王府压力有多么大。

    回到房间时,天已黑,徐平轻轻将她放到床上,弹指一道劲力,灭了灯火,这一手如果外人看到,估计会惊呼这人已然半步一品的实力。徐平褪去的她的外裳,她里面穿着的本来就是睡衣裤,倒是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烦。徐平犹豫着要不要也上床,他确实想追求曹璎,可是他的自傲让他做不出趁人之危的事情,不过看到曹璎又蜷缩起来的身子,他把心一横,柳下惠了一回,不在乎再来一回了。徐平褪去外衣,也上了床,轻柔的替她盖上了被子,自己则拉了另外一床被子盖上,搂着曹璎,看着眼前女孩的睡颜,沉沉睡去……

    半夜,曹璎被冷醒,迷迷糊糊之间,发现旁边还有一床被子,“这床被子是我踢掉的吗?”曹璎模糊不清的说着,接着抓过被子就盖在自己身上,又往那床被子钻了过去,“好暖和。”曹璎满足地重新睡着了,徐平从她说提被子的时候就醒了,眼睁睁地看着她抓过自己的被子,钻了进来,也是挺无奈的,柳下惠柳下惠……心中不断默念这个圣人的名讳。不过手上还是不规矩的抱着曹璎,我就抱抱,也不干啥,两人重归梦乡。

http://www.jxenbo.cn/20_20088/89862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