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七、甜点师傅田典师
    前面有两道门,一道是进菜出菜的门,稍宽一些,无门帘遮掩。相距五米左右是另一道门,有一道红帘遮掩,周围还摆放了不少花卉。穿过那个门,是一道走廊,徐平朝左边看了看,人影绰绰,众人皆是面带白布,不言不语,埋头做事。几道门或远或近的隔开,门上挂着甜点,瓜果,配料等等牌子,再往远处看看,赫然能看到墙壁上倒映出的火光,拐角还能隐约看到点雾影朦胧。

    徐平右转,这条路就冷清了许多,没见着几个人,徐平打算先装模作样的去一趟茅厕再翻墙找消息。不多远,拐过几个弯就能看到不饿楼的后门,旁边就是茅厕所在,也不用挂牌子,隔着不远就闻到了那股味,太冲了。“这些人拉屎怎么那么臭,曹璎不知道会不会……”徐平浑身一抖,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美少女也要吃喝拉撒的嘛。

    徐平进了茅厕,找了个最靠边的坑位,正打算翻墙,忽然听到旁边两个坑位的人在唠嗑。“昨天给那群兵痞送过去的菜是什么来着?”“好像是炒苋菜红烧肉鲍汁土豆,还有个什么甜点。”“什么甜点?”徐平一听也来劲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就是这地味儿不小,徐平运起息隐,降低心跳呼吸,保持蹲坑的姿势偷听他们的对话。“呃……那个新来的王八蛋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做的,其他的我在外面看到了自然知道,那个甜点有点印象又模模糊糊的,好像有要了不少姜……”“姜汁仙草?”“对对对,我看他那个仙草上加了那么多的糖,不得齁死那群兵痞,哈哈哈……咳咳……这破地儿味儿有点上头”“你好了没有,我要走了”“好了好了,走走走”徐平听到这,收了息隐,一个跃起就往甜点房赶去。

    翻过几道围墙过后,徐平看到了一个仆从,就是早上那顶海宁王府轿子旁边的仆从,那前面那个穿翠绿长衫的就是曹璎他二叔了?怎么长得那么普通?他们来这里不知道是第几家了?徐平悄悄跟上,看起来他们不像是要出门,应该也是刚到。

    曹正屿主仆二人行至一个独栋建筑前,也不敲门,推门而入。徐平跟上,找好位置等着他们唠,“我怎么感觉这样的事稀松平常,我这么有做贼天赋么?”徐平暗暗吐槽,说话间里面已经开始对话了。

    “二爷?此行有何贵干?”

    “连客套都不客套一下么,李大。”

    “二爷贵人事多,我哪敢浪费你的时间。”

    “哈哈哈,好,今天就是来跟你说一下,大哥昨天被绑,府兵昏迷。咱们不饿楼嫌疑可不小,今晚城主大人可能会提审几个掌勺的,还有新来的甜点师,那个姜汁仙草府兵们可是赞不绝口呢。”

    “我们不饿楼的人都是老爷和小姐一手提拔的,老爷小姐待我们像家人一样,我们不会背叛他的。”曹正屿眼中划过一丝利芒,点了点头,道:“自然自然,那行,我先走了,祝不饿楼生意兴隆。”曹正屿也不等他说话,自顾自转身就走了。徐平在门外若有所思,这个甜点师目前来看疑点最大了,这件事情有这么简单么?徐平悄悄溜出门,直奔甜点师工作处。

    回到刚刚的廊道,甜点那个门虚掩着,徐平瞅准了个间隙闪身进去。进门后倒也宽阔,是个独立的小院子,各种配料分开放着,芝麻,砂糖,面粉,食用颜料不一而足。但是却仅有一人,一名黄布衣的中年男子坐在远处,对着天空怔怔无言。

    徐平悄悄关上了门,拉上了横插。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稍微串了一串,眼前的甜点师,非常可疑,大概率跟这次的海宁王被绑事件有关联。只是目前缺少证据,昨晚要是不睡觉就好了,可以提前去驿站调查,证据都被黑风六煞处理完了,唉。不过嘛,曹璎的身子是真的软,咳咳,不对不对,没有机会,我就创造机会呗,来诈一下他。

    徐平悄悄走到他身边,连点两下。封了他的哑穴,麻穴,他浑身一震,直接软倒在了地上。徐平把他翻过来,在他张大的嘴巴和惊恐的眼神中,拉过他的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了上去。两人对视,徐平只说了:“我是水波阁密探,负责调查此事。”然后不再说话,就俯视,盯着他,看着他从不确定,到疑惑,再到战战兢兢眼露惊恐。

    这期间徐平看了看他露出再外的手臂手掌,该有茧的地方有茧,该粗壮的地方粗壮,是个干活的。体内也没有流露出什么修行者的气息,是个普通人。徐平见差不多了,开口道:“昨天的姜汁仙草是你做的?你只要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了。”那人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是吓到忘了反应,还是在犹豫什么。徐平见状,捡起地上一个小石子,运起内力,以投掷暗器的手法往墙上射了过去。徐平杀手从业十余年,放暗器这样入门的技能自然是如火纯青,在正道人士看来放暗器是低劣的手段,但徐平不以为然,能战胜敌人的手段就是好手段,竞技是竞技,搏命是搏命,两回事。简简单单的转腕,手指配合,徐平的动作不像是放暗器,更像是艺术。石子投出去时,由于巨大的冲量,徐平的手腕灰尘激起,扬起淡淡的雾。那人看傻了,他虽然是个普通人,他知道这一手绝对不简单,我转头顺着徐平的视线看过去,那个石子打到了地上的石台阶,尽皆碎裂,石台阶出现了一个小凹槽。

    徐平作势往怀里摸了摸,笑着说道:“石子材料所限,打不出多大的威力,不知道我手里这淬了毒的镖,打在人身上,那人是先流血还是先中毒呢?”那人狂冒冷汗,急忙点头。徐平也不敢继续吓他,怕他待会晕了就麻烦了,道:“你为什么下那么多糖呢?”那人眼神痛苦,眼里透着挣扎,徐平略一思考就明白了,这样一个普通人,哪敢对海宁王下手,应该是被胁迫的,就算是利诱,也不会是这个反应,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泽国境内,还有哪个势力可以比朝廷还大?我们水波阁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名字,阁主清泉大人,十年前就已是武宗,纵横泽国无敌手。你大胆的说,我可以给你保证,不管你是家人被胁迫,还是有什么把柄被抓住,我都可以让你和你的家人安然无恙。”徐平用一种不可置疑的神色说道,自信得仿佛水波阁在泽国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你应该知道的,海宁王的事,是诛九族的大罪。现在帮我,你还可以将功补过,争取一个宽大处理。要是你还是冥顽不灵,我大不了杀了你,来个打草惊蛇,我看看你背后站的是谁。”

    徐平也不往怀里掏了,因为他怀里除了内衣什么都没有,他慢慢把手靠近那人,作势要扭断他的脖子。那人眼睛一下就红了,疯狂摇头,张嘴欲言,憋红了脸。徐平一看有戏,恐吓道:“我是暗中调查,我现在解开你的哑穴,说话小声点。”说罢,顺势解了他的哑穴。那人急忙说:“大人怎么称呼?小人叫田典师,您真的可以救我的家人吗?”徐平面色古怪的点了点头,一边把他扶起来靠墙坐好,一边说道:“你叫我水大人就可以了,你的家人是被绑架了?”

    田典师诉说起半个月前的事,面露悲苦,一切的源头都是几个黑衣人引起的,一进屋就把刀架在他们夫妇俩的脖子上,还有他们的儿子也从睡梦中被惊醒。一醒来看到这吓人的一幕,刚想大声嚎哭,就被一人一巴掌呼在脸上,当场又昏了过去。夫妇俩心如刀绞,忙问他们想怎么样。那黑衣人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一是完成昨天的事,然后他们找时机把他接出城去,他们有战时通行证,还会给他们重金报酬,二来是失火死在家里。

    他们夫妇俩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哪经得住这个,只能答应下来。次日,不饿楼就贴出告示要招新的甜点师,在他们的示意下,田典师就去报了名。甜点世家出身的田典师,本身技艺是很好的,只是出身比较一般,加上不饿楼老甜点师兢兢业业倒也没什么出错,直到前段日子失了踪。徐平听到这,也想起来了,记忆里确实有一个月前不饿楼老甜点师在家中失踪的消息,从那时候开始就在布局了吗?田典师接着诉说他的故事,他成功应聘进了不饿楼,一切都稳稳当当的,不饿楼方面有派出人给他做背景调查,那一关是田典师最怕的,他生怕那群人在他家里监视他的妻子和儿子被发现,从而连累他和他的家人出事,那一刻我心中不断祈求那群黑衣人不要被发现,希望他们安安全全的,说来也可笑,田典师想到这不禁自嘲。

    后面也是顺顺利利的,进来后直到昨天做完那道姜汁仙草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一开始,他还可以晚上趁放假回去看看家人,到最近几天,那边就不同意他回去了。说到这,田典师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道:“水大人,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回家看看我的家人是否健在,发生这种事,一开始还可以欺骗自己,对方会履约,但现在……唉,做了这种事,自己怎么可能活下来。”

    担心眼前的密探拒绝,田典师接着说道:“只有你回去帮我看过之后,我才会接着告诉你线索,我是认真的。”徐平点了点头,他也确实需要去会一会这些人,提前打个眼,说道:“你放心,如果事情跟我预想的差不多的话,你的家人现在还没事。”田典师大喜道:“真的吗?水大人,你现在就是我的唯一的希望,我只能靠你了!”墙角的田典师挣扎的动了动,好像要扑过来抱着他。普通人不过是想安安稳稳的的含饴弄孙过一辈子,怎么就这么难呢?徐平解了他的麻穴,说道:“接下来你就当作没看见我,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去帮你调查你家人的事,你不许打听我,只有我找你才可以,知道吗?”田典师急忙点头,告诉了徐平他家的地址,徐平运行清风行,翻过围墙就走了,田典师喃喃道:”儿子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学武,要是也能这么强就好了。“

http://www.jxenbo.cn/20_20088/89862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