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六、不饿楼
    “从来没有想过水也能这么好喝。”徐平咂咂嘴,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会不会得寄生虫病什么的。”徐平运起清风行,走了一段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好奇心起,这荒山野岭的自己是有事才来,还有谁也来这里呢?徐平隐匿了气息,悄悄往声音的源头靠了过去。

    不远处,一个衣裳虽有多处破损,但整体还算干净的男子,拿着一根树枝比划着,脚步变换,身形辗转,倒是别有一番威势。只是徐平看着就有点难受了,他自己本来就是剑术大家,一套剑法如何,他是能看出个大概的。眼前这少年的剑法,呃,也不能说是剑法,只有少数几下有点意思,大部分都是瞎打一气。

    徐平还以为是有人在荒山野岭练什么绝世剑法,无相功蠢蠢欲动,想着打晕掉趁机搜刮秘籍,结果到头来有点哭笑不得。正欲离去,那少年转过身来对着徐平的方向刺了一剑,眼神清澈且坚定,剑意如烈日曝雪,取冰雪消融之意。徐平被他这一剑吓了一跳,刚刚那一刻他有那么一丝恍惚,置身于冬春转换之际,剑锋清冷,剑意如春风拂面。“好一个剑胚。”话刚说完,感觉不太对,不然叫好一个剑人……“好一个用剑的人才。”徐平朗声道,也不隐藏,折了根树枝,从树上跳下。

    那少年吓了一跳,双手握树枝,眼神充满了戒备,一副随时准备直刺而来的样子。徐平摊了摊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那少年还是保持那个姿势,不为所动。徐平无奈,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个你越解释反而越可疑,倒不如直接亮明来意。徐平道:“看好了,我给你演示一套太极剑。”说罢,就自顾自的把一招一式走了起来,少年慢慢放下了戒备,仔细的看了起来,他看出这剑法立意不在伤人,好像有其他用处。一套打完,徐平笑问道:“怎么样,学会了没有?”少年一时没有反应,就静静地看着徐平的脸,徐平发现他一直看着自己不答话,也笑不出来了,正常人哪会是这种反应啊。我还想弄个宗师风范,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呢。

    徐平咳了一声,少年才急忙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打一遍我看看。”徐平直接蹲在了地上,拿树枝敲敲地板,示意他打一遍太极剑。少年便模仿着徐平的剑招,一开始还有点坚硬,渐渐的熟悉起来后,就有了那种圆融自然,合身天地的道意了。刚刚徐平刻意没有给出太高的境界,一来怕对他心神造成影响,二来也想试试他的成色如何。没想到倒是意外之喜了。这少年脸上哪里搞的这么多黑黑的污渍,这附近有这么脏的地方么?不过衣服倒是挺干净的,这货在整什么幺蛾子?模样隐约看起来倒是挺清秀的,难道是底层社会也有龙阳爱好者,他不得不自污来规避?

    徐平顿感一阵凉意自大地而起,社会险恶啊。少年打完一套剑招,惴惴不安地看了徐平一眼,徐平报之以赞许的目光,少年欣喜地点了点头,只不过少年一笑,脸上的污渍就有点扭曲了起来,徐平一个闪身就到了少年身前。在少年震惊的眼神中,一把按住了少年的脸,说道:“你还是别笑了,有点瘆人。”少年眨了眨眼,脸微微有点发烫,徐平松开手,一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一边渡过去自己炼化的内力,一边说道:“感受这缕气息的运行路线,配合那套剑法,好好练下去,先把基础打扎实了再说。”少年闭上眼睛,感受着那道温暖气流的行迹,睫毛不断地颤动,轻抿的嘴唇都揭示着他不平静的内心。“你的脸是脏了,可衣服相比于脸太干净了,不像是个脏兮兮的人。”耳边传来了那个人的声音,那道气息走了几个循环之后就停在了丹田处,少年猛然睁开眼。

    除了肩头渐渐淡去的余温,周围已失了恩人存在的痕迹,少年捡起地上的两根树枝,又往身上拍了些尘土,他其实想说,这衣服是刚洗好的,在山野间赶路,不用注意那么多,到了城里才需要,至于脸上的污渍,其实是药泥来着。不过好聚好散,他给出了他的善意,自己受着便是了。既然没办法告诉他,那就下一次再说呗。少年重新上路,徐平躲在一旁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这才真正离去。

    在那个少年身上耽搁了一会,徐平现在不得不全速前进。一道白影在树林间穿梭,外人看起来很帅,徐平是有苦自知,往往避开了这一颗树,眼前忽地又出现一颗,由于自己速度非常快的原因,留给自己反应的时间并不多,几次差点撞个鼻青脸肿,精神高度集中消耗着,不一会儿,徐平就有点想吐了。“不行不行,顶不住了。”徐平扶着一棵树干呕起来,在树林间猛冲的时候很靓仔,现在属实有点狼狈,“人终究有所局限,哇……”徐平收拾了一下,接着赶路。

    不一会儿就到海宁城边,果不其然,门卫已经开始检查通行证了,一大堆人堵在门外,吵吵嚷嚷的,隐约听到什么白跑一趟什么路费,什么菜要烂地里,各行各业不一而足。海宁的强大是由这些人撑起来的,而这些人在海宁面前却脆弱无比,徐平叹了口气,看着他们还在城外不得其门,怀着沉痛的心情踏起月步,离地近丈高,借力城墙的凸起,又是带起一丈左右,几个呼吸间,便已过了城墙。要是平时自然没那么容易,只是现在恰好是在下午一两点左右,日头毒得很,这也是徐平为什么要紧急赶路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个因素是沈心这道命令下达,要动员起城内轮休的士兵也没那么快,估计明天开始就是真正的蛛网了。

    甫一落地,徐平就撒开脚丫子往不饿楼赶去,他需要调查一下,有没有可能是昨天送去的饭食有问题。城内还是一副车水马龙的样子,丝毫没有受到战时通行证的影响,与城外的叫苦连天是天壤之别。徐平一边往不饿楼赶去,一边观察这个时代的交易方式。大部分小买卖还是走的贵金属路线,但是印象中,金本位银本位都有致命的缺点,就是储量不够,跟不上蓬勃发展的经济导致容易出现通货紧缩,不知道这片大陆的金银储量如何?小部分大买卖走的是票证路线,这倒是意料之中,前世类似的票证交易,好像还是交子来着,这个世界大大小小银庄数不胜数。最出名的还是货通银庄,五国联运,号称一张银票通天下,若没有扎根大陆的众多网点,货通银庄也不敢狂妄至此。

    徐平穿行其中,海宁是泽国少数两个经济发达地区之一,另外一个是海宁的北方一个叫临洋城的地方,那里的亲王是当今皇帝曹珲的弟弟曹晖,府兵数量在国内仅次于关中王,据传曹晖本身修为也极高,皇族自幼修炼皇家海潮经,体魄都不错,这个世界的发展大概相当于前世唐宋期间,具体的尺度还需要多了解了解才能下定论。不过前世可没有这样的修炼方式,却有无相功这部秘籍,真是奇了怪哉。徐平心思变换间,已然到了不饿楼。刚到楼下,就听见里面传来的觥筹交错的声音,“酒楼什么的,果然还是烟火气最足的地方。”徐平心有感概。

    不饿楼占地极大,整个是一栋三层建筑,外部并无繁复的雕花来彰显高级,仅刷上了一层抗潮防湿的透明蜡质,从外部看,木柴纹路纤毫毕现,斗折蛇行,相互连接间诉说十年百年的风雨树生,整栋建筑有种饱经沧桑的厚重感。不饿楼每层层高至少在十米以上,在不甚发达的这个世界里,已经算是极高的层高了。三层不饿楼,底部最宽,顶部最小,整体呈现梯形,而不是三角形。据传一楼有座上百个,人人皆可落座。二楼有座数十个,仅向大会员开放。三楼整层仅接受私人定制,有小道消息,三楼的归属已经排到了三个月之后,一位难求。

    推门进屋,给人一种宽阔大气的感觉,几道屏风,将整个一楼分割成数块不同的用餐区,相互之间却没有严格的死线,站在任何一侧,视线都可以很自然的穿过道道屏风到达另一侧的墙壁。空间错落有致,不至于天高地阔,给用餐者营造一种天地苍茫的萧瑟感。再辅以木制雕纹和大幅大幅的挂画,俨然成了风格各异的桃花源,人人身居其中,自得其乐。“古人造景手艺果然深不可测,建个酒楼都有这种讲究。”徐平一边赞叹道,一边穿过一楼往内部走去。

    一个小二看到徐平似乎走错方向了,忙上前问道:“客官,您这是要去哪?”徐平早有对策,道:“拉屎。”小二有点不解,这人明明刚刚才进来,合着专门进来上茅房的?小二的脸色顿时有点不太好看,不过出于职业习惯,还是挂上笑容给徐平指了路。徐平将一切看在眼里,面无表情,实则尴尬极了,嘴上也没多说什么,客气地道了声谢。穿过一楼,往茅房走去。

http://www.jxenbo.cn/20_20088/89862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