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三、析局
    一大碗兔粥已然见底,勺子与碗底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徐平笑道:“胃口不错嘛。”少女俏脸微红,虽然时代不同,但相同的是胃口不错对于女生来说都不太像褒义词,徐平拿起一旁的面巾擦去她嘴边残留的汤汁,少女芳心砰砰直跳,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同龄异性如此对待,平常对他人不假辞色,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对于眼前这人……心里却生不出厌恶感。

    想到这少女又悄悄看了他一眼,正巧徐平也看了过来,两相对视,少女脸色愈加红艳,小声说道:“我的名字叫曹璎,和王字有关的那个璎,我是海宁王曹正峰的女儿。”徐平看到她一副小女儿的样子,忍不住想要逗逗她,便拉起她的手,在她的手心里轻轻滑动,疑惑不解的问道:“是这个瑛吗?”曹璎轻声道:“不是不是,是婴儿的那个婴。”“哦哦哦,那就是曹婴咯?”徐平说着又继续在她娇柔的手心里比划着。曹璎又急又羞,道:“不是不是,你漏了王了,是王字加婴儿的婴啦。还有你这样……你这样我好痒。”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又怕在徐平面前露了怯,悄悄瞟了他一眼,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脸,曹璎恍然大悟,羞怒道:“你轻薄我?”

    说完连忙抽出被徐平拉住的手,又被疼得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徐平知道这个时代的人,男女之防比起前世可谓天地之别,一些自己认为无关紧要的玩笑,在她们眼里可能无异于山崩地裂,想到这,他忙正了正脸色,道:“我帮你活血过宫,你再给我说说你的情况吧,如果事情按我刚刚所说的那样发生,你接下来可不好办。”

    徐平往曹璎身边挪了挪,抓起她的手臂,另一手运内力于掌心,自曹璎肩头而下,反复揉捏拍打。曹璎因为刚刚的事对徐平还有点愤愤不平,见他靠近过来,刚想推开,手臂却传来阵阵热流,酸胀感逐渐消失,看着他认真替自己疗伤的样子,心中一暖,失了想推开他的意思,而是缓缓说道:“昨天我和父王王兄自京城回来,在海宁城外约五十里处的驿站休息,大约一个时辰后,下人来告,部队休整完毕,可以重新上路……嗯?”

    看到徐平停下来, 指了指自己,曹璎明白他是要自己把另外一只手伸过去,“我这右手,伤得比左手严重的多,动…动不了。”说完暗自后悔,我这么说不是明摆着要他牵我的手嘛,他会不会以为我是个随便的人?徐平没有想到曹璎心里已经转过了几百个念头,不疑有他,抓起了她的右手,仔细检查起来。其实昨晚帮曹璎烘干衣服的时候,他对于曹璎的大概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了。哪个位置该出几分力道,哪个位置该渡过内力配合,什么伤势适用什么手法,心里明镜似的,不过表面工作还是该做的。

    曹璎本以为这样的动作会牵扯伤势,已经做好了忍痛的准备,可是肩膀又传来了暖洋洋的感觉,他好厉害啊。徐平见她突然不说话了,疑道:“后面呢?你怎么被追捕的?”曹璎忙将跳崖之前一连串的事情大概提了一遍。

    “这么说来,那六个黑衣人大概是暗杀组织黑月楼里的黑风六煞了,海宁王有招惹过什么仇家吗?”徐平一边帮曹璎按摩脚部,一边问道。曹璎摇了摇头,也是不解:“父王并没有招惹过江湖中人,平常府里的买卖也是我在打理,应该不至于招来那么强悍的敌人。”徐平换过另外一只脚,问道:“你和你爹有讨论过什么关于你叔叔的计划吗?”

    曹璎还是摇了摇头,突然问道:“徐平,你在海宁这边呆了多久?”徐平想了想,道:“本来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看这里环境不错,一个月前才到这落脚,怎么了?”曹璎若有所思,摇了摇头。徐平沉吟了一会,说道:“那六个黑衣人,见面便杀了你王兄,显然抱着不死不休的目的。动机上排除仇杀,情杀,那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只能是钱的问题了。你周围的人能请动这六个人的,又有关于钱的动机的,你觉得可能是谁?”

    曹璎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仍是疑惑地问道:“难道是我叔叔?说不通,他虽然因为非嫡长子,没有继承爷爷的爵位,但衣食无忧,吃穿用度完全不必顾虑。如果冒险杀了我爹和我哥哥,由于我弟尚幼,他确实有机会掌控海宁王府。但是亲王横死,朝廷侦察处和水波阁必然会彻查,他的风险太大了。”

    徐平放下曹璎的脚,替她重新盖上了被子,说道:“曹姑娘,想必你心里也有答案了。想要接管海宁王府,需要两个条件,一是权,二是钱。权力的话,海宁王未必要死,只要找个借口让他失踪就可以了,比如绑架。这样就能造成权力真空,你叔叔可以以此为借口短期调动海宁王府的势力,还能安插自己的亲信。朝廷那边没有准确消息,也不会全力侦查此事,再加上有意运作的话,朝廷那边要知晓此事,那也要一段时间之后了。到时候一切顺利,海宁王原班底被逐步撤换,一切蛛丝马迹抹除干净,海宁王才有生命危险。钱的话是曹姑娘你,当然也不是非你不可,海宁王虽然将生意上的事托付给你,但他自己肯定也知晓一些关键,比如海宁王府的账簿,以及资产所在何处,银庄的个人信证等等信息,更何况,曹姑娘花容月色,难免他们也抱有其他目的。所以仅有两个黑衣人抓你,也没有一早就下死手。”

    曹璎再也难掩惊异,不禁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如果我们易地而处,我……我自问做不到你这个程度。”徐平心中一暖,静静地看着曹璎的眼睛,笑道:“你没有先质疑我的身份,我很开心。”曹璎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那抹从水幕中冲出来的身影,曾经无数次夜深人静时幻想的场面,真的发生时,明明知道是现实却又显得荒谬无比,这是命中注定的缘吗?曹璎深吸一口气,不敢看他的眼睛,微微侧过脸,说道:”你救了我,我理当报答你,哪有质疑你身份的道理,我相信你不会害我的。”

    就这样两人陷入了沉默,徐平端详着这张清丽的脸,明眸乌眉,秀鼻翘挺,额头不加丝毫修饰,发丝落落大方的披于两侧,婉婉中尽显大气。曹璎手指将被子搅了一圈又一圈,内心并不如脸上那么平静,脸又不争气的发热了起来,哎呀,我的脸是不是又红了,平时明明都不是这样的。徐平看她娇羞的样子,不忍再为难她。现在的她未必对自己有那种感觉,只是刚好发生的这些事,让她一时半会有点进退失据罢了。

    徐平起身走到窗前,手肘撑在窗台上,看着屋外,平静地说道:“曹姑娘,非我有意瞒你。发生了一些事,我现在记忆出现了偏差,就算你问出那个问题,我也没办法回答你。不过我想,你应该能猜得出我的身份,而且也知道我现在抱着多大的善意。”说完回身笑望向曹璎,曹璎点了点头,道:“你应该是一名杀手。房间里有衣服也就算了,男男女女各行各业都有。以及这道黑帘后面……”曹璎侧过头,看着黑帘,目光深邃得似乎要洞穿一切,接着说道:“你刚刚进来的时候,身形很快,很轻,正常人哪有这样的身手。黑帘却没有你那么快的身手,落下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架子,还有架子上的那些瓶瓶罐罐。那些应该是疗伤的,还有下毒的药吧?”曹璎静静地看着徐平,徐平微微颔首:“你刚刚喝的粥里,我也下了一点药。”曹璎不以为然道:“你一直就是这样子去撩拨女孩的吗?“徐平讪讪笑道:”还是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你准备怎么破局?“

    曹璎道:”像海宁王府这样的地方诸侯,虽然可以拥有一定的府兵,但是比起地方卫戍军,在数量上差距悬殊。更何况是海宁这样的繁荣大城,朝廷加大了限制,海宁王府的府兵是诸多封王里最少的,仅有500人。驿站一役与我爹同行的200人和副总管姚烈,应该是失去了作战能力,毕竟死了200个府兵,这事是盖不下去的。所以我认为除了黑风六煞之外,对方应该还有帮手。敢动海宁王府,海宁城里同批次的,除了地方卫戍军,还有海宁城主一系,或者……“说到这,曹璎顿了顿,接着说道:“或者是那几大家族,地方卫戍军的首领是王敢当,驻扎海宁已有半年,治下严谨军律严明,与海宁城这边的大小官员几乎没有任何交流,我对他了解不多。海宁王府与他应该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纠纷才是,以地方将军的利益角度来看,他也犯不着参与海宁王府的这次事件。”

    曹璎说完,看了看徐平,见他没有什么表示,便接着说道:“城主沈心,我与他打交道得多,这人滑不溜秋,看似与下属打成一片,在海宁城里这边留一点,那边截一点,可是就是没有什么把柄。海宁王监督地方官的权力在他身上倒是无用武之地,当真是省心。他在任许久,这边的文官体系里有不少人是他的亲信,你可能不太方便介入,我的伤估计明天就好了,沈心这边由我来调查吧。”徐平点了点头,没有表示什么。看他一副理解理解的表情,曹璎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她也是拎得清轻重的女孩,海宁王府在海宁政界里的布局是十几年的辛苦结果,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她是明白的。

    曹璎清了清嗓子,开启了新的分析:“我爹怀疑此事与二叔有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最近他必定会有所行动。海宁王府收入来源有两个,一是海宁赋税的分成,二是府中产业,除去不能私营的盐铁两项,海宁王府从丝绸,瓷器,水粉到餐饮,转运,米业都有所涉及。其中以转运为重中之重,历来把控于嫡系手里。二叔仅有丝绸瓷器两项在握,如果我是他,我会从水粉餐饮米业重点先下手,转运放最后。”

    “哦?何以见得,不是应该先拿下最重要的转运吗?”

    曹璎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胸有成竹地说道:“派系之争,哪里都有,海宁王府也不例外。转运是嫡系把控,直接招降是很难的,而且容易引起对抗。但是如果水粉餐饮米业相继倒戈,同属一派的转运必定人心惶惶,再加上父王不见踪影,没有了领头人,转运更加难挨。一边施压转运,一边优待水粉餐饮米业,转运里的人也不是都孤家寡人的,谁还没个家呢?给谁干活不是干活,况且二叔也不算外人,甚至可能是未来的海宁王。这种时候,只要有一人倒戈,哪怕那个人不是高层……所以我必须尽早行动,先把漂浮不定的人心安抚下来。”徐平点了点头,谁说女子不如男?

    徐平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曹璎想了想,说道:“我需要你帮我进府看看我弟弟的安危如何,虽然大概率不会有事,不过我还是想再确认确认。还有我想请你帮我打听我爹的消息,我们这边计划得再多,也比不上把我爹直接救出来来得方便。最后,我希望你能保护我,如果我暴露了,我的武功不可能从那些人手里逃脱的。而且,我隐隐有些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说不定会有一品的高手出现。”曹璎闭上眼睛,仰头靠在床柱上,思考着对策。眉头紧紧皱着,没有了刚刚运筹帷幄的自信。这次的事件充满了皇室斗争的气息,如果是太子那边的人,那水波阁必然会有动作,如果是关中王那边的人,那关中那边的高手也肯定会有动作。对于这样一个地方城市,一品高手的名头实在太大了, 大到她不得不思考着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自己要怎么牺牲才能利益最大化。

    一品武者,内力可以大幅外放,往往来去如电。大部分的一品武者,都有自己的特长,要么是内力浑厚,要么是爆发极高,要么是速度极快,如果没有军队团团围住,谁又敢说自己能稳稳留下一品武者。况且,如果一品武者真要走,军队人数太少,或者武器配备不齐全,还真不一定拦得住。

    徐平将头伸出窗外,感受着山林独有的草木气息,淡淡说道:“二品修为对上我,必死。一品,敌明我暗,我有五成把握。”曹璎睁开眼睛,看着徐平的背影,面露苦涩:“我们不过萍水相逢,你已经救了我一命,再替我冒险搏命……你不求财,我也给不了你高官厚禄。我实在想不出能拿出什么来报答你……”

    徐平没有回应,他在思考着她话语里的一些细节,有些出神。曹璎见他半晌不答话,咬了咬嘴唇,给他总比不明不白死掉的好,他于我有大恩,且有君子之风,先还了救命之恩,我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徐平听到身后传来轻轻的丝绸摩擦声,回头一看,曹璎已然褪去内衣,仅剩一件蔽体的亵衣,双手正欲往后方伸去,看见徐平转过来,曹璎顿时脸红不已。

    徐平大概猜到了她的意思,用身体还救命之恩?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时代的印记,纵使曹璎这样的精英也不能免俗。一席白衣飘然而至,曹璎只觉得一只温暖的手按在了自己头上,柔和的力传来,臻首靠在徐平腹部,外泄的旖旎风景已被一床薄被盖住,耳边传来他的声音:“不要看轻了我,也不要看轻你自己。”曹璎闻言,眼里泛起水雾,模糊不清地说道:“对不起。”徐平低头看着她颤动的睫毛,知道她内心现在极不平静,狡黠说道:“不然你就答应我三个条件当报答吧。”曹璎抬头对上了他不怀好意的眼睛,忙说:“一个,只能答应你一个条件。三个太多了,还有你不能提出要我答应你一百个条件的条件。”徐平不禁莞尔:“好。”

    徐平揉了揉曹璎的头,发丝柔软且丝滑,像是一抹绸缎自手下滑过,说道:“追你的人不会再来了,你放心在这里休息,我们明天行动。我现在去城里探听一下消息,午餐的话你可能得自己准备了,当然你也可以等我晚上给你带回来,顺便可以减减肥。”徐平拿起放在一旁的碗勺,推开黑帘,回头正好看到曹璎把头埋在被子里,隐隐有声音传来:“我明明不胖呀,身材还是不错的嘛。”徐平听到这话也傻了,是姑娘家的都这样呢,还是仅有曹璎是这样的呢?

    拿了挂在墙壁上的佩剑,看了看相邻的竹箫,嘀咕道:“这个杀手还有闲情吹箫啊?如果我用了这个箫算不算接吻呢?自己亲自己?”嘎吱一声,推开门,徐平来到了屋外,这时屋内传来了曹璎的声音:“徐大哥,注意安全。”徐平顿了顿,嗯了一声,运起清风行便往海宁城而去。徐平对于事件的经过有大概的了解,比较有问题的是那些府兵是如何被放倒的,而且黑风六煞会把海宁王带到什么地方呢?带着一肚子疑问,徐宁一路疾驰,在枝桠上踩上一脚,身形拔高一丈,水平横度十数米,再轻轻落到下一个枝桠上,或者直接落下,在地势平缓处直接狂奔,烈风乍起,遍地落叶纷飞,一身白衣振振作响。不一会儿便已至海宁城下。

http://www.jxenbo.cn/20_20088/89862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