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书屋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二、援手
    在夕阳的余晖中,徐平背着少女,一步一步往记忆中的家走去。少女那破碎的外裳被他刻意扔在了水潭延伸出来的水路边,做出一副漂流而下的假象。“唉,莫名其妙的救了个人,不知道会不会惹来一堆事。”少女头轻靠在他的肩膀上,几缕发丝落在额前,水珠沿着末端滴落,一道秀眉接住了这颗调皮的水珠,随着徐平的步进,在震动中水珠慢慢的滑落,从眼角到鼻梁,从鼻梁到鼻尖,又从鼻尖跌落到了徐平身上。一道金光自天边而来,少女脸庞染上了动人的光泽,水珠在她绝美的脸上肆意滑动,徐平不禁有些失神,“还好救到的是个这样的人,摊上天大的事,也不亏,哈哈哈哈。”随即运上了息隐大法里的清风行步法,绝尘而去。

    “前面这个不到50平的小木屋就是我的家吗?有点寒碜呐”气喘吁吁的徐平有点难受,他以为原主人这么高的修为,还是个杀手,住的地方怎么的也不差,结果居然是个木屋,木屋也就算了,连点修饰都没有,真是有够不拘小节的。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挂在对门墙壁上的一根箫和一把剑。左侧是一个多层架子,摆满了瓶瓶罐罐,墙上开了个窗,挂上了数条白布。应该是这个刺客用来疗伤的医疗间了。房间右侧是一道黑帘,拨开黑帘是一张简易的床,还有两根树枝横空而过,挂上了数十套不一样的衣服,男女皆有。徐平脸上写满了尴尬,喃喃自语:“她醒来以后,看到这个大场面,我总不能说我有变装癖吧。唉,要不是我知道我是个刺客,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不过……长这么漂亮,应该不是坏人吧?”

    徐平将少女轻轻放在床上,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想来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过度劳累睡死过去罢了。“只是这一身湿透的衣服,总得换下来吧。”徐平一边说着,一边上前脱下少女的衣物,“呃…我应该是在救人,医生眼里的病人是不分性别的。”

    白璧无瑕?还是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徐平有些晃神,“还有……这个……”虽然嘴上支支吾吾的,心里却不自禁的想着,雪原立雪山,粉光照峰顶,玉笔疏草缀河谷……少女双手抱于胸前,侧翻蜷起了身子,看到这血脉和雪肌尽贲张的画面,徐平急忙将被子盖上,抓起衣服就冲出门外,大口大口喘气:“禽兽好当,君子难做。”平复了一下心情,徐平直接在屋外架起了火,烘烤衣服。天色渐晚,徐平细细回忆了今天发生的事。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虽然我半程接住,替她卸力,但她本身的身体素质也是不错的,徐平看了看肩上的几处指印若有所思。还有这身衣服,布料设计俱是上乘,也不像普通人家的姑娘。徐平从腰带上找到一个小玉牌,其上龙飞凤舞的刻着“海宁”二字,镶以金边,中间打孔一条黄绳穿过吊着玉牌,“这样的硬件,就算是傻子估计也能猜出个一二三了。”远处湿漉漉的衣服泛着红光,在微风中轻轻拂动。徐平提绳将玉牌置于眼前,有些失神,“看来这次麻烦不小欸,她不知道挺不挺得过去。罢了,帮帮她呗,谁让我是个21世纪的三好青年呢?”

    徐平将玉牌放在怀里,双手置后撑地盘腿而坐,看着天上的月亮脸色变幻不定,稀嘘道:“莫名奇妙穿越而来,我自己都还自身难保。也不知道原主人为什么要自杀,有什么问题是一个刺客需要自杀来结束的呢?”想到未来可能遇到的威胁,无相功上面的文字就浮上了脑海,“天地有常,生发有序……”徐平不自禁地诵读了出来,待全篇完毕,体内原本居于丹田以及四肢百骸的内力一阵颤动,逐渐化为了一道道更加温和的气息。“咦?这个无相功,我算是学会了?”徐平自然发现了身体的变化,如果说下午是觉得空气清新,那现在就是仿佛每个毛孔都在高潮,他知道自己的内力有了质的变化。

    “这个无相功层次似乎更加高,比起息隐大法高到不知道哪里去,等下……我现在身体里全是无相内力,那我息隐大法练出来的内力不就没了,我还怎么催动月步,和清风行?”徐平突然感觉有点头大,本来还有几个技能傍身,除了月步,和清风行,息隐大法其实还有2个技能,根据前主人的记忆,另外两个技能分别叫风合身法,息隐,“这下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无相功有什么狗屁技能,我又不知道,这个转化居然是强制转化,太坑了吧。”徐平心中愤愤不平,他还想做最后的尝试,他尝试用无相内力按照息隐内力的路线运转清风行,本来不抱任何期望,也担心会出什么意外,他只敢拿出一点点无相内力出来试验。感觉身体渐渐轻盈了起来,徐平又惊又喜,几步跨出,风过耳畔振振作响。惊的是无相内力,无相无相,居然是可以演化异种内力,喜的是演化后的变种息隐内力,强度更高了。

    如果不是怕吵醒屋内的少女,徐平现在就想高声大笑。平复下心情,徐平为自己规划了接下来的人生路径,根据记忆,这个世界个人武力有很大的价值,武阶自高而下分为:武绝,武宗,一品,二品,其他。二品的基本要求就是能做到内力稍微外放,一品的要求是内力能大幅度外放,武宗则是内力体外周转无碍,圆融通透。至于武绝,这具身体的记忆似乎没有提到。徐平踱步前行,双手负后道:“根据无相功的特性,我目前最该做的是集百家之长,只要我内力足够浑厚,我可以模拟任何一种武技,任何一种内力,千般技艺加身,这世间谁能挡的了我?待此间事了,我得出去走走。”

    月色如水笼罩着树林的空地,一席白衣在其间变换身形,身影飘忽不定,或前或后或左或右捉摸不透,“风合身法原来是小范围的闪避身法,那息隐,大概率就是潜伏用的了”话音刚落,徐平就像水中鱼一样,悬停在了草地上,呼吸心跳尽皆微弱不可知,周身气息内敛,五感通明,“什么都好,除了动不了,说是动不了倒也不全对,应该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徐平从地上起来,这么折腾一下一个小时过去了,回到篝火旁,衣服已经干了。

    嘎吱一声,徐平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忍不住嘀咕道:“明明是我家,搞得好像我是贼一样。”剥开黑帘,少女还在熟睡中,虽然盖上了被子,姿势却还是蜷缩着。徐平心生怜意,暗自思忖:看来还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丫头,不知道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徐平蹲下身去,看着她睡梦中稍稍皱起的眉头,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抚平,拨开散乱于额前的碎发,露出了少女清丽的面庞,不管几次看,都不得不赞叹上天的眷顾。徐平一拍额头,小声自嘲:“差点忘了正事。”又是一轮面红耳赤心惊肉跳的穿衣环节,徐平轻轻替她盖上了被子,准备退出去。

    突然手腕一紧,徐平被少女拉回床沿,“别走……”少女眼眸紧闭,小声嘟囔着,把头枕在了徐平腿上。徐平感受着少女起伏均匀的鼻息,无奈的摇了摇头,斜靠在床边支柱上,轻轻睡去。

    屋前的篝火还在跳动着,月影在渐渐消声的虫鸣中缓缓变换着方位,暗红的炭火也被阵阵轻烟取代,树林里的主角又换了一批,新的一天开始了。

    徐平轻轻关上了门,运起清风行,在林子里四处掠动,时而于树梢上远望,时而伏地息隐,忽然身形骤停,跃落而下按住了一只兔子,面露喜意:“开荤咯。”随手抓起一把草塞进了兔子嘴里,“小草,待会我给你报仇。”说完便笑嘻嘻地折返回家。

    少女骤然睁眼,四周陌生的环境令她心里一紧,她连忙掀开被子,急欲下床,一脚刚出,顿感全身酸痛不已,直接跌落床下,不禁惊呼。嘎吱一声,扑面而来一席白衣,少女暗暗吃惊:好快的身手。徐平一手端着兔肉粥,一手扶着她的腰坐到了床上。

    “嘘,先听我说。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全身酸痛?我不知道你昨天经历了什么,但是我可以感知到你体内气血不顺,有多处挫伤,加上高强度的激烈运动,肌肉拉伤造成酸痛。”徐平扶着她靠在床柱上,一根手指置于少女粉唇前示意她先不要说话,“你现在应该没办法自己吃吧?”

    少女闻言扭了扭身子,皱起眉头,显然身体的疼痛以及乏力感,没办法支撑她做出端碗吃饭的动作,徐平看在眼里,笑了笑,一勺喂到她嘴前,少女脸色一红,抿着嘴犹豫不决,徐平道:“把饭吃了才有力气做其他的,反正我也闲来无事,可以帮帮你,你先吃,我跟你介绍一下大概的情况。”少女这才轻起双唇,接纳了温热的兔粥。徐平再舀一勺,递了过去,缓缓说道:“我叫徐平,多余之人的那个徐,相貌平平的平。”少女噗嗤一笑,弯起的眼睛像两轮峨眉月,煞是好看。注意到徐平一直盯着自己,少女羞窘不已,努了努嘴,徐平意识到自己失态,急忙接着喂她,道:“昨天看了你的衣物上有诸多破损,不像是树枝划破的,更像是刀剑割裂的痕迹。”说完,又舀了一勺,看着她的平静的眼神,徐平接着说着自己的分析,“看样子你应该是被追杀,唔,与其说是追杀,不如说是追捕,毕竟你身上并没有伤痕,反倒是打击伤比较多,追你的人似乎不想杀你?”少女暗暗点头,他说得有道理,昨天她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两个黑衣人看似凶悍,招招死手,却总是被她挡下,反而是一拳一掌总能打到她身上。少女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并未反驳,徐平舀了一勺,接着说:“看你的衣服布料设计工艺,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关键是还有一块写着海宁的玉牌,你的身份应该是海宁王府上的贵人吧?”少女又吃了一口,轻轻点了点头。徐平接着舀了一勺,若有所思地说道:“什么样的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会追捕一个王府贵眷呢?嗯……我有个猜测,那伙人应该是想以你为质子要挟另外一人,或者是对你有另外的企图,结合只伤不杀的情况来说,应该是两个目的都有。”一直平静的少女,直到这一刻眼神才闪过一抹慌乱。

    ……

    ……

    在一处破败的院内,站着3个黑衣人,周围杂草丛生,明显已经许久不曾有人踏足。3个黑衣人中,有一人居中而立,负手靠前,另外两名稍稍靠后,想来中间之人必是这一伙人的首领无疑了。又有两名黑衣人单膝跪于居中之人身前,抱拳低头。

    “两个废物,连个女人都抓不住。”为首的黑衣人隐隐发怒,几步上前,隔空扇了跪下之人的耳光,“老六中了那老头一掌,胸骨尽断,挣扎了几个时辰,刚刚才咽下了气,本以为你们回来能带来什么好消息,结果还是这般不成器。”

    跪下的两名黑衣人眼中泛起涟漪,既是委屈,也是缅怀逝去的同伴。“大哥,三哥和我联手已经将她重创,本以为最后一波进攻可以擒下她,未曾想到……”说着,黑衣人又生出了淡淡的敬意,“未曾想到她宁愿跃下百米悬崖,也不愿束手就擒,不知道她是不是猜出了什么?”

    黑老大听完想了一会,嗤笑一声,转身走向远处的屋子,“猜出来又如何?没有她我照样可以从那老头嘴里问出那些东西,只不过麻烦一点罢了。”几步间身影便已消逝于月光下,其余众人只听到耳边隐隐传来声音,“二弟,你去告诉他大概的情况,三弟你把六弟的活也做了,其他人按计划行事。”黑老大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却没有如何刺耳,仿佛就在耳边低语,内力的控制功夫如火纯青。

    众人又惊又喜,黑老大早前已二品巅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这一手四面传音端的是玄妙非常,隐隐有一品内力涵发自如,指使有度的迹象。

http://www.jxenbo.cn/20_20088/89862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jxenbo.cn
肉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jxenbo.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